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七章 准

    张月鹿喝完酒之后并没有立刻回家,又去了一趟玉珠峰,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午时了。

    玉京城位于玉虚峰上,玉珠峰是玉虚峰的姊妹峰,两峰之间设有三十六座悬空平台,平台之间以铁索连成吊桥。

    若想要从玉虚峰去玉珠峰,修为够的自是御风而行,修为差一些的则需踏索过桥。只是昆仑之巅山风凌厉,若无修为在身,便要被冻得唇色青紫,面色青白。铁索又摇摆不定,极是不易行走。

    张月鹿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过索桥,足下铁链在风中不断摇晃,铁索之下是那万丈深渊,一眼望去,全不见底,只能见到淡薄云气在山峰腰部漫延徘徊。

    那时候的张月鹿被吓得魂不附体,引得别人笑话,于是她便将过索桥视作锻炼心志的办法,非要迎难而上不可。

    起初时候,张月鹿心中害怕,几乎是在索桥上一步步向前挪动。到了如今,她便是踏着用以充当护栏的铁索过桥,心中也没有半分涟漪。

    至于玉珠峰上,也有人居住,大多是些苦修道人。所以玉珠峰还是大致保持了原貌,只有零星几座洞府,而且没有阵法,寒风呼啸,与宫阙林立的玉虚峰截然不同。

    张月鹿起初是想拜访一位朋友,可到了门前,忽然觉得没了相见的兴致,便又原路返回玉虚峰,正是乘兴而行,兴尽而返。

    张月鹿的父母不在玉京,家中除了她之外,只有一对负责照顾她生活起居的道民老夫妇。

    夫妇二人并非俗世权贵家中的奴仆之流,而是被雇佣的佣人,道门严令禁止虐待佣人,一经发现,严惩不贷。先前就爆出过一位三品道士凌虐佣人之事,结果被勒令辞去一切职务,并从三品幽逸道士降为四品祭酒道士。

    一般来说,世家出身的道门弟子都会有家中派出的可靠奴仆跟随,可张月鹿实在算不上世家子弟,她也姓张不假,却并非张家的核心嫡系子弟,只是偏远旁支,所以便由道门代为雇佣人手来协助张月鹿处理好自己的生活,毕竟北辰堂的主事和天罡堂的副堂主都不是什么清闲的差事,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去处理各种杂事。

    夫妇两人先前是受雇于北辰堂,在张月鹿从北辰堂调到天罡堂后,他们也随之转到了天罡堂的名下,每人每月可以从天罡堂领取三圆太平钱的佣金。

    张月鹿并不高傲,她可以和刚刚认识不久的齐玄素一起喝酒,自然也不会对佣人如何颐气指使,所以三人相处得不错,这对膝下无子的老夫妇一直把张月鹿当作晚辈看待,悉心照顾。

    张月鹿刚刚打算去小睡一会儿,何婶便闻讯赶来,老远就嗅到张月鹿身上的酒气,忍不住道:“姑娘,您喝酒了?”

    张月鹿用手做了个摇晃酒杯的动作,微笑道:“一点点。”

    “这天底下哪有您这样的姑娘家,大晚上一个人跑出去喝酒。”何婶还是老一辈的想法,“要是传出去,您的名声还要不要了。”

    张月鹿不在意道:“我是道门堂堂四品祭酒道士,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千金小姐,喝点酒而已,不妨事的,也就是玉京城中没有行院,不然我还真要见识一下才行。”

    何婶赶忙道:“越说您还越来劲了,赶紧打住。”

    说话间,何婶帮张月鹿脱下身上的衣衫,准备拿去水洗一遍,去去酒气。

    张月鹿换了一身贴身的中衣,随

    (本章未完,请翻页)

    便罩了一件雪花比甲。

    何婶抱着张月鹿换下来的衣服,说道:“对了,傍晚的时候,姑娘不在,有个四品主事送来了一本册子,说是什么第一批人选名单,我给姑娘放在书房了。他还说第二批名单最迟在八月十五之前给姑娘送来。”

    张月鹿“哦”了一声,往书房走去。

    张月鹿的书房不算大,四面墙壁各有不同。一面是书架,堆砌书籍,一面是多宝槅子,摆放着铜鎏金自鸣座钟、千里镜、铁船模型等物事。朝阳一面的墙壁上开门开窗,正对门靠墙摆放一条降香黄檀顶横案台,放置剑架,横放着一口古剑。

    书案上头除了笔洗、笔架、砚台等文房之物外,还有一本厚厚册子,也就是何婶所说的名单了。

    张月鹿坐在书案后头,拿起那份名单随手翻看。

    然后她的目光骤然一凝,看到了一个名字。

    齐玄素。

    会是同一个人吗?还是重名?

