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水缸

    我也掏出来蛇皮布袋蹲下来,往里面塞青铜器。

    那些圆鼎方鼎分量沉我拿的费力,三哥照顾我,他让我捡小的装。

    我就装那些青铜豆和小号的青铜爵,这类青铜器堆在一起并不奇怪,因为在西周春秋时期,这类东西都是厨房用具。

    青铜鼎是用来煮肉的,爵是用来喝酒的,青铜豆是用来放盐放调料的,这青铜豆的作用就相当于我们现代人吃饺子蘸醋的醋碟子。

    什么叫用麻袋捡钱,我这时就在用麻袋捡钱。

    我比较瘦,力气也不大,瞧自己麻袋里塞的差不多了,我就准备先送上去一趟。

    我左右扭了扭头,这时,头灯刚好照到了耳室里的一个角落。

    “嗯?那啥东西?水缸?”

    “二哥!快看!有个缸!”

    孙老二正专心致志的往袋子里塞铜鼎,他被我突然的大嗓门吓了一跳。

    “卧槽,云峰你小子嚷嚷啥,吓我一大跳。”

    我说二哥,墙角有个大缸,很大。

    他头也没抬的说:“那是粗陶器,哪有青铜器值钱,体积太大没法运下山,卖个千八百的还不够功夫钱,我们不要那玩意。”

    听了孙老二的话,在看看那盖着石头盖子的大水缸,我还是没过去。

    费力的背着一袋子青铜器,趟水走了回去,这时墓道上的灌顶放下来一根绳子。

    王把头的声音从上面传来:“云峰,把蛇皮袋绑上,绑结实点,完事你在回去装,搞快点,咱们时间不多了。”

    我把装满青铜器的蛇皮口袋拧了几圈,绑在了绳子上,随后蛇皮袋一点点往上升,这是把头在上面拉。

    随后的一个多小时,我们加班加点,一共运出去了满满八大袋子青铜器。

    这时,对讲机里传来王把头的催促声:“你们三赶快上来,马上天就要亮了,咱们得快点下山。”

    叠罗汉知道吧?

    我被孙家兄弟用叠罗汉先顶到了灌顶上,随后上面王把头放下来一段绳子,把我拽了上去。

    孙家兄弟更牛,他们上到灌顶上后连绳子都没用,直接两脚撑着盗洞爬了上去。

    上来后,孙老二脸上的笑意怎么都掩饰不住。

    他看着一地鼓鼓囊囊的蛇皮袋子,笑着问:“把头,你说这得有几个点?”

    王把头摇头笑道:“术业有专攻,几个点这事还是得问老大,这事他估的准。”

    后来我知道了,他们口中说的几个点,意思就是几万,一个点就是一万,一百个点就是一百万,以00年那会儿的工资水平,很多人一年都挣不到一个点。

    孙老大干的是放风和销售。

    只要没情况,他一般不会在对讲机里说话,反过来,要是干活时孙老大主动在对讲机里说话了,那肯定是附近来了陌生人。

    “把头,这才一个西耳室,还有东耳室,这他妈也是奇怪了,楞是没看到主墓室,我看我们得在这建根据地了,还没找到主墓室,天知道这里面还有多少宝贝,这趟活,没个十天八天的干不成。”

    “根据地,”在盗墓行里特指一种情况,就是碰到大墓了,一天两天摸不干净,要围绕着这座大墓设计根据地。”

    早年盗墓行里的熟人们见面,常常会问:“那谁谁,听说你小子去年打了两个大根据地?”

    这人回话说:“哪有哪有,就是运气好,打了两个小根据地而已。”

    搞根据地有风险,因为容易被人发现,要是早上有哪个老头老太太心血来潮的上山遛弯,一不小心掉到我们的盗洞里,那我们就完了。

    所以,收益和风险是成正比的,要想收益高就得冒风险。

    王把头考虑权衡后点头说:“西周货这几年在黑市里一天一个价,都涨疯了,我认为值得冒这一趟风险,就做根据地吧。”

    知道我们得了手,孙老大那边立马联系了一颗痣,让一颗痣派人过来搬东西,顺便帮忙掩盖盗洞。

    这一颗痣也是位奇女子,后来通过几次接触我了解到,一颗痣认的那些干哥哥小兄弟们,大都很有背景,这人不光给王把头当后勤办,据说还兼职着其他团伙的后勤办。

    按理来说,这么做肯定是不合规矩的,但一颗痣能力强,王把头也就当做没看见,故意睁一眼闭一眼了。

    这就好比那些大公司里的职业经理人,这些人往往一人任职着多家公司的重要职务。

    一颗痣养着几个小年轻,他们心甘情愿,就死心踏地的跟着一颗痣,晚上给我们送发电机水泵,帮我们隐藏盗洞的,都是一颗痣手下的这几个小年轻干的。

    我们这个团伙,在当时要没有一颗痣,还真玩不转。

    那些带着青膏泥的灌顶土太明显了,时间紧急不敢随便扔,也被他们带了回来。

    这些土就像定时炸弹,我们行里不知道有多少人就在这种土上翻了车,当年北|京的八宝山盗墓团伙,就是因为在山里留了一小堆青白土,被遛弯的老太太发现了,这才导致了整个团伙全军覆没,吃了十来年牢饭。

    第二天。

    回到顺德的小旅店,我蹲在水池子边刷牙,正考虑等会儿去哪散掉那些青白土。

    就这时。

    “啪!”有了从身后重重的拍了一下我屁股。

    正刷着牙,被这么一拍,我一嘴漱口水还没吐,直接全喝了。

    我愤怒的转身,就看到一颗痣穿着吊带衫,正在笑。

    一颗痣虽然年龄比我大一轮,但身材保养的很好,也是因为有钱,她用的都是当时最好的护肤品,那粉色吊带衫下露着的大腿,白花花的,直看的我喉咙发干。

    “呵呵.....”一颗痣骚骚的对我说:“小云峰,昨天我可是听老二说了,你连小姑娘的手都没摸过?是吗?”

    我当时红着脸说了一句:“要你管。”

    一颗痣瞧我害羞了,顿时笑的花枝乱颤,波涛汹涌。

    她冲我勾了勾手指头,“小云峰啊,想不想当姐姐的第四十五个男人啊.....”

    当时我还小,不懂人情世故,就随口说了一句:“我才不要,等你到四十岁,我不是得带99顶绿帽子,你这女人不知廉耻,休想害我项云峰!”

    一颗痣被我骂了,顿时生气了,她高举着旅店里的拖把,追着我满院子跑。

    中午的时候,趁着这是饭点,我背着黑书包,打扮成高中生的模样,就在顺德市里瞎转。

    书包里装着满满一背包青白土,我要找个合适地方把这些土散掉。

    走着走着,我脑袋里一直在想一件事。

    不知道怎么回事,昨晚墓葬西耳室墙角,那个盖着盖子的大水缸。

    我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