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3.我从天上来

    关再兴轻轻的翻看记事本,内里却空无一字。

    关再兴想了想,从战术背心的左上口袋取下一支显影笔,打出了紫红色的光柱,纸张上出现了简体汉字。

    关再兴读了两页,第一页是向彭鲲、关再兴、王聚俊、杨启馡等四名队员问好,说了一些家常话。第二页写的是个人的简历和后代子女名讳,再后面一整本都是月记,涉及具体的经历、感悟。

    关再兴收起本子,心道“原来公孙政坐飞船去了战国,以文豹先生之名周游天下,又西出函谷关,去了大月氏,集诸子百家思想精华,在大月氏建立了火琼花教,做了国师和大巫师,献计献策,繁荣大月氏。

    可惜时光荏苒,人已经不在了,再也不能一起喝酒吹牛了。其他三个队员又去了哪里呢?今生还有机会再见面吗”

    关再兴长叹一声,“白驹过隙,恍如昨日啊,这本子,我先收起来了。”

    “可本子并无字迹啊。”

    “我自有办法。”

    库艾伯庆看着关再兴手里的小棍子,心道“果然得借助他物才可读始祖此本宝书。”

    关再兴盯着库艾伯庆五官,好好看了库艾伯庆一会儿,库艾伯庆不好意思地低头不语,“确实有几分肖像政大哥啊。起来吧,伸出手来。”

    库艾伯庆犹豫着,不过还是慢慢站了起来,弓着身子,很是谦卑,伸出了右手。

    关再兴摘下手套,从背包中掏出医疗箱,从中取出了一根探针,对着库艾伯庆的右手食指就点了一下,取了一点指血,滴到检测盒中,半盏茶的功夫,两声滴滴的清脆声传了出来。

    接着一阵动听的女声响起,“对比结束,此样与0002号血样同型,y染色体dna相似度100%,dna相似度99.97%,dna中含有未知元素,待验证,格斗战力指数1.05,细胞内线粒体分布密度比人类均值高出20%,atp含量高出30%......”

    库艾伯庆扭头看看四周,并没有看到说话的女人,心下更是紧张,把头低了下来,周边的武士们害怕的更是猫低了身子。

    关再兴想了想,把探针放到原有位置,点击了快速消毒键,滴的一声后,关再兴拿出探针取了自己的指血,复又滴到检测盒中。

    滴滴,香甜的女声响起,“对比结束,此样与0003号血样同型,y染色体dna相似度100%,dna相似度100%,dna中含有未知元素,待验证,格斗战力指数2.42,细胞内线粒体分布密度高出220%,atp含量高出345%......”

    关再兴心下了然,又唤过来鲍泰取血测试,鲍泰不情愿,可没有停下脚步,乖乖地伸出手来。

    关再兴打量鲍泰,“阁下尊姓大名啊?”

    “不敢称尊,某南阳飞虎鲍泰是也。”

    关再兴点头,只见鲍泰面如古月,扫帚眉,大眼睛,口似狮吻,高鼻梁,圆下巴,俊朗的外表下透着一股杀气。身形魁梧,步履沉稳,猿臂狼腰,凶悍外表下带着几分侠意。

    好一个战士,好一个侠客,当得飞虎称号。

    “对比结束,与数据库不匹配,格斗战力指数0.65。”

    关再兴笑道,“结识飞虎,三生有幸。”

    鲍泰大笑,“面见圣仙,平生第一快事。”

    关再兴近前一步,“我觉得快意恩仇,杀伐果断才是第一快事。”

    鲍泰盯着关再兴眼睛,“不,知恩报恩,才是第一快事。”

    关再兴哈哈大笑,转身扶起库艾伯庆,轻轻说道,“我与政大哥,义结金兰,你既然是政大哥血脉,我也就认你侄孙吧。”占古人的便宜太爽了。

    库艾伯庆大喜,得到圣子认可,好似娶媳妇一样开心,赶紧下跪,一边磕头一边激动的大喊,“谢圣子祖爷爷!圣子降世,教主就位。”复又大声高喊,“圣子降世,教主就位。”

    一众武士也齐声高喊“恭迎圣子,恭迎教主。”

    关再兴双手虚扶,“停停,我可不当什么圣子和教主。”

    库艾伯庆带着哭音,“圣子祖爷爷,教主,您可不能抛弃您的臣民啊?”

