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此子必须死!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第十九章此子必须死!

    ……

    叶非叶和小凤凰在吃晚饭。

    这时,她的电话响了,本以为是叶家的人,一看才知道是王子衿。

    王子衿声音从那头传来,紧张的问道:“非叶姐,你现在在哪?”

    叶非叶说道:“在家吃饭,怎么了?”

    王子衿问道:“君少呢?”

    “他回去了。”叶非叶平静的说道。

    王子衿惊呼道:“完了!你不知道,叶族长把东海大大小小的家族族长,还有一些厉害人物都聚集在君家半月湖了,还把出入半月湖唯一的一座大桥给炸了,估计是要对叶家发难。”

    “然后呢?”叶非叶一如既往的平静。

    王子衿诧异的道:“非叶姐,不要怪我多嘴,君少可是你未婚夫,听你的语气好像一点都不关心啊。”

    叶非叶道:“我在吃饭,先挂了。”

    叶非叶当做什么都没发生,继续喂着小凤凰吃东西。

    有什么事,能比喂孩子吃饭更加重要?

    ……

    君家,半月湖。

    来人声音不大,但响彻了整个半月湖,更蕴含着可怕的冲击力,震得绝大多数人耳目刺痛欲裂。

    一时间,所有人都站了起来,目光齐齐锁定来人,脸色写满了震撼。

    君尘!

    那个扬言踏平东海叶家的君家大少回来了!

    “尘儿!”君天霸虎躯一震。

    “少族长果然没有让我们失望!”

    那些支持君尘父子的族人,一个个热血沸腾,他们就知道,君尘当初敢震慑叶家,今夜就绝对不会缺席。

    君尘大步走入议事厅,对着君天霸拱手:“父亲,孩子回来晚了!”

    君天霸老怀激荡,连连点头:“回来也好!回来也好!”

    君天霸以前最怕的不是君尘是一个纨绔,而是怕后者没有胆识,没有魄力,现在看来不用担心了。

    方薇薇也跟随着族长父亲来到了半月湖,看到君尘现身,眼神顿时变得戏虐。

    不知道是谁给那个纨绔的勇气,区区一次血脉觉醒,居然敢回来送死!

    “你小子居然还敢回来!”

    看到君尘突然归来,君天仇脸色本能的一变,不过一想到自己儿子君涛已是两次血脉觉醒,顿时恢复镇定。

    目光从君天仇和君涛身上扫过,君尘声音冷酷的问道:“听说,你们父子想要废除我的少族长之位?”

    君涛血目猩红,低喝道:“废物,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嚣张,你以为我还是一次血脉觉醒吗?”

    “乖乖退位,或许还有活命的机会!”

    君尘瞳孔一缩,道:“既然你赶着去投胎,我成全你!”

    “不自量力的东西!”君涛咆哮了一声,气息凶戾暴躁,一拳轰向君尘

    君天霸连忙喝道:“尘儿小心!君涛可能服用了某种毒血,强行激发了肉身潜能,万万不可大意!”

    “无妨,不论一次还是二次觉醒,对孩儿来说没有区别。”君尘若无其事的道。

    话音未落,蕴含着两吨冲击力的一拳朝着君尘面门呼啸而来。

    君尘负手而立,面不改色,突然轰出闪电一掌,硬碰君涛!

    众人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只见咔嚓一声,君涛便被震飞出议事厅,撞断了两尊大型石雕,倒在半月湖上。

    血如浓墨散开。

    君涛一动不动,全然没有了生机。

    看到这残暴的一幕,议事厅内外,叶天龙带来三百号人顿时为之死寂。

    叶天龙瞳孔骤然一缩,君尘拥有二次血脉觉醒的修为,这大大出乎他的预料!

    蛟龙山二当家铁壁也被邀请而来,此刻瞪大了眼睛,一脸惊骇之色!

    东海联合大学的副校长周鼎鹰倒吸一口冷气,惊呼而起:“同境界情况下一招镇杀,闻所未闻!”

    东海市大大小小数十个家族族长们尽皆不寒而栗,震撼莫名!

    方薇薇也是被吓得一双美腿发软,喃喃自语:“怎么可能,他中午还是一次血脉觉醒,晚上就完成二次觉醒?”

    一念及此,方薇薇不寒而栗,如果她中午真的抽了君尘一巴掌,恐怕她现在已经躺在医院了,或者是变成了一具尸体。

    “哈哈哈!”

    君天霸仰天大笑,意气风发的喝道:“我儿君尘,天生神力,谁敢不服?”

    闻言,东海市各大五等家族,四等家族的族长尽皆变色!

    “涛儿!”

    君天仇连忙把君涛捞起来,但君涛全身的骨都被震成了碎片,化作了烂泥之状,七扭八歪,已无人状,可谓是惨厉到了极点。

    众人看到这一幕,无不是倒吸一口冷气。

    叶天龙握紧拳头,心中暗道:“东海不允许有这么牜逼的存在,此子必须死!”

    扑通一声,君天仇对着叶天龙当中跪下,老泪纵横道:“叶族长,君尘小儿痛下杀手,铲除异己,你要为我儿做主啊!”

    “你儿子不知天高地厚,死了活该,你说我怎么给你做主?”叶天龙不动声色道,虽然他和君天仇窜通好了,演戏自然要演全套。

    君天仇急忙道:“叶族长,你不知道,前几天君尘才是一次血脉觉醒,一转眼就两次觉醒了,试问联邦之中谁有这么快修炼速度!”

    “我君天仇敢对天发誓!那小子一定是修炼了邪术!”

    闻言,君天霸勃然大怒,严厉警告道:“君天仇,你别血口喷人!不然别怪老子不顾念兄弟之情,将你就地正法!”

    “明明是邪术,你君天霸想杀人灭口?”君天仇讥笑,颠倒黑白的本事十分了得。

    叶天龙也是沉声道:“是不是修炼邪术,你们两个说了不算,得大家公认才行。正好,东海各大家族族长,各位豪侠,还有东海大学的周鼎鹰副校长也在,大家都说说看吧,这小子是不是修炼了邪术?”

    周鼎鹰第一个站出来,信誓旦旦的道:“我见过这种邪术!君尘修炼正是同一种!”

    其余各大家族的族长纷纷站了起来,应者如云。

    “的确邪术!”

    “如果不是邪术,我给剖腹自尽!”

    “几日内连续突破,除了邪术,没有其他可能!”

    ……

    叶天龙请来的大人物一个个点头,说法完全一致,显然早已窜通好了。

    叶天龙戏虐一笑:“君天霸,这里的人都说你儿子修炼的是邪术,众人的眼睛是雪亮的,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东海联合大学副校长周鼎鹰一副愤慨的道:“君尘,你应该知道,修炼邪术是要被联邦处死的。你还年轻,我相信你不是自愿修炼邪术,只要你说是你父亲逼迫你学的,我们今天不为难你!”

    叶天龙一副悲天悯人的道:“不错,只要你愿意废掉一身邪恶修为,告发你的父亲,我们不追究你!”

    见状,君天霸当时气得一口郁血喷了出来:“你们血口喷人!”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君尘扫过众人,一股无形的杀伐气息如爆发开来,睥睨道:“父亲不用跟他们争执。既然他们想死,我成全他们便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