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两千一百三十章 别害羞嘛!

    一秒记住,精彩小说免费阅读!

    杀!

    漆黑的夜晚,并不平静,喊杀声震天。

    俯瞰天地,黑压压的人影,在熊熊火把的照耀下,策马奔腾,拼力冲杀,乃八王诸侯的军队,士气高昂,一路所向披靡,攻下了燕王一座又一座城池,甚至于,有些城池,就是一座空城,一个驻军都没有,轻而易举便拿下。

    燕王率兵,节节抵抗,却一路溃败,本欲收缩兵力据守城池,奈何,连脚跟都未稳住,敌军便杀来了。

    八王联军攻势太猛,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机会,自北狼城破,前后不过一月,便打到了燕地都城,八十万大军,将城池围的水泄不通。

    城外远方,阴山老道静静伫立,静静遥望,似能隔着黑暗,望见城中大殿的一幕:燕王穿着龙袍,披头散发,如疯狗一般在咆哮,求援的命令,下了一道又一道,可他的那些……还手握重兵的部将,却不见一人来救,真正的四面楚歌,众叛亲离。

    而他,也已是瓮中之鳖,都城被破,也仅时间问题,迎接他的,将是死亡,他会落得如此下场,很好的诠释了一个古老早有的真理:一着不慎,满盘皆输。

    大势已去了!

    阴山老道自那方收了目光,默默转身,天下势力最大的诸侯,边防堪称固若金汤,却在一月间,分崩离析,并非士兵不战,是燕王,早已失了民心,父辈们打下的基业,一朝荡尽。

    “阴老,何去何从。”身侧,鬼无常小声道,身为燕王账下的侍卫,大军杀来时,也未守在燕王身边,与阴山道一样,在都城被围的前几个时辰,提前逃了出来,好歹也是武林排行第十的高手,前途不可限量,可不能因此丢了命。

    “去诛仙镇。”阴山老道淡淡一声。

    “还……还去?”鬼无常愕然,那夜他也在场,亲眼见证了阴山老道被打劫,又要故地重游,看着不窝火儿吗?

    “老夫定要探一探那古墓,是否真如传闻所言,比恶魔更凶厉。”阴山老道说着,翻身上了战马。

    眼见阴山离去,鬼无常皱眉片刻,并未跟上,去了他方。

    燕王大势已去,天下势力即将重组,身为燕王曾经的侍卫,多半会被通缉,他得找个山旮旯,躲上一些时日。

    清晨,阳光和煦,诛仙镇迎来新的一日。

    比起外界的混乱,这里倒一片祥和,只因地处偏远,名不见经传,又没啥油水,这才未被战火波及。

    叶辰出了小园,时隔一月之久,又拎着行头,跑来算命卜卦。

    亦如既往,杨阁老在等待,并非他一人,还有侠岚。

    见叶辰到来,老杨麻溜的上前,“我来我来。”

    “越发懂事了。”叶辰倒也乐得清闲,这老头儿,自接回了侠岚,每日都容光焕发,看起来,还年轻不少,再瞧侠岚,亦是春光满面,绝美的脸颊上,还残存着**之色,一瞧便知,这老两口儿,昨夜必定没闲着,画面很**。

    “今日,算点啥。”叶辰慵懒的坐下了,还揣起了手。

    “算算她,何时生娃,男娃还是女娃。”杨阁老嘿嘿一笑,还有点兴奋,惹得侠岚一阵脸红,上前踢了他一脚。

    “别害羞嘛!”杨阁老死皮赖脸的,把将要转身走的侠岚,又给拽了回来,两人一左一右并排,坐在了桌前。

    叶辰没说话,两只眼睛,一只盯着杨阁老,一只看着侠岚,都不用手掐算的,所谓的卦象,皆在眼中,身负周天演化,他若想算,一眼便可看出,就是这么尿性。

    对于老杨,他仅看了三五秒,对侠岚,看的却破旧,都无需把脉,便知侠岚已有身孕,老杨这般敬业,不怀上娃娃才怪,一个娇小生命,已开始孕育。

    然,看着看着,他的眉头,不由皱了。

    见之,杨阁老和侠岚对视一眼,又都望向叶辰,你这皱眉头,是几个意思。

    “天煞孤星。”叶辰心中轻喃,天地良心,他从未算过二人的下一代,这一算,却是一个伴随厄难的卦象,侠岚腹中的生命,会是个女娃娃,奈何天煞之命,孤星之运,会克亲人、克父母,乃这人世间……最糟糕的一种命格。