    关再兴摇摇头,“此事再议吧,都起来吧,别跪了。以后也不用跪拜,我不喜欢这种礼节。”

    库艾伯庆倔强,“您不当教主,我就不起来。”

    关再兴百般劝解,库艾伯庆依旧一幅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关再兴假装愠怒,“再不起来,我就回天宫了。”

    库艾伯庆这才害怕,不敢违背,连呼遵命起身,暗道从长计议。

    关再兴把麻醉枪递给了库艾伯庆,“收好吧,要替天行道,济世救人。”

    库艾伯庆赶紧双手接过,激动的点头称是。

    关再兴扭头看了看惨烈的战场,拿出自己的电刺,放出绿色激光,对重伤武士的伤口做了腐肉切除手术,喷了止血弥合喷胶,皮肤表面附上了一层透明的薄膜,伤口很快愈合。

    武士们感觉丝丝凉凉的,很是舒服,众人虔诚拜谢。

    关再兴安排库艾伯庆用干净的器皿取了山泉水,对今天战斗受伤的人员的伤口进行了清洗,逐一喷了愈合喷胶,伤口很快愈合,武士心中更是敬畏。

    关再兴从背包里拿出一瓶消炎药,“这是仙丹妙药,每人口服一片。”当下时代,医疗落后,轻伤易变成重伤,重伤易夺走性命,一大半战士不是战死沙场,却是死在战后休养治伤阶段。

    武士们虔诚的跪拜,“谢谢圣子赐仙药,谢谢圣子赐仙药。”

    短短几个操作,关再兴便很快拉近了与这伙武士的心。

    整个过程中,库艾伯庆、鲍泰和四名美姬一直跟在关再兴身边,听从安排,救治伤员。

    关再兴若无其事的闲聊,库艾伯庆知无不

    (本章未完,请翻页)

    言,介绍了鲍泰和管岩王豹一家的情况。

    关再兴盯着鲍泰和王豹,总觉得这两个人来历蹊跷,言行举止透着古怪,关再兴留了心。

    战士,只相信自己的刀,不信任别人的嘴。

    武士打扫战场,烧水做饭,安营扎寨。山贼、牲畜的尸首都扔进了山林里,让大自然做那搬运工。

    关再兴独自坐在树下,想着心事,看着众人的一举一动。

    鲍泰臂膀缠着纱布,拿着捡到的军弩,向关再兴和库艾伯庆展示了一下,并表达了自己的疑惑。

    关再兴冷哼,“小小蟊贼,岂能搞到这么多制式军弩?虽说像是淘汰的,可必是官匪勾结,先留好军弩作为证据吧。”

    鲍泰点头感叹,“怪不得伏牛山的山贼实力不断膨胀,祸乱地方多年啊。”

    众人各自安好休息。

    关再兴趁人不备,领着库艾伯庆到了僻静之处,详细打探鲍泰一行人的情况。

    “圣子祖爷爷,王豹性情古怪,难以言语沟通,与发妻不睦,与鲍泰好似有大仇一般。这鲍泰可是我的贵人啊,预言中的引路人......”

    库艾伯庆述说了大巫师的预言,讲述了结识鲍泰的经过,“要不是这鲍泰指引,我也不会来到这伏牛山,更不会遇到圣子。”

    “人心叵测,知人知面不知心。”

    库艾伯庆一拍胸脯,“圣子祖爷爷,黄昏的乱战,鲍泰可是舍身为了挡了一箭,其人侠义勇武,必是正人君子。”

    关再兴浅笑,库艾伯庆缓声,“只不过,他一定背负着什么秘密。我观这一家五口并不是至亲,特别那个瘦小的婴儿,戴着的小镜却是宫廷之物,最为可疑。”

    “哦,竟有此事,此话当真?”

    “当真,大月氏女王曾御赐一枚小镜于公孙部族。这孩子不是皇室之人便是勋贵之后。长安巫蛊之祸,多少皇亲国戚惨遭屠戮。”

    关再兴眼前一亮,心道,“要这孩子真是贵族之后,可作我的大旗,招徕英豪为助,更有这虔诚的伯庆,大月氏可引为外援.......”

    关再兴看库艾伯庆越看越喜欢,像极了丈母娘看女婿。

    夜深人静,营地幽寂。

    值夜武士觉得上仙在此,天下太平,什么也不怕。一天的战斗,终于让值夜的武士再也熬不住了,东倒西歪地睡着了。

    空旷的原野,燃着十几处篝火,皎洁的月光洒在山林间,清幽而宁静。

    这时候山贼死尸堆轻轻摇动起来,一个血污的手拨开两具尸体,轻轻爬了出来,猫着腰,像老鼠一般谨慎,一步步走出了树林,一会儿慢走,一会儿蹲下扭头查看,轻轻地靠近了飞船。

    原来这是昏迷过去的孔发,他忍耐多时,为的就是此刻。

    孔发蹑手蹑脚的走着,月光明亮,孔发赫然发现自己的影子变成了两个,脖后冒了凉气,孔发回头,一只手搭在了孔发的肩膀,孔发差点喊起来,另一只手按住了孔发的嘴巴。

    孔发大骇,双目圆睁,“是你。”

    遂又压低嗓音,“你怎么回来了?”

