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章 大郎,该喝药了

    巫山觉得自己是奥斯卡影帝,只要他还在装睡,就一定是。

    呼……嘘……

    zzzz……

    巫山睡得很香,起起伏伏的鼾声就是最好的证明。

    吱呀!

    忽然,此间房门被轻轻推开,一个满脸慈爱,素衣木簪打扮的中年美妇走了进来。

    美妇将手中火烛插入烛台,烛光照亮房间,让清冷的房间凭故升起了一丝温暖。

    美妇看了看背对自己躺在床上打呼噜的巫山,又将面前一盆炭火朝大床的方向推了推,凝望了一会巫山背影后,才端起刚刚放在桌上的药汤走了过去。

    “大郎,该喝药了!!”

    温和慈爱的声音,打断了忽高忽地的鼾声。

    床上的巫山睁眼醒来,伸手揉了揉眉眼,睡眼惺忪地看了看眼前的美妇,用一种亲昵、憨态可掬的语气喊道。

    “娘!”

    美妇轻嗯了一声,有些吃力的扶起床上的巫山,将药汤端到了他面前。

    “大郎,喝药吧!!”

    巫山打了个哈欠,端起药碗咕噜咕噜大口喝了起来。

    在一碗药汤快要见底儿的时候,巫山停止了喝药,将最后一点药汤推到了妇女面前,认真、倔强的说道。

    “娘,你也喝点,初春天寒风冷,药汤可以暖暖身子。”

    妇女看着倔强的儿子,慈爱地点点头,端起碗将最后一点药汤和残渣都给喝了个干净。

    床上的少年盯着美妇,脸上露出些许痴迷、追忆、恋恋不舍。

    情到深处,少年不自禁的说道。

    “娘,你真美!”

    ‘嗯……呵呵……嘎嘎嘎……’美妇看着床上的巫山笑了,笑声从慈爱渐渐变得怪异,变得渗人。

    与此同时,房间里的温度骤然降低了很多,一股冰冷阴深的气息瞬间将床上名为巫山的少年包围。

    巫山目不转睛的盯着美妇,也笑了,笑声充满眷恋。

    下一秒,笑声停止,两人齐齐变脸。

    “大胆妖孽,深更半夜闯入文气眷顾之地,卖弄幻术,蛊惑人心,滚出去,否则定叫你分分钟灰飞烟灭!”

    这番话巫山说得义正言辞,配合他坚毅的表情,刚正的语气,微微狰狞的脸庞,一股子狠劲和正义感扑面而来。

    伴随而来的,还有巫山随手扔过来的破棉被。

    棉被触及美妇人身躯,透体而过,完全没有起到干扰视线,蒙头盖脸的作用。

    而那名美妇,在发出恐怖的怪叫声后,一双手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成狰狞鬼爪,漆黑中裹挟着幽幽浅绿鬼火,朝着巫山就扑了过来。

    恰在这时,房间内突兀地响起一声类似鸡蛋壳被戳破的声音。

    紧接着,美妇缩回鬼爪抱着脑袋,声嘶力竭的哀嚎起来。

    骤然间,美妇头皮破裂,乱发飞舞,露出了原型。

    好家伙,原来是一个满头黑发乱飞、无面、身挂黑雾大衣,没有生出下肢的无脸鬼魂。

    “狗胆!区区无面阴物,敢来迷惑你家巫山爷爷,拿命来!”

    话落,床上的少年霍然起身,拳似猛虎,炮轰而来。

    巫山的拳头并没有实锤到无脸鬼魂,但裹挟血气的拳风却是将无脸鬼魂给轰开了一段距离。

    无脸鬼魂哀嚎不断,抱着一团鬼气的身子在空中乱撞飘荡,好不凄惨。

    “才气……怎么会有才气……青国的矩圣不是已经化墨了吗…………”

    “为什么……为什么这偏僻之地的一介穷酸落魄书生……还能凝聚才气……”

    “……啊……”

    惨叫声中,一道青色光芒从那团无脸鬼魂化成的黑雾中刺破而出,照耀四周,点亮了房屋。

    顷刻间,黑雾烟消云散,烛光熄灭,炭盆隐去,药碗破碎……就连青色光芒也是一闪而逝。

    黑雾、青光消失,屋子里哪里有什么美妇人?哪里有什么药汤?哪里有什么温暖烛光?

    一切都只不过是幻象罢了!

    有的,只是这黑夜,以及那从房门外溜进来的透骨冷风。

    还有刚刚在床上作势欲扑、装腔作势,实则小心肝被吓得瑟瑟发抖的书生巫山。

    最多,还有一床打了无数次补丁,又破了几个洞的棉被。

    巫山是书生,但你见过身高一米九五,膀阔腰圆,体格似暴熊的书生吗?

    巫山瞪着一双炯炯有神的虎目大眼,盯着房间四周仔细观察,等待了好一会,确定事故真的平息后,才蹑手蹑脚摸下床,反锁了不知道何时被打开的房门。

    “我滴神啊!这开局,是要凉的节奏啊!”

    “鬼怪都开始入侵青阳镇了……君子不立危墙之下,看来得尽快另寻一处安身之所啦!”

    啰啰嗦嗦念叨一会,巫山被惊吓的小心肝被哄平复后,巫山睁着眼躺在床上,迟迟不敢闭眼。

    刚刚那无脸鬼的幻术,让巫山后怕不已,不敢再次入眠。

    “竟然连娘亲的样子都能幻化出来,模样细节丝毫不差,脾气性格也如出一辙……我勒个乖乖……好怕怕……”

    夜深人静,危机四伏,巫山不敢大声呼喊,也不知该向谁求救,只能默默地、静静地守在房间内,等待着曙光和黎明。

    据说,天亮了,阴鬼就会退避,万物也会复苏。

    刚刚为了击杀无脸鬼,巫山将身体中仅剩的才气耗尽,此刻胸中【文气大斗】已然枯竭,虚有其表。

    如若再来一只啥妖魔鬼怪的,巫山觉得自己铁定得嗝屁,早早结束这自之不易,吃不饱、穿不暖的好日子。

    说到才气,巫山刚刚喝汤时借机将体内最后一丝才气凝聚成星点,包裹在药渣内注入药汤中,才暗算了这幻术惊人的无脸鬼。

    噗!

    刚想到药汤,巫山就忍不住喷出一口暗红鲜血,顿觉胸闷难当,像是什么东西在胸前狠狠锤击一样。

    “一定是那碗药汤,肯定是阴气所化!”

    巫山猜想得很对,那碗药汤确实是阴气所化,而且还是无脸鬼的本命阴气所化。

    阴气入体,巫山的面色逐渐变得苍白,天庭黯淡无光。

    并且胸中就像有一团污物堵住一样,影响呼吸和全身血液流动。

    奈何,此刻巫山身无一物,也无任何根除法子,无从下手,只能任由其在体内停留。

    “罢了……罢了,以后再说,先活下去最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