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38章黄雀在后

    “妈的!宇文家这个老东西,这是打定主意要让我边军血流成河!”

    “看看这圣旨,有一句说的是真话吗?就把我们常家当傻子一样糊弄!”

    “宇文家打的什么算盘我清清楚楚,就是想耗光我平瀚道边军的兵力!”

    “边军的命就不是命了吗!”

    “老混蛋,日后有机会我一定要找回场子!”

    ……

    常翰棠的书房之内响彻着常家两兄弟的骂声,绕梁三尺也不绝于耳,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

    屋内常翰棠略有些沉闷的坐在椅子上,单手扶着额头愁眉不展,而常靖安和常靖哲兄弟二人正愤怒的在桌旁走来走去。

    只因为今天一大早朝廷的加急圣旨就送到了瀚州,表面上看起来说的冠冕堂皇,头头是道,但说白了就是要兵没有,你常家自己看着办。

    这怎么能不让气愤,虽然知道朝廷派兵的可能性不大,但是你多多少少派点意思一下,现在是一兵一卒也看不到。

    “等,等到什么时候?”老二常靖哲指着桌上摊开的圣旨怒气冲冲的说道:“兵部要是真想派兵用得着找借口吗?我就不信一点二十余道的疆域,一兵一卒都派不出来?就说宇文家自己主政的陇西道,少说也能有五六万兵马,这些都是借口!”

    常靖安比起二弟要略微冷静一些,但是脸色也是极度不好看,常家在边境效力,还要防备着朝中政敌的暗算,真是让人心累,也最为无奈。

    “妈的!咱不守了!领兵往内地一撤,看朝廷能拿我们怎么办!”常靖哲脸色涨红的说道。

    “闭嘴!”

    常靖安罕见的发火了,一巴掌拍在桌子上:“你在这说什么胡话呢?这话也是你应该说的吗!”

    常靖哲满脸委屈的低下了头:“我心里生气嘛。我知道错了。”

    大哥的威严还是很重的,立马就堵住了常靖哲的胡言乱语。

    “好了,你们兄弟两就别埋怨了,还是想想战事怎么应付吧。”常翰棠挥了挥手,眉头紧锁。

    兄弟两气呼呼的坐回了椅子上,常靖安开口道:“既然朝廷不派援兵,蓟州的兵马也不能动,那我们就只能靠现有驻军坚守城池了,能挡多久挡多久。”

    常靖安默默的点了了点头,这是当下唯一的方法了。

    但是几人都知道靠几万兵马硬抗三十余万大军是什么概念,那几乎是必死之局。

    常翰棠抬头看着墙上挂着的地图,苍老的双眸在地图上来回转悠着,最终停在了辽东的位置,轻声问了一句:“辽东的战事怎么样了?有什么新的进展?”

    常靖安疑惑的看了一眼父亲说道:“从探报来看进展顺利,北凉军已经抵进到锦阳关,完颜阿骨打坚守城池,双方形成了对峙。”

    常靖安不太理解这个时候为什么父亲会突然问到辽东战事,自己这边还一大摊子麻烦呢。

    “父亲,咱就别管辽东了,还是想想眼前战事吧。”常靖哲也在一边不满的嘟囔着。

    常翰棠伸出手掌在桌面上有一下没一下的敲打着,皱巴巴的皮肤已经没有了多少红润之色,尽显沧桑。

    “或许,我们可以请北凉相助。”常翰棠自言自语的说道。

    这位安国公语出惊人。

    “什么,北凉?”常靖安的瞳孔缩了一下。

    “对,北凉!”

    老二常靖哲愕然道:“我们和北凉军、和尘岳可是没有半点交情,就算先前我们给檀州送去了些许物资,但是这点点情分可不足以让他们出兵相助啊。”

    “是啊父亲。”常靖安点了点头:“况且北凉本就是两线开战,辽东战事还没结束,哪来多余的兵力相助我们?”

    兄弟二人一点也不认同老人的想法,他们觉得让北凉出兵都不如让朝廷出兵的可能性大。

    “我知道我们没什么交情,我原本想等战事结束再和这位年轻的北凉侯碰个面,拉拉关系,但是现在事态紧急,我们只能试试有没有让北凉出兵的可能了。”常翰棠长吁短叹的说道。

    “宇文家盼着我们死,说不定北凉也有这种打算,人心隔肚皮啊,啥事都说不好。”常靖哲皱眉说道。

    “不一定,尘岳和宇文鸿儒可不一样。”常翰棠不确信的说道:“虽然没有交集,但最起码他们和我们一样,都是边军!我认为就算成不了朋友,但也不会成为敌人吧?”

    兄弟二人心头颤动了一下,边军这两个字在他们心中的地位还是很重要的。

    “我要写一封亲笔信,派人送去檀州,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了!”常翰棠的拳头攥了起来。

    “好,就听父亲的吧,只能如此了。”兄弟两叹了口气,其实他们对北凉出兵根本不抱半点希望。

    幽州天狼关外

    燕戎的大皇子慕云端康正背着手在帐内走来走去,神色颇为有些焦急。

    他在等,等一个确定的情报。

    很快,步履匆匆的周巍然就大步走了进来:“殿下!”

    “你终于来了,快说,确定了吗!”慕云端康罕见的一步上前,紧盯着周巍然问道。

    “确定了!”周巍然重重点头:“完颜洪烈确实亲征平瀚道,总兵力达三十余万,这已经是平瀚道人尽皆知的消息。而我们在北金国内的探子也证实了这一点,现在北金内部是太子监国,国师耶律才辅政!”

    “辽东呢,北凉和北金谁赢了?”

    “祁连山脉一战北凉大胜,北金驻辽东兵马大元帅完颜亮战死!目下完颜阿骨打退守锦阳关。”

    “哈哈哈哈!”

    慕云端康仰天大笑道:“真的是天助我也,平瀚道上金兵出动了三十几万,辽东又战死了那么多人,完颜阿骨打却只能退守,说明金人国内已经无兵可调了!”

    周巍然双手一抄:“殿下判断的没错,北金现在就是个空壳子!”

    慕云端康大笑着走到桌上,倒了一杯美酒一饮而尽,喝道:“今日起前线战事由你主持,进攻暂缓,围困即可!我要回一趟王帐!”

    “诺!”周巍然躬身领命而去。

    慕云端康嗅了一口杯中飘出的缕缕酒香,紧密着双眼沉迷其中,喃喃道:

    “北金啊北金,你们是走到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