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四章

    一位面目和善的教书先生带着身穿白衣的书童,两人来到石碑前。这位是新来的于先生,只见他伸手指向那座石碑,问道:“此碑何解?”

    书童顺着方向望去,沉默了一会开口说道:“墓指的是先人安眠之地,碑是他们曾留在这个世界的痕迹。这上面的人无一不是做出过贡献的人,所以我们不能忘记这里长眠着一群热爱这座城池的人。”

    于先生开口道:“但真实的世界里没有多少人会去记住他们的名字,我们生活在一个战乱的世界里,而死去的人却留下一块石头,与其说是去让我们来纪念到不如说是来为他们的旅程画上一个句号。”

    书童点了点头,问道:“先生,学生觉得今天这个地方很奇怪。”

    于先生说道:“哦?说说看。”

    书童说道:“今日清晨护城河出现了少有的异常,以及今早出现的道士,书士,还有不计其数的杀手,城主府与城墙的气符之类的。”

    于先生淡淡一笑,说道:“这没什么,只是有位不该来的人来了”

    书童发现树枝上有只小麻雀,蹦蹦跳跳时不时发出叽叽喳喳的叫声。

    于先生紧皱眉头,眼神凝重似乎在思考着什么事情。

    书童:“先生?”

    于先生摆了摆手道:“离开此地吧,一会遇到谁都别理会”

    “是,先生。”

    书童停下了脚步,眼神望向前方。

    只见不远处,一个背着木箱子的黑衣少年,头发颇长,身形健壮,他有大多数人都有的一双平凡的眼睛,但他却有大多数人少有的气质。

    三人擦肩而过,少年不小心撞了下于先生的肩头,少年连忙说了声“抱歉”,于先生则淡淡的回道“没关系”

    “先生,他是故意的吗?”书童问道。

    “不是。”于先生回道。

    episode(插曲)

    少年走在街道上,偶尔看到几户人家在门口贴几张气符,而在不远处有一个青衣少年,手里把玩着一块玉石,在阳光中显得格外好看。

    在他旁边有一把镶满玉石的蓝鞘长刀,前方,黑衣少年将

    (本章未完,请翻页)

    这人视做无物,笔直前行。

    “去死吧!”

    骤然间一名老者怒喝道,声如雷轰,双脚好似滑动,右手一拳轰向少年,力道惊人,几乎可以打倒一面石墙。

    少年一愣,歪过脑袋躲过了这惊人的一拳。

    拳风吹乱了少年的刘海。

    老者收回右手,左手互换握拳砸向少年。

    少年抬起双臂,双手交叉挡下这一拳。

    下一刻,少年滑出三五米远。

    少年轻轻的吐出一口气,左手伸向后背抓住那个大木箱子,随后重重的砸在地面上。

    少年望向老者,一字一句认真道:“我不管你是什么原由要袭击我,但你现在想打的话,赢,已经少了几分。”

    老者淡淡一笑,他之前就知道会有这个局面,所以,当然不可能只有他一人。

    街道一旁的屋顶上,站着一个高壮的年轻男子,腰间挂着一把长刀,周身有数道杀气环身,气中充盈着血腥味。

    眼神扫过少年时,男子开口说道:“很锋利的剑气。”

    少年反问道:“杀手?”

    “是的。”

    话音刚落,木箱子猛然炸裂开,一把名为小满的剑飞出落在少年手里。

    “去!”

    三柄长剑划过老者头顶,三剑穿过男子的身躯,一剑过头颅,随后三柄长剑插入男子身后的地面还带一丝血迹。

    老者呆若木鸡。

    他发现那位少年并不会御剑,仅仅是在木箱炸开的同时将那三把剑拍向那个杀手。

    少年剑指向老者,说道:“我已经确定你杀不了我。”

    老者笑道:“要是那位杀手事先知晓你的手段,以他的体魄绝不会被你所伤,更何况我比他年长,娃娃你如何认为我杀不了你?”

    少年伸手握住背后的芒种:“要不要我来确认一下,有没有那个能力”

    说完,少年双剑在地面上擦出一道道火花。

    就在这时一直坐在旁边的青衣少年猛然拔出身旁的长刀,快速来到少年面前。

    少年一愣,双剑交叉挡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自己与对方的中间,街道上出现一股血色杀气,青衣先发制人一刀砸在双剑之上,少年手背竟然被划出一道伤口,青衣双脚踏碎石砖,双手握刀向前推去,推的少年向后直退。一旁的老者快速向前伸出一掌,向少年的额头拍去,只见一剑挡在掌前,少年双手握剑同时挡住青衣与老者。

    老者刚想加重力道,少年猛然用力将两人击退数步,而少年也借机起身身形快速移动,消失在街道上。

    青衣从少年逃离的大致方向望去,自语道:“追不上。”

    老者笑道:“剑山之法是我们这种杂修所能匹敌。的?”

    ……

    有位中年男子出现在街道,来到三把剑插入的地方,站在杀手倒地的附近,蹲下来扯开杀手的袖口,上面刻着一个奇怪的符号。

    中年男子一挥手三把剑紧紧插入石砖,山上人可不能死于此。

    ……

    红衣问道:“他死了?”

    青衣摇了摇头说道:“死不了,但伤肯定很重。”

    红衣犹豫了一会,说道:“你怎么看出来的,他当时可是挡下了你们两人。”

    “因为他太年轻了。”

    episode(插曲)

    泰安街

    中年男子来到一家院门口,用手敲了敲木门,开口道:“梁槿在吗?”

    院门很快打开露出来一条缝,里面的人悄悄的看着外面,很快里面传出惊讶一声:“城主!”

    中年男子被请入其中之后看着这破败的房子,骨瘦如柴的梁槿仿佛下一刻便要死去。梁槿从头到尾都没说什么,不是没有话而是不敢,比如那些为何到此,又有何事之类的。

    中年男子直言道:“梁槿我要你救一个人。”

    梁槿点了点头,“嗯。”

    “你不问什么?”

    梁槿犹豫了会,说道:“城主大人要我做什么,我就做。”

    中年男子笑了笑,说道:“那我提前说下,那个人他会自己送上门,还有就是这是一桩机缘,救下之后剑仙都欠咱们鸿运一个人情。”

    “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