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宋紫媛的选择!

    “这一对儿姐妹花都被那个男人采摘了?”

    白少的眼光变得更加阴沉了,似乎是有熊熊妒火在他的心中疯狂燃烧了起来。

    以前自己疯狂追求贺晓依,这妹子一直不理不睬,现在倒好,居然公然和其他男人在考场前面搂搂抱抱!

    “白少,这也只是传言而已,但以前可从来没见过贺晓依和别的男人这么亲近过……不过,以白少的手段,想必也能把贺晓依给弄回来。”这个旁边的眼镜男压低了声音,说道,“之前贺晓依从学校里消失了两个多星期,据说是跟着这个男人吃喝玩乐去了。”

    显然,首富公子哥的那一场婚宴风波,虽然传得沸沸扬扬,但具体细节并不为所有北安人所知。而且,很关键的是,由于学校担心影响恶劣,硬是把贺晓依的事情压了下来,这些被封闭在学校里为大考而冲刺的学生们并不清楚。

    “贺晓依啊贺晓依!既然给你脸你不要脸,那么,等考试结束,我就让你看看拒绝我的下场!”这个白少发着狠,手中的笔都被他攥出了裂痕!

    很显然,这个家伙,应该也是使用过源晶液来温养身体的,力量比普通人要高出一线来。

    这个学生名为白振阳,据说父亲是辽江省省城宁州市的高官,而他为什么在北安这个辽江最北端的城市上学,其他人并不清楚。

    耐人寻味的是,从这个白振阳转学来到这里的第一天起,这所学校的校长见到他,都会客客气气地喊一声白公子。

    …………

    林然和贺天琪已经回到了家中,此刻,后者的心里面有点伤感。

    因为,离别已经就在眼前。

    等贺晓依这几天的考试结束之后,军部就要安排人来接贺天琪了。

    虽然和林然一起生活了不过一个月的时间,但是,贺天琪已经发自内心地把林然当成了自己的家人,也把他当成了姐妹俩的依靠。

    这一个月来,贺天琪每一天都很开心放松,越是这样,她越是会不舍。

    这个男人以从天而降般的姿态,改变了她的生活,这给贺天琪的心里形成了巨大的情感冲击。

    那种依赖感,恐怕此生都无法消退。

    “天琪,等你去了军部之后,可能会很辛苦,有些注意事项,我得提前交代你一下。”林然说道。

    “嗯,好。”贺天琪撑着桌子,单手托腮,看着眼前的男人,眸光如水。

    林然仔细地说着注意事项,那些都是他的经验总结,非常宝贵。贺天琪一开始也很认真地听着,但是,听着听着,她看着林然那关心自己的模样,一时间竟然有些痴了。

    “天琪,你怎么了?”林然说着,忽然发现贺天琪的眼眶渐渐地红了一圈,眸光如平静的湖面被投进了一颗小石子,已经有着一圈又一圈的涟漪扩散开来。

    “天琪,你这是怎么了?”林然问道。

    “没什么,就是一想到要参军了,有点紧张。”贺天琪连忙收回了心神,随便找了个理由。

    林然可不知道贺天琪的真实想法,他笑道:“这有什么好紧张的,放心吧,你现在是我妹,到时候军部里会有人照顾你的。”

    “谢谢哥。”贺天琪微笑着,忽然起身,说道:“我先回一下房间。”

    这一下,

    (本章未完,请翻页)

    林然并没有注意到,贺天琪似乎有点手足无措的感觉。

    把卧室的门关上,贺天琪看着化妆镜中的自己,眼眶有些红,眸中之前退去的潮水,这一次又重新泛了上来。

    但是,尽管心中充满了离愁别绪,可贺天琪很清楚,这次的离开,是为了更好的重逢。

    漂亮的脸蛋只是暂时的,实力才是永恒的,贺天琪不可能一直做一只靠林然庇护的金丝雀,而是要和林然并肩翱翔于天空之上。

    “哥,如果你还活着,你也会认同我的选择吧?”

    看着放在写字台上那张贺天明的照片,贺天琪眼眶微红,眸光微凝,但是声音之中却满是坚定。

    …………

    与此同时,宋紫媛消失多日的身影,出现在了辽江省的省城,宁州市。

    由于宋良明还是有些能量的,因此,他和老婆向别人下跪的消息,暂时并没有传到省城来,一开始在北安论坛上所流传的视频,都被他安排人给删除掉了。

    “紫媛,你应该知道,从大学的时候起,我就对你一直情根深种,所以,你遇到了困难,我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

    一个看起来二十几岁的男人坐在宋紫媛的对面,穿着精致昂贵的定制西装,长相还算是不错,但是嘴唇很薄,给人一种很难相处的刻薄感觉。

    宋紫媛轻轻地点了点头:“谢谢你,青杨,只是,那个男人真的很难对付,就连特殊监察队的队长都公然替他出头,而我弟弟远东,现在还在监察队的审讯室里,生死未卜……”