    孔发咬牙切齿,“杀了你,大功一件,我就做那逍遥的大寨主了。”

    那人冷哼,“吴青已死,你这千年的老二终于可以混成大寨主了,可别告诉我,你现在连二当家的都不是了,不想听你废话,咱们谈谈这神仙的事。”

    那人努努下巴,二人静悄悄去了树林。

    过了许久,孔发直愣愣的一人枯坐,“真是个疯子,包租虎,一毛不拔。”

    “娘的,老子先收点利钱。”

    孔发猫腰小步慢走,靠近了飞船,激动地看来看去,找寻宝物,手摸这摸那,突然飞船发出来惊叫

    孔发吓得一哆嗦。

    凄厉的警报声响了起来,在寂静的月夜中是那么的清晰震耳。

    孔发急忙下蹲,左顾右盼。

    关再兴睡梦中,睁开双眼,翻身奔出帐篷,只见一个山贼拿着斧子在飞船边上,气急之下,甩出了空爆三棱军刺。

    嗡的一声清响,直奔孔发飞去,孔发大骇,夺路而逃,军刺还是扎到了孔发左肩膀上,顺带着翻了一个跟头,孔发疼的叫了一声。

    心中嘀咕“这厮好大的力气。”

    孔发也发了狠,咬破了嘴唇,连滚带爬地跑进了树林。

    关再兴并没有追赶,诧异地看着自己的手,心想,“反应度和力量怎么提升了这么多,不然肯定刺到那人的后心了。”

    抬头再看,那人已经没有了身影,可惜了军刺了。

    这时候鲍泰和库艾伯庆领着众多武士赶了过来。

    关再兴摆摆手,像是自我开解,“不妨事,我从天上来,天帝封印了部分法力,只有些许法宝防身,不然那贼人肯定跑不了。”

    众人眼神闪烁,心中有了轻慢之意。

    值夜的武士挨了库艾伯庆的训斥,内心羞愧,打起了十二分精神继续站岗放哨。

    天微亮的时候,关再兴就起来活动身体了,看着大好河山,豪情勃发。

    白云回望合,青霭入看无。

    分野中峰变,阴晴众壑殊。

    关再兴戴上运动检测设备,挥拳踢腿,嗡嗡的破空声不绝于耳,关再兴索性在山间林间辗转奔驰跳跃,风一般掠过了林木,带的周边的野草都瞬时趴在了地上。

    这一幕碰巧被晨起锻炼的鲍泰看在了眼里,咧嘴惊诧不已,“法力消失了,还能有这么大的力气和这么快的速度,上仙就是不一般啊。”

    赶紧双手合十,朝着天空祷告告罪一番。

    关再兴在密林中极速奔驰着,不停左晃右晃,躲避着树木,渐渐的适应了自己身体的力量和速度,于是关再兴把力量和速度都提了起来,疾驰中,关再

    (本章未完,请翻页)

    兴赫然发现自己竟然可以一下短距滑翔近二十米远。

    关再兴亢奋,自己之前凌空腾跃不过七八米远,而今增长了一倍,感叹时空旅行强化了提升了自己的武功,一是心情激荡,天下任其纵横。

    关再兴自幼修习气功元阳童子功,此功法关家祖传,分天地玄黄四部,共九十五章,是强身健体的法门,开发人体机能,赋予抗击打、不畏饥渴寒暑的耐力,既能身轻如燕,飞檐走壁,又能力大如神,举重若轻。

    关再兴运起气功来,纵情长啸,再次奔跑,一只小鹿从树后窜出,关再兴急停扭身凌空翻越而过,小鹿受惊,乱跑乱跳。

    关再兴借着这下跳纵,蹦到一棵大树上,冲势不减,继续脚尖点枝干,再次前跃,犹如猿猴般在树林丛中蹦蹦跳跳起来,最后跳到了树林尽头,一个跳纵之下,攀爬上一棵高耸的大松树。

    大松树耸立在一个水潭边上,关再兴如灵猴入天,窜到大松树的顶端,冲势不减,半空中,与一只山雀对视。

    关再兴抱腿弯腰,一头扎了下去,身下是一个广阔的水潭,流星般下坠的关再兴一头撞了进去。

    潭中游鱼摆摆,水面野鸭凫洄,野鸭被溅起的波浪高高的抛到了空中,阳光下,银光闪闪,嘎嘎声响成了一片。

    关再兴在潭中借势之下,一阵拨水摆腿,双臂后掠,利箭一般深潜下去,此时下潜深度已是三十余米。

    游动中,关再兴蓦地发现了一个黑乎乎的洞口,感觉自己还有后劲,于是径直游了下去。

    小洞既深且长,水流推动着关再兴一路扎了下去,检测设备显示此刻下潜深度已是四十米,眼睛有点不舒服了,憋气的时间已经三分钟了,关再兴为自己的冒失暗自后悔,好在还能忍受。

