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2章 谈谈乐理

    “方少爷,婉儿姑娘只是清倌人,卖艺不卖身的,还请……”徐全赶忙开口。

    不过话还没说完,方昊也还没有开口,一脚已然直接揣在了徐全身上。

    郝建动手了。

    “哪特喵的那么多废话,我们少爷看上的人,你也敢废话,信不信马上砸了你这破地方!”郝建咒骂道,真是嚣张到了极限。

    行云流水般的动作,让方昊都惊呆了,脸也黑了。

    绝对是个惯犯!

    以前跟着方昊这个败家子,不知道干过多少强抢民女的事情。

    而其实方昊真的只是想请这姑娘来喝口小酒而已,真的没有其他念想好不好?

    看到方昊脸黑,郝建还以为是少爷不满意了,更是不客气了,再度踹上了两脚。

    “狗东西,赶紧的,快!”

    徐全踹倒在地,浑身疼痛的厉害,想哭了。

    怎么就招惹了这个煞星,早知道还不如不请婉儿出来好了,这下完蛋了。

    不过,还未等他开口,方昊动手了。

    一脚,把郝建踹开了。

    “狗东西,让你比本少爷还嚣张,少爷我让你打人了吗?”方昊咒骂了一声。

    “本少爷只是想请婉儿姑娘喝杯酒而已,滚一边去!”

    看到这一幕,徐全微愣,不过一想到这位败家子二世主的恶名,徐全一点都没有放松警惕,这位喜怒无常的货,砸了他的店也正常啊,以前不是没干过。

    “方少爷稍等,小的马上给您请来就是了!”

    连忙的,徐全走上台子,低声在婉儿姑娘身边说着什么,明显的带着一股祈求之意,好半天才看到婉儿姑娘点头应了一声,竟然真的缓步而来,站在方昊面前盈盈一拜。

    “既然方少爷有请,小女子自然不敢违抗,还请方少爷不要牵连无辜!”婉儿姑娘开口说道。

    美女当前,方昊大喜。

    “自然,本少爷说话算话,真就喝杯酒,和姑娘谈谈这乐理而已!”方昊说道。

    听到这话,婉儿姑娘有些不屑的表情一闪而没。

    即便是徐全内心也是一样,但却不敢显露而已,

    谈乐理?一个败家子懂什么的乐理?

    谈谈怎么败家的话,估计这位适合!

    “是,既然方少爷如此,那小女子就聆听方少爷教诲了!”婉儿姑娘淡淡说道。

    谈吐不凡,不卑不亢,哪怕是面对方昊这种大名鼎鼎的败家子二世主也是一样镇定,就这一点就值得方昊不由对此女高看了几分。

    换做其他女人,能被他这位败家子看中,高兴还来不及。

    嫁入伯爵府不消多说,就单单把这位败家子侍奉好了,都能得到大量的赏钱。

    这种事方昊深以为然,毕竟前世一位有钱的王少爷,就是类似的牛人,身边美女一个接一个,哪怕不为成王夫人,和这种阔少交往,伺候好了,奖赏也是很多的。

    为此,绰号国民老公!

    但这位婉儿姑娘,却是没有。

    不是装的做作,而是真的没有!

    清雅阁内,看到他们迷恋的婉儿姑娘竟然真的和这个败家子二世主坐在了一起,另外几桌的七八人顿时那叫一个气啊。

    这些人之中,大部分都是书生打扮,附庸风雅的那种。

    来这里,其实就是冲着婉儿姑娘来的,哪怕是吃不到,就这么看着,不断的展露才艺,偶尔来个小打赏,结识一二,万一突然某一日被这位婉儿姑娘看中,那便是一段才子佳人的佳话了。

    但眼下,如此佳人竟然和方昊这种败家子二世主坐在一起,对他们而言,就是一种莫大的侮辱。

    有人坐不住了,不怕死的人到处都有!

    “慢着,婉儿姑娘怎么能和这种人坐在一起,万万不可!”

    此人名叫柳渊,虽然一身打扮并不出众,但模样倒是不错,一身正气的模样,是禹州城顶级的大才子,更被称为柳经魁。

    何为经魁,实则便是古代科举考试中的一种特殊殊荣。

    乡试及第,头名便是解元,而紧随其后的三四五名,便为经魁。

    柳渊能在东南行省的乡试中出类拔萃,可见一斑。

    自然,这种人也自视清高的很。

    方昊心情正不错的时候,突然间被这人插嘴,顿时不爽了。

    “你算是什么东西?”

    “哼!”柳渊冷哼一声,虽然方昊是伯爵之子,但在他眼中不值一文。

    “禹州城,柳渊!”

    文人的傲气,很高的,方昊这种人,在他眼中就是渣渣。

    然而刹那间,方昊皱眉,随即摇头。

    “柳渊?那又是什么东西?没听过!”

    “你……”柳渊有种被侮辱的感觉,怒视方昊。

    “你什么你,滚一边去,别妨碍本少爷和婉儿姑娘谈谈乐理。”方昊懒得理会,佳人才是最好的,难得如此良辰美景。

    闻此言,柳渊更是恼怒了。

    “哼,一个败家子,能懂的什么乐理,如此言论,简直玷污乐理一词!”

    方昊翻了个白眼,很不屑的扫了他一眼。

    而后,方昊开口了。

    “古筝又名瑶筝、鸾筝,由面板、琴弦、前岳山、弦钉、调音盒、琴足、后岳山、侧板、出音口、底板、穿弦孔组成,是华夏民族传统乐器中的筝乐器,属于弹拨乐器。”

    “筝的形制为长方形木质音箱,弦架雁柱可以自由移动,一弦一音,按五声音阶排列,最早以38弦筝为最多,早有弦十三根,后增至十六根、十八弦、二十一弦、二十五弦等,婉儿姑娘这个便是最常用的规格为二十一弦。”

    “而且婉儿姑娘先前的弹奏之曲,使用的乃是提弹法,手指弹弦方向是从斜下方到斜上方,角度呈45度,这样的弹奏,可以让发音更清脆,音质更干净。”

    顿时,清雅阁内,所有人都怔住了。

    方昊侃侃而谈,如数家珍一般,让人生出看一种幻觉。

    这还是禹州城的败家子二世主?

    郝建更是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少爷?

    莫非,脑疾又犯了?

    这一刻,就连婉儿姑娘眼中也带着一缕精光来。

    方昊说的,竟然有些是她都不曾知晓的东西,而她所知道的,竟然都对!

    这让她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对这个禹州城的败家子二世主,突然间仿佛重新认识了一般。

    柳渊也先是一怔,但随即直接摇头。

    “无稽之谈,你一个不学无术的败家子,竟然还敢在婉儿姑娘面前卖弄艺伎,简直是不知死活!”

    其他一群书生模样的人闻言,顿时纷纷附和了起来。

    “对,败家子懂什么乐理,简直是无稽之谈,竟然还敢在这里大放厥词,简直是恬不知耻!”

    “不要脸!”

    “有辱斯文!”

    “婉儿姑娘,万不可被这不学无术的败家子给哄骗了,绝对胡言乱语!”更有人直接开口,挑唆了起来。

    然而,就在这一刻,在所有人的注视下,婉儿姑娘开口了。

    “方少爷所言,竟然有些连小女子也不知道,但却收益良多,佩服!”

    顿时,柳渊等一群人惊呆了。

    他们听到了什么?

    佩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