    张月鹿顺着目录索引找到齐玄素档案的那一页。

    标准的道门公文笺,从右到左,从上到下。

    姓名:齐玄素。备注:表字天渊。

    年龄:二十四岁。备注:以万象道宫育婴堂收养弃婴日期为准。

    品级:七品道士。备注:近三年考评,中上、中上、中上。

    出身:万象道宫丙子年甲科。备注:结业成绩优。

    师承:齐浩然。备注:四品祭酒道士,已意外亡故。

    任职:无。备注:游方道人。

    住址:海蟾坊长真大街石碑巷十八号。备注:并不居住此地,多是在外游历。

    传承:散人。

    修为:先天之人的昆仑阶段。备注:散人内丹境界。

    从属:正一道。备注:未曾受箓。

    道侣:无。备注:并未出家,可以自行嫁娶。

    子女弟子:无。备注:无收徒资格。

    过往处罚记录:无。

    过往立功记录:无。

    综合评价:乙。备注:共分四等。

    主事意见:建议录用。

    副堂主意见:空。

    这是初始意见,最后还要看八月十六的面稽。不过如果被张月鹿批了一个不准,八月十六的面稽便可以省了。

    所谓面稽,“面”通“勔”,本意是勉力考察,后来逐渐演变为面试、面考之意,也就是当面考察。

    张月鹿看着这一页档案,脸上浮现出淡淡的笑容。

    真是人生何处不相逢。

    她从笔筒中取出一支朱笔,在“副堂主意见”一列的下方批注了一个“准”字。

    ……

    “阿嚏!”

    刚刚醒来的齐玄素打了个喷嚏,心中有些奇怪,自己跻身先天之人后,寻常病疫不能为害,还会着凉不成?还是在凤台县落下了病根?

    总不会是有人在念叨自己。

    难道是七娘?

    齐玄素想着这些,取出七娘的二手怀表,看了眼时间。

    午时三刻。

    时辰不早了。

    齐玄素打算用一下午的时间,将这个院子里里外外都收拾一遍。

    这可不是个不小的工程,仅就这满院子不知叠了多少层的落叶,最底层的那层几乎已经变成烂泥,就要花费不少

    (本章未完,请翻页)

    时候。

    至于仇家。

    沈玉崒已经死了,都说人走茶凉,沈家人最多就是帮沈玉崒报仇,不会管沈玉崒的其他烂事。

    北辰堂的结论是沈玉崒死于清平会之手,只要齐玄素不暴露自己与清平会的关系,就没人会把他与沈玉崒的案子联系起来,谁让沈玉崒四处结仇,仇家众多呢,以他的分量,还不足以让沈家兴师动众地把全部有嫌疑之人筛选一遍。

    齐玄素之所以不愿意回来,更多是因为触景伤情的缘故,只是一个穷字,便让人没了伤春悲秋的资格,说句俗套的话,仅仅是活着,就已经用尽全力了。这话虽然矫情,但也不无道理。

    一个悠闲的午后,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

    齐玄素撸起袖子,打扫着庭院。

    张月鹿则坐在书案后,继续百无聊赖地翻看着一份份档案。

    除了齐玄素之外,其余人并未能引起张月鹿的注意。就算齐玄素能够引起张月鹿的注意,也是因为两人已经见过一面的缘故。

    就在张月鹿想着是不是先去睡一会儿的时候,又一人的档案吸引了她的注意,不像齐玄素的档案那般单薄,此人足有两页。

    姓名:许寇。备注:绰号小阎罗。

    年龄:三十岁。

    品级:六品道士。备注:近三年考评,中下、上、下。

    出身:青鸾卫。备注:世代青鸾卫军户出身。

    师承:无。备注:曾任青鸾卫百户。

    任职:原齐州道府道士。备注:齐州道府推荐。

    住址:不详。备注:齐州北海府人士。

    传承:武夫。

    修为:先天之人的玉虚阶段。备注:武夫血肉衍生境界。

    从属:太平道。

    道侣:有一发妻。备注:非道门中人,已经亡故。

    子女弟子:无。备注:无收徒资格。

    过往处罚记录:曾因拷虐犯人致死,被降为六品道士。因不听号令,记过一次。因贸然行事,致使妖孽逃走,记大过一次。因殴打同门,并与同门以兵器相斗,致使同门伤残,被降为七品道士。因顶撞上司,辱骂上司,被降为八品道士。备注:此记录为简要版本,详情需要调阅有关卷宗。

    过往立功记录:捉拿清平会头目一人,记“玄字功”一次,升为五品道士。破获北海府左道妖人传教一案,记“黄字功”一次,升为七品道士。斩杀昆仑阶段左道妖人四人,记“黄字功”一次,升为六品道士。备注:此记录为简要版本,详情需要调阅有关卷宗。

    综合评价:丙。备注:共分四等。

    主事意见:建议谨慎使用。

    副堂主意见:空。

    道门内部的升迁除了每年的考核和特殊提拔之外,也有一套功过制度。

    过错制度分别是记过、记大过、降级、开除道籍,比如那位闹出凌虐仆人丑闻的三品道士,便属于降级。

    记功制度则分为四级:天、地、玄、黄。天最高,黄最低。

    相同的是,功与过都可以累积,小功累积成大功,便可提升品级。小过累积成大过,降级就在眼前。

    张月鹿旋转着手中的朱笔,沉吟道:“是个刺头,也是把双刃剑。”

    最终张月鹿在副堂主意见那一列写下了一个鲜红的“准”字。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