    这个男人全名叫程青杨,和宋紫媛是大学同学,他的家族在辽江省经营多年,影响力不小。

    “特殊监察队的队长都为他所用?呵呵,这没什么的,完全不用担心,特殊监察队那帮人都是拿死工资的穷鬼,想要收买他们,真的再简单不过了。”程青杨呵呵一笑,丝毫没有把宋紫媛的提醒放在心上。

    这个家伙把李放鸣为林然强势出手的行为当成了收买,脑回路也真是可以的,当然,也许他们家族一贯的行事方式就是如此。

    “这可能吗……”宋紫媛似乎是有些不确定地问道。

    显然,事到如今,宋紫媛并没有认识到自己身上的问题,反而把所有的责任都归咎于林然了。

    “没什么不可能,毕竟,在这省城宁州,我们和监察队的关系也非常好。”

    “那就多谢青杨出手相助了。”宋紫媛咬了一下嘴唇。

    想起林然当日让她前去道歉的情形,宋紫媛的美眸之中浮现出了一丝屈辱之色,这屈辱的眼光真是让人心疼。

    这目光被程青杨捕捉到了,他的唇角轻轻翘起,露出了一丝笑意。

    很显然,想要拿下宋紫媛,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了。

    “我程家一直是以源力武者世家而著称的,随便派出几个人,就能搞定这个林然,但是,如果我这么做的话,不知道紫媛……毕竟,我们的付出,也是需要回报的。”这程青杨说着,目光在宋紫媛的身上来回打量着,其中的意味已经是非常明显了。

    不得不说,宋紫媛的颜值和身材都称得上是上乘之选的,今天,她穿着一身黑色连衣裙,并没有什么繁复的装饰,虽然看起来很简单,但是,她的那玲珑浮凸的身材曲线被这修身的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子展现无余。

    虽然这些曲线并不夸张,可是,却似乎带着一股内敛的撩人意味,很能激起异性内心深处的本能悸动。

    宋紫媛抬起头来,看了程青杨一眼,咬了咬嘴唇,轻声说道:“青杨,只要能够把那林然赶出北安市,那么,我待回归宋家之后,一定会拿出最大的诚意来感谢你的。”

    至于这最大的诚意到底是什么,已经不言自明了。

    程青杨满意地笑了起来,他说道:“很好,很久没有去北安了,是时候和紫媛一起去看看了。”

    想到在婚礼现场那擦着自己脸颊飞过的一刀,宋紫媛的眼睛里面闪现出了一抹犹豫:“青杨,我和我父母闹翻了,他们逼着我去向那个男人道歉,这件事情我不太方便出面,所以……还请你多帮我一下。”

    说完,她竟是站起身来,深深地鞠了一躬。

    从程青杨的视角看过去,正好可以看见宋紫媛的领口,那一抹白皙的起伏,简直动人心魄。

    “看来,我这个大学同学,真实身材可比表面上看起来要更加有料啊。”程青杨想着,随后起身说道:

    “紫媛,你这不就见外了吗?你尽管放心,我若是出手,不仅能让那林然跪在你面前向你道歉,甚至,你在宋家失去的东西,我也会帮你一并拿回来!”

    …………

    与此同时,宋家。

    宋良明这些天来很消沉,他下了跪,道了歉,付出了很多钱,结果却仍旧没法救出他的儿子。

    依着监察队那边的意思,宋远东的牢狱之灾是躲不掉了。

    宋远东托了很多人来说情,然而,北安的监察队愣是油盐不进,就连监察长齐阳吉都被立案调查,直接押送首都,渐渐地便没人再敢蹚这一趟浑水了。

    而女儿宋紫媛,也不知所踪,和家里完全断绝了联系。

    “你说说,费尽心力培养这么一个女儿,到底有什么用!”吕艺薇这几天来一直怒火不消,骂道:“她但凡有一点点为这个家庭考虑的心思,就不会自己远走高飞,而把她弟弟置于不顾!”

    宋良明没吭声。

    “道个歉又有什么难的?老娘我都下跪了,她就不能去向林然低个头?”吕艺薇怒道:“她这样做,让我们这一大家子怎么办?”

    在宋良明夫妇下跪道歉之后,弗埃集团停止了对宋家生意的打压,但是,双方合作开采源晶矿的事情,显然也彻底告吹了。在这种能源巨头的强大压力之下,能把家族延续保存下来,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所以,宋良明虽然挫败感挺重的,但他一直觉得,自己那一跪其实挺值的。

    他是生意人,最讲究权衡利弊。

    虽然儿子捞不出来,但至少保住了他一命,毕竟,在这个武者横行的时代,想要让宋远东悄无声息地消失掉,着实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能让宋家延续下去,已经不错了,就当这次的挫折是个警钟吧。”宋良明对老婆说道:“当务之急是把紫媛找回来,让她给林先生好好地道个歉,如果紫媛不愿意……”

    说到这里,宋良明停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了一道冷光:“就把她绑了,送到林先生的住处!我想,她是我们的女儿,应该会理解父母的苦衷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