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90章探子

    “当当当!”

    几番交手下来那几名杀意缭绕的汉子就意识到了不对劲,一个照面被砍死两个不说,剩下的四个人打两个还被人家压着打,尽落下风。

    有两人眼神一寒,联手逼近贲虎的身侧,手中弯刀横挥而出:

    “嗤!”

    贲虎一手摁住一人的手腕,这么一捏就听到了骨头断裂的声音,然后紧跟着一刀在另一人的手臂上划开了一道口子,那人瞬间哀嚎一声,丢掉了手中的武器,狼狈的在地上打着滚。

    回过神来的贲虎毫不犹豫的将凉刀捅进了剩下一人的胸膛,一击毙命。

    樊英那边的战斗也结束的干净利落,和贲虎这里一样一死一伤。

    本来樊英打算把两人都打个半死,留个活口来着,结果有一个不开眼的想绕过樊英去偷袭尘岳,无奈之下只好结果了他的小命。

    “过来,都给我跪下!”

    贲虎和樊英一人拎着一个活口跪在了尘岳面前,两个衣服破破烂烂的汉子身上都沾着不少鲜血。

    就在他们二人跪着的不远处,正躺着四名同伴的尸体,前一刻还活蹦乱跳,现在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尘岳微微弯腰,轻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呸!倒霉,刚进凉州就失手,杀了我吧。”宽脸汉子恶狠狠的往地上吐了口唾沫。

    另一人则咬着牙不说话,眼神中满是不甘。

    “啪!”

    “放肆!敢这么跟公子说话!”

    贲虎毫不犹豫的一巴掌就扇在了他的脸上。

    那人脸颊上肉眼可见的肿了起来,还流出了一丝鲜血。

    尘岳看着跪在地上的两人冷冷的说道:“再问你们一遍,你们是什么人?从哪里来、到哪里去、来干什么?只要说清楚,我让你们活,我保证。”

    就在这时,远远的传来了嘈杂的脚步声,一看就是庄浩去搬的救兵到了。

    跪着的两人眼睛一寒,怒喝一声,不约而同的撞向了架在他们脖颈边的刀口。

    “嗤嗤~”

    贲虎两人也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地上就多出了两具死尸。

    “这,奶奶的,一心求死啊。”贲虎目瞪口呆,其实他们根本就想杀这两家伙,没想到这两人自己硬要求死。

    尘岳皱着眉头蹲了下来,挥挥手道:“去看看他们的包裹里有什么。”

    “诺!”

    很快庄浩就气喘吁吁的带着人跑了过来,随之而来的还有他从城门口处着急起来的二三十号卫兵,当看到一地的尸体时着实把他吓了一跳。

    “王爷,没事吧。”庄浩左瞧右瞧,生怕尘岳出了什么意外。

    “我没事,把尸体搬走吧。”尘岳随意的挥了挥手。

    贲虎二人走了过来,手中都捧着个包袱:“王爷你看。”

    尘岳定睛一看,包裹里竟然有着不少银子。

    “除了银子就剩下些衣服了,没有任何能表明身份的东西,那柄刀也看不出是哪里产的,但应该不是军刀。”樊英沉声道。

    “真是见鬼,明明带着这么些银子,却要假扮成流民,他们到底是些什么人?”庄浩的眉头深深皱起。

    尘岳双手抱胸溜达起来,琢磨了好一会儿后说道:“十有八九是密探。”

    “密探?”几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疑惑。

    “这些人的手中有不少老茧,那不是种地磨出来的,是拿刀的人才有的,你们两和他们交手想必也感觉出来了。”尘岳轻声说道。

    贲虎和樊英纷纷点头。

    “他们这一路上都鬼鬼祟祟的,像是在打探消息,发现我们跟踪之后也很紧张,急着想杀人灭口。

    你们想,假如是逃兵,包袱里有这么多银子,大可以装作行商的汉子入凉,没必要整得破破烂烂。

    因为商人路过各个关口都会被盘查,而流民也不一样,现在北凉吸引流民入境,基本上都不会查问底细,他们就是想钻这个空子安全的混进凉州。

    而包里的银子则是供他们日常生活之用,必要时可能也会花钱去打通一些门路。”

    “王爷言之有理。”庄浩拱了拱手道:“可不知道他们是哪边的探子。燕戎的?燕戎的应该会从北边来啊,怎么会从南面冒出来?难不成是某个世家?”

    尘岳眯着眼睛驻足良久,终于开口道:“此事不用声张,尸体秘密处理掉即可。”

    “诺!”

    “贲虎,传信凉州城,让皇甫彦陵立刻来一趟嘉隆关。”

    “诺!”

    ……

    三天后,嘉隆关的一处僻静的书房中,尘岳正背着双手站在地图的面前。

    在他身后的桌子边坐着连夜从凉州城快马加鞭赶来的皇甫彦陵。

    皇甫彦陵的手指轻轻的敲打在手面上,嘀咕道:“就是说现在有六个探子潜进了凉州,谁派的不知道、去哪儿也不知道,目的是什么也不知道,人死了,我们两眼一抹黑。”

    “怕远不止这六个啊。”尘岳轻叹了一声:“这次是凑巧被我们撞见了,下次呢?之前有没有呢?每天涌入北凉道的流民没有一万也有五千,总不能挨个去搜身吧?”

    皇甫彦陵站直了身子,眼珠在地图上不断打着转,沉声道:“这些人应该就是京城派过来的,宇文家、上官家、赵家、甚至其他那些家族,都有可能。目的嘛,我推测就是探查我们北凉的动向。”

    “这些探子,防不胜防啊。”尘岳喃喃道。

    北凉在京城设立了问天司的分堂,那些朝中大世家也不是吃干饭的,派些探子来北凉也属于正常,只不过大家都是在私底下搞小动作,绝不会摆到明面上来。

    “估计不止北凉,他们也正琢磨着往辽东派人呢。”皇甫彦陵轻声道。

    “彦陵,我要多交给你们问天司一个任务了。”尘岳突然严肃了几分。

    “王爷是想让我们清查潜入凉地的密探是吧,没事,这事就交给我了,逮到一个就杀一个。”皇甫彦陵的嘴角翘起,显然对此事早有准备。

    尘岳伸出手掌轻按在地图上:“这种密探都是无孔不入的,想全部翻出来无异于天方夜谭。但是你记住,军队、官场不能被渗透。最重要的就是武备司,武备司乃是我凉地绝密,绝不能被任何人探知消息。”

    皇甫彦陵满脸肃穆,弯腰拱手道:“谨遵王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