设置

关灯

第九章 炼狱

    “真是...一个不懂生存的臭垃圾啊。”听闻唐凌的要求,夸克几乎是从牙缝中蹦出了这样一句话。

    唐凌则不理会,转身就走。

    他太了解夸克,绝不会浪费精力做无用之事,今日特意让他看见这一切,定然是需要自己帮忙。

    在这种紧迫的时刻,自己还能帮什么?无非就是逃脱这个地方。

    夸克是有底牌的。

    唐凌肯定这个想法,但同时更肯定他不能缺少自己的帮助。

    所以,唐凌要赌,赌夸克能容忍自己所为‘愚蠢’的行为,他也需要这个神秘老板的底牌。

    “好吧,你赢了。原本我要去找你,也需要时间。你自己出现,算是节约了这点儿时间。”就在唐凌要跨出大门的时候,夸克开口了。

    唐凌心中略微放松,回头望向夸克。

    “不过,最多给你十五分钟。再多,谁也没有把握还能逃出去。何况是带着两个累赘。我说的没错吧,你会带上老太婆和你的妹妹。”

    “时间一到。我会自己走。”夸克没有开玩笑的意思。

    “为什么要选我?”唐凌只是想询问这一句,不要说整个聚居地,就算第五营,比他强壮聪明的人也并不是没有。

    “生意做过太多次。我知道你的秘密,唔,可能是一些秘密。”夸克含含糊糊,眼神闪烁。

    唐凌的目光闪过一丝冷芒,秘密?关于它吗?他下意识的想要摁住自己的胸口,但终究什么也没有说,转身朝着家所在的地方飞奔而去。

    十五分钟,一个来回,基本上没有可以浪费的余地。

    幸好长期在野外冒险,唐凌的速度并不慢。

    回到帐篷,不用唐凌多说,婆婆已经牵着妹妹站了起来,手上挽着一个小包袱:“走吧,我只带了一些肉干和清水。如果是逃命,多余的东西会成为累赘。”

    唐凌喉头滚动了一下,实在不知婆婆为何那么肯定他们必须要离开这里。

    对于逃亡,婆婆似乎也很有经验。

    但时间不容废话,唐凌接过了包袱,紧紧的绑在背上,从床底拿出了一根磨得尖锐的铁棍,抱起妹妹,牵着婆婆便朝着夸克的店中跑去。

    “呵呵,这是要逃难吗?这世界总是有轻易就被吓破胆的胆小鬼。”

    “我敢保证,逃出去,你会死得渣都不剩。或许,能剩下一个小指头?”

    第五营还是那么热闹,一成不变的压抑生活中,突然多了变故,似乎也是乐趣。

    唐凌的眼中闪过一丝悲哀,抿紧了嘴角,却不能多说。

    最可悲的事情莫过于,即便知道危险,也无处可逃。因为这世间任何事情都需要资格,而资格的本质源自于自身的价值。

    丛林法则,没有不残酷的时候。

    “唐凌,尸人很危险,我们应该相信紫月战士。”就快要穿出聚集的空地时,唐凌被熟人拉住。

    张叔,不吝啬教给他宝贵狩猎经验的好人。

    “张叔,相信我,现在走。紫月战士...”唐凌深吸了一口气:“并没有出手。”

    “你...”张叔下意识的想要反驳,对上的却是唐凌不容置疑还带着一丝焦虑的眼眸。

    他心中明白,他必须相信这个孩子,从小到大,唐凌是能为自己的每一句话负责的男子汉。

    “怎么...逃?”张叔的话中尽是苦涩。

    “你曾告诉过我,面对厉害的野兽时,广阔多变的地方,总比一个狭小的空间更有生存的机会。走出地下,剩下的...听天由命。”唐凌只是这样说了一句,他无法把张叔一家带到夸克那里去,夸克绝对会翻脸。

    另外,他也不能肯定,当自己的价值在夸克面前再无用处时,夸克还能保证一些什么?

    在这个时代,没有人能对更多的人生命负责。

    他唯一能扛起的也只有婆婆和妹妹。

    唐凌的话让张叔的眼中有了一些神采,做为经验丰富的猎人,他不会没有准备后路。

    “保重。”张叔对唐凌重重点头。

    唐凌点头,拉着婆婆和妹妹转身离去。

    这就是告别,或许是最后的告别,唐凌心中涌起一丝酸涩,又掐灭了这无用的情绪。

    昏黄的通道,燃烧着照明的火堆。

    安静伏在肩上的妹妹,和喘着粗气的婆婆。

    匆忙的脚步,和时不时狂欢一般兴奋的人们擦肩而过。

    第五营已经开始弥漫着‘蓝锯卡塔’叶的味道,这种能让人上瘾,沉沦,迷醉,安宁,愉悦的禁忌植物,是聚居地中很多人唯一的精神依托。

    在今夜的兴奋之中,终于有了光明正大登场的机会。

    很多迷糊不清的男人,两腮鼓鼓的嚼动,嘴角摊开笑容,却不知道血腥地狱即将降临。

    “这样也好。”唐凌眼中的悲哀越发浓重,似乎明白夸克为什么总是骂这聚居地的人是肮脏的老鼠。

    可是,并不是人人都有勇气在泥潭中挣扎,活着或许比死去更加艰难。

    在迷醉中拥抱地狱——这样也好!

    “啊!”这个念头刚刚升起,一声刺耳的尖叫便如同一根导火索般在耳边响起。

    ‘嘣’‘嘣’‘嘣’,巨大的撞击声,伴随着牙酸的铁铰链被撼动的声音,听得唐凌心中发紧。

    一个连滚带爬的身影,哭号着朝着第五营人最多的地方跑去,和唐凌擦身而过的瞬间,唐凌只看见一张涕泪横流,惊恐到极致的脸。

    这个人唐凌当然认得,长期霸占着守门这个肥厚工作的家伙。

    而夸克的店,为了第一时间得到好东西,距离第五营的大门很近。

    “来了。”唐凌明白,该来的一切终于来了。

    他的手指发冷,却把婆婆的手握得更紧,近乎夺命般的狂奔,只因唐凌也忍不住的开始恐惧。

    夸克的店近了,敞开的大门空无一人。

    但不可避免的是,透过昏暗的光,可以看见第五营的大门——它在剧烈的晃动。

    已经松动的小窗‘吱呀’一声晃开,在‘咯吱’‘咯吱’的声音之中,唐凌的呼吸停止了。

    密密麻麻的尸人已经聚集在了第五营的大门处。

    这里对于它们来说,就如同一个包着丰盛食物的盒子,剩下的只是打开它。

    或许是已经进食了一些,好多尸人的脸上都糊着血痂,发黄的尖牙,腐败的躯体伴随着一股恶臭飘荡。

    唐凌的胃开始翻搅,靠近小窗的尸人远远发现了食物,灰白的眼眸贪婪得朝着唐凌望来。

    ‘吼’,一声兴奋的嘶吼,更加用力的冲撞,第五营的铁门摇摇欲坠。( 暗月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