    这个通道时而宽敞时而狭窄,最窄的地方自己勉强通过。两分钟后,黑黑的通道里终于看到了亮光,整个过程中好像转了一个c形弧线。

    关再兴心下感叹万幸,赶紧快游了几下,终于探出了水面,关再兴心跳成了一个,耳膜内震响不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关再兴游到岸边,仰面而躺。

    关再兴坐起来打量四周,这里竟是一个大溶洞,呜呜的风声轻轻的在耳边回荡,关再兴心下一阵侥幸,至少出去不成问题了,不用原路返回了。

    关再兴站起身活动几下,甩甩胳膊腿,还好有这件质地优良的太空服,而且运动前扎紧了领口袖口裤子口,不然非灌进水不可。

    关再兴看了一下记录设备,拳劲竟然达到了1250千克,腿劲达到了3642千克,瞬时速度最快是18.5米每秒,更在林间奔跑躲避小鹿时候,在0.5秒内完成了急停、扭身、翻转、跳跃四个动作,起跳高度为3.8m。

    时空旅行后强化的身体素质竟然强到了这个地步,“什么原理呢,或许是零号元素的作用吧。”

    关再兴在溶洞中走动了一圈,逆风而行,一刻钟后,看到了一个透着微弱光线的小洞口,关再兴手脚并用攀爬过去。

    慢慢拨开洞口的浓密灌木丛,走了七八米才钻了出去,视线一下子开阔了,原来这是个小山峰,离平地约二十来丈。

    关再兴站在峰顶,高喊,“我从天上来,要到哪里去?”父母亲人的音容笑貌在脑海翻腾。

    关再兴看着红红的朝阳、绚烂的彩霞,感受着清清的山风,欣赏着瑰丽的伏牛山风光,心中一时豪气万丈,打定了主意,因势利导,顺势跻身大汉朝堂,一展自己平生所学,用现代的思想治理天下,富国兴邦。

    “大汉,我来了。”

    重峦俯渭水,碧嶂插遥天。

    出红扶岭日,人翠贮岩烟。

    叠松朝若夜,复岫阙疑全。

    对此恬千虑,无劳访九仙。

    溶洞中,水面一阵翻滚,一只白色庞然大物慢慢爬上了岸,灵敏的嗅觉发现了陌生的气息,这个怪兽在水边悠爬了几圈,警惕的钻回了水里潜藏起来。

    关再兴站在小山峰顶,举目四望,隐约看到了山林中隐藏的营地,想不到这个营地东北侧的水潭竟然有地下河通到营地西边的小山峰里,心里有了计较。

    关再兴深吸一口气,朝着营地跑了过去。

    营地里,一众武士正在烧水烤肉,昨日一场大战,毙命的牲畜都成了食材的来源。关再兴在营地逡巡一圈,武士见关再兴到来,都放下手中的活,躬身行礼。

    关再兴点头应答,现在他也不坚持己见了,终归是要慢慢融入这个时代的,就从尊卑等级开始吧。

    找到库艾伯庆,关再兴直截了当的说,“伯庆,我在西面山峰里发现一个溶洞,今天安排人手把我的坐骑运过去,藏起来吧。”

    库艾伯庆应诺,犹豫了一下,抱拳说道,“圣子祖爷爷,刚才发生了一桩怪事。”

    关再兴嗯了一声,库艾伯庆躬身,“请尊驾移步,刚才一个金色的大球冲撞了小婴儿......”

    关再兴加快了脚步,鲍泰立在关再兴的帐篷外,管岩焦虑的四处张望,关再兴和库艾伯庆一先一后赶到,掀开帐篷,只见一个小姑娘守在婴儿身边。

    婴儿乍着双臂抱拢,小姑娘哄逗着,关再兴一皱眉,库艾伯庆躬身,“今早管岩抱着孩子从此路过,帐篷中窜出一只小鹿来。”

    管岩有些紧张,“是呢,吓了我一跳,我轻声呼唤,竟无应答,只觉得帐篷里有金光闪烁,有些好奇,就掀开看了一眼,结果一个金球扑了过来,撞倒了我。

    我胡乱格挡,碰撞了金球,婴儿和金球就贴在一处了,金球放出金光照射了婴儿的双眼,竟然说了人话“认主程序完成”,对就是这句,接着就变成了她,还说什么逍遥莎报到。

    事情就是这样了,可吓死我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