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8章 石园听戏见太子

    “老板,拿这把剪刀,多少钱?”

    “5块。”

    付钱出来小商店,我走到路灯下,借着路灯照明,用剪刀剪开了弹簧球。

    这里头,包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条。

    从外头看原以为是白纸,拿出来才发现竟然是一张红纸,淡红色,和红对联那种纸差不多。

    打开一看,我楞住了,这写的什么?

    用毛笔字写的。

    正中间画了两个圈,圈里写了两个大字。

    “石、园。”

    毛笔字字迹工整,一笔一划还在红纸两侧写着:“池子八角,后排五角,楼上二角,四厢元二,特座厢元二五角,今日三场,玉堂春,南阳劫,女驸马。”

    把红纸反过来,又写着:“时光隧道后院二楼,石园旦角听戏,欢迎光临。”

    我皱眉看着这张红纸,这好像....好像是民国时期那种戏班子发的戏票,全是用毛笔字手写的,什么年代了,现在根本没人用这种戏票了。

    这是谁....为什么给我这张东西?

    皱眉想了半天,没头绪。

    “师傅走吗?”我伸手拦停了一辆出租车。

    “去哪?”

    “时光隧道。”

    时光隧道是个迪厅,那时候在邯郸武安陪刘爷的时候,印象中武安也有个时光隧道,是在什么双马还是哪来的,忘了,当时没进去。

    半个多小时后到了地方。

    门口是一片小广场,有不少推三轮车卖夜宵吃食的,也有不少打扮时髦的俊男靓女围着小车买吃食。

    从大门进去,能看到一条故意做成拱形的隧道,隧道墙上安了一排射灯,射灯照下来的光五颜六色,把人脸都照的变色儿了,时光隧道也因此得名。

    穿过人工隧道,就进到迪厅内部。

    噪音很大,低音炮动动动一直放,有人喝酒,有人跳舞,有几个穿着吊带衫超短裤的美女端着托盘走来走去。

    声音太大了,震的我耳膜疼。

    突然,身后有人使劲拍了我一下。

    “哈哈!”

    “兄弟你还是来了啊!”

    是秃头男老马,他手里夹着烟,大声对我喊。

    “你说什么?”我光看他嘴巴动,听不清说什么。

    “我说!兄弟!去包房玩吧!”

    “不了,我有事儿!”我大声回话。

    跟他打听了,秃头男说时光隧道后院进不去,那里是人老板的私人区,常年上着锁还有人看着,不对外开放。

    随后,秃头男勾了勾手,很快过来一个穿着超超短裙的女孩儿。

    “兄弟,给你介绍一下,时光隧道第一美女,小蜜!”

    “漂亮吧?我做东,咱们去包房玩?”

    “等下再说吧,我还有事儿,”拍了拍他肩膀,我转身离开。

    从消防通道过去是堵门,有三个人拦着,他们正在聊天抽烟。

    见我过来,其中一人马上丢了烟头,伸手说:“不好意思先生,你不能往前走了,这里面不对外开放。”

    “我去后院,二楼有没有个石园?”说完我把红纸拿出来他看。

    这人看了红纸,立即拉开门弯腰道:“先生请。”

    穿过这道门就进了后院,院里摆了许多盆景绿植,抬头能看到一栋二层小楼。

    走楼梯上去,门没锁,轻轻一推开了。

    屋里装修十分复古,条案圈椅,灯笼烛台,这时我听到内屋传来琵琶声,唢呐声,还有唱戏的声音。

    进去后,只见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头,正摇头晃脑的卖力吹唢呐,台上有个身穿戏服的女的在唱戏,这女的一身红色宽大戏袍,头带流苏宝冠,唇红齿白,妆容精致。

    这唢呐加上琵琶,听的人喜庆,像是谁在这里结婚一样。

    台上女子仿佛没看到我进来,仍旧在开口唱着黄梅戏女驸马。

    为救李郎.....

    大概唱了七八分钟,忽然,不知道谁打了个响指,声音轻脆。

    伴随着响指声,唱戏声,琵琶声,唢呐声,戛然而止。

    “你来了,恭候多时了。”

    由于光线不亮,加上刚才注意力都被戏台吸引了,我进来后没注意到,身后墙角的圈椅上坐着一个人,他整个人悄无声息,直到刚刚开口说话。

    “阁下是?你给我发的红纸?咱们好像不认识吧?”

    这男的非常年轻,估计和我差不多大,穿了身一看就十分高档的西装,头发整理的一丝不苟,干干静静,五官挺拔,个子比我稍微高一点儿。

    这年头,很少有人穿西装,更别说在南平这个小地方,除了谁谁结婚了,就算在大公司上班的,穿一身西服出来的也不多见。

    “不用拘谨,坐。”

    这年轻男人很礼貌的请我坐下,随后马上有人送上来两杯茶。

    他打量了房间一圈,笑着说:“唱功不错,但这女驸马,听起来确实没以前的味道了。”

    “你到底是谁?这么晚叫我来干什么?”我皱眉问。

    他不紧不慢的喝了口茶,淡淡的开口说:“钱是我帮你交的。”

    “什么!”

    “你帮我交的!”

    我直接从椅子上站起来,皱眉问:“你到底是谁?为什么帮我?”

    之前,我还怀疑可能是红姐帮我交的。

    他笑道:“不认识没关系,现在不就认识了嘛,钱算什么,在我看来,钱就是这个世界上最垃圾的东西。”

    “我姓石,太爷爷叫石玉泉,我家祖籍,山东济南。”

    姓石?石玉泉....济南人...

    这个人名儿听起来有点熟悉,好像以前在哪里听到过...

    突然间!我脑海里宛如炸雷!

    想起来了!

    石玉泉!我听乞丐刘爷讲过!

    这人是长春会创立者!同时也是长春会这个庞然大物的第一任会长!

    心头大震!

    那就是说,是长春会帮我交了钱!

    如果他没吹牛逼,这个年轻人,就是长春会当今的太子爷啊!

    看我脸色青红交接,反应很大,他起身拍了拍我,和善的笑着说:“咱们是同龄人,你不用拘谨,听说你和干爷关系不错,干爷也是看着我长大的,我小时候他还老叫我小石头,呵呵。”

    “今天请你来,没别的意思,就是希望你能继续保持木偶会高级库丁的身份,钱我会帮你按时交,只要你不说,此事,别人不会知道。”

    知道了这人身份,我坐下来后感觉到了一种压迫感。

    地位差太多了。

    我就是个小盗墓贼,而对方,可是长春会太子爷,是要什么有什么,没人敢惹的那种身份。

    深呼吸一口,我问他:“让我保持库丁身份,是对你们有什么好处?”

    这长相帅气的年轻人点头道:“从长远看,当然有好处。”

    “赵清晚那个老妖婆能量很大,我想对付她,你以后能帮上我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