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四章 全是风口

    “小月,小月。”正当方仁正感到胸口痛的时候,忽然听到背后有人在叫。

    回头一看,只见有一男一女骑着一辆自行车追了过来。

    “爸,妈,你们怎么来了?”赵雅月一抬头看见了他们,连忙道。

    “我们不放心,就过来了,说好了没有?”赵雅月她妈从自行车后座上跳了下来,阴着脸看向赵雅月和方仁正说道。

    赵雅月急忙走过去,扯住他们道:“你们回去吧,我会处理好的,你们不用担心。”

    “小子,你配不上我们家闰女,以后不要再找小月。”赵雅月扯着她妈妈,她爸爸把车子一扎到旁边,就指着方仁正道。

    方仁正冷不丁看到这种场面,一下子想起重生前的事,今天这一幕是分毫不差啊,生怕他们女儿搞不定与自己分手的事,前来助阵了。

    方仁正不禁冷笑两声,赵雅月的妈妈见了,也指着他道:“我们家小月马上要订婚了,光礼金就是五万,你们家那情况,能拿的出一万吗?你以后离小月远远的。”

    此话一出,生生把方仁正给说恼了,本来他对这事很无感的,赵雅月在他的记忆里已经消失很多年了,现在重生回来,也没有想到她,他现在想的是如何重新规划自己的人生,让父母弟妹过上好日子,其它的事,他根本没去考虑。

    可是赵雅月母亲做的也太过分了,与赵雅月分手不分手是他和赵雅月之间的事,她来掺和什么?即使来掺和也不能把话说的这么难听吧?不就是因为自己穷吗?就这么下眼看他?

    当然,赵雅月与自己分手并不完全是因为钱的事,他当年就知道了,赵雅月找了一个副县长公子结了婚,副县长手中有权力,可以帮她找工作,而他儿子看中了她,这一拍即合的事,赵雅月不可能不动心。

    而他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只是他当时没看清赵雅月会这么现实,当时工作分配,只要能找到关系,就可以找到一个比服从组织分配更好的工作。

    像他这种粮校毕业的学生,在一九九六年的时候,没有几个不找关系最后被分到粮所的,好多人都是改了行,进了乡镇政府,或者是县直单位,不像他,什么关系也没找,直接被分到了粮所,然后没过几年,粮所倒闭,他就下岗了。

    现在,赵雅月妈妈只所以会这么说,就是想刺激他,让他死了心,因为她知道自己家里没有钱,用钱一剑封喉他,他说不出什么去。

    重生前确实是这样,但是现在她再这么说,恰恰是错了,方仁正冷冷地看了赵雅月妈妈一眼,说道:“如果我也能拿的出五万呢?”

    “你要是能拿的出,我就把小月嫁给你!”赵雅月妈妈一脸不屑地道。

    “妈,你在这里说什么,我与大正的事,我自己能处理好,你们抓紧回家吧。”赵雅月听了,俏脸一变,扯着她妈妈说道。

    “好,我就拿五万给你们看看!”方仁正说完这话时,头也不回地走了,赵雅月在背后叫他,他也没有理。

    “一个穷小子,在老娘面前夸口,我就看他是怎么拿的出五万的!”赵雅月的妈妈盯着方仁正的后背,吐着唾沫说道。

    方仁正迈着沉重的步子走回家去,重生前贫困潦倒,现在重生回来了,到底该怎么办,他还没有想好。

    他重生前有一个很大的遗憾,那就是他没能上过一回大学,初中毕业就上了中专,这是他感到后悔一辈子的事,如果他当初不上中专上高中考大学就好了。

    而另一个最大的痛那就是一直没让父母过上好日子,自己也过的穷困潦倒,老婆嫌弃,同学朋友看不起。

    这两个遗憾他现在重生回来了,能不能得到弥补?

    方仁正蹲在家门口,托着双腮反复思考着这个事情,赵雅月妈妈的话深深地刺激到了他,虽然没上大学是一种遗憾,可是如果上了大学依然没钱,别人还是瞧不起!

    想起来,重生前他并非是一个浑浑噩噩的人,刚参加工作时,也是踌躇满志,想着大杀四方,建功立业,可是后来为什么会落魄至此?

    怪自己,还是怪别人?还是怪这个时代发展太快,自己总是慢了半拍,而没有站到时代的风口上,以至于没办法成为那头能飞起来的猪?

    而现在,他重生回来了,展眼一看,前面全是风口,别说是一头猪了,一头牛也能飞起来!

    想到这儿,方仁正蓦地从地上站了起来,五万块钱现在对他来说就是一笔巨款,他拿不出,父母也拿不出,但是如果他能抓住那一个个风口,想赚什么钱赚不到?

    方仁正忽然间开怀大笑,眼前仿佛出现了一大堆钞票,钞票,哈哈,原来对你愁眉苦脸,现在我要对你哈哈大笑了!

    方仁正感到现在赚钱易如反掌,只要抓住那一个个风口就行了。而未来几十年最重要的风口是什么?

    方仁正罗列了一些名词,房地产,互联网,煤碳,教育培训,共享经济……,感觉风口太多了,随手一抓,那就是亿万富翁啊。

    现在才是一九九六年,想起来,此时,自称一无所有的王首富正在辽东滨城那疙瘩闷头盖房子,还没有走向全国,来一个满地开花;刘脸盲刘大佬才刚刚大学毕业,创业之路尚没有开始;马杰克马大师正在当业务员四处推销他的华夏黄页,巴里巴巴公司还没有成立;与他相同的是,自称普通家庭出身的小马哥的企鹅公司两年之后才成立;俞东方俞老师也才刚刚成立东方学校没两年,身价还没有暴涨……

    这个时候,一个个叱咤风云的商界大佬还处于潜龙在渊的阶段,是龙是虎的窝着呢,他现在都可以给他们当老师,给他们指点迷津了。

    方仁正站在那里,捏着下巴琢磨琢磨去,一眼望过去,河里头全是鱼,却是不知抓哪一个了,最大的鱼是哪一个?

    转了转眼珠子,方仁正的脑海里冒出房地产三个字,房地产出富豪啊,房地产行业不只出了王首富一个超级大富豪,还有什么恒达许钞印,千科王水石,必贵园杨家强,太多了,太多了。

    如果他现在开始搞房地产怎么样?此时华康县还没有建商品房,住房分配制度还没有全面改革,直到1998年国务院才正式出.台文件废止了住房实物分配制度。

    如果他现在要是搞了房地产,那肯定是将来的首富,什么王首富,什么许印钞,什么杨家强,都得往他后面排。

    而且他一定要当良心房地产商,绝对不会必贵园,让老百姓当一辈子房奴,一定要让老百姓安有所居,居有所乐,没什么生活压力。

    想到这儿,方仁正再次开怀大笑起来,不料还没有笑完,一转眼,便看见有人向家里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