    “怎会如此。”叶辰眉头又皱一分,袖中手指掐动,生怕算错了,可再算一次,还是一样的结果,杨阁老和侠岚的孩子,的的确确是天煞孤星,先天便载着不祥。

    这就有点尴尬了,杨阁老和侠岚,两情相悦,好不容易结成一段美好姻缘,若被孩子克,那才是最悲伤的。

    “小友?”见叶辰不说话,杨阁老挥手,在其面前挥了挥。

    “嗯,很好。”叶辰神色回复正常,意味深长的。

    “这就……完了?”杨阁老扯了嘴角,最起码,跟俺们说说是男是女啊!你这又唉声又叹息的,这不吓唬人嘛!

    “天机……不可泄露。”叶辰捋了捋胡须。

    “俺们真是闲的,大清早跑这听你扯淡。”杨阁老气急败坏,骂骂咧咧的,拉起侠岚走了,叶辰不靠谱时,看的人着实手痒痒,若再不走,他会忍不住掀桌子的。

    两人刚走,叶辰的眉头,便又皱了起来。

    天煞孤星,几万年都不见得能出一个,咋就被他俩赶上了,还是一对凡人,他这万般的撮合,终是百密一疏。

    这个坏消息,他是真不忍告知他俩,那好歹是一条鲜活的生命,难不成,要扼杀在摇篮中?真若日此,杨阁老和侠岚的一生,都将背负着愧疚。

    但若不告知,天煞出生之际,必是侠岚命丧之时,这个打击,于杨阁老来说,将是毁灭性的。

    “无视本神,后果很严重。”叶辰思索时,有邪魅的女音响起,想的太入迷,以至有人到来,竟都不觉。

    再看他对面坐着的,还是个大美女,其美貌,绝对是祸国殃民级的,看着有点邪魅,一脸笑吟吟的,可不正是邪魔吗?

    叶辰心里猛地一咯噔,每逢此时,他脑中,都会冒出一个念头:跑。

    “哪去。”邪魔伸手,又给其拎了回来。

    这下,叶辰老实了,如一只温顺的小绵羊,安安稳稳的坐着,动也不敢动,生怕惹了这娘们儿,再给他打个半身不遂,回回来,回回都揍他,一次比一次狠,她不是邪,她是真有病啊!一生从未干过正常事,果是不假。

    “我这般吓人吗?见我就跑。”邪魔笑看叶辰。

    “我以为,你又要打我。”叶辰呵呵干笑,浑身汗毛倒竖,被邪魔盯着,浑身都凉飕飕的,不是吹,邪魔揍他,都毫无前兆的,而且下手贼重,丝毫不把他当人看,都朝死了打。

    他这一句话,把邪魔逗笑了,这是被打怕了啊!能把一尊荒古圣体打怕,纵观诸天史,她还是第一个,仅想想就自豪。

    “先前鬼山那场雷雨,是你召来的吧!”叶辰忙慌转换话题,试探性的看着邪魔。

    “不然,以你的道行,斗得过天魔?”

    “我就说嘛!咋会那么巧。”叶辰干笑,更加确定,人王嘱咐邪魔把他带来这,必有深意,哪能轻易让他死了,有邪魔暗中保护,那还怕个鸟,啥个妖魔鬼怪,都扛不住她一巴掌。

    对面的邪魔,也免不了唏嘘,那场雷雨,的确是她召来的,算是给了叶辰一个机会,她很想看看,这个入凡的荒古圣体,究竟有多少潜能。

    结果,还是让她很震惊的,凡人灭了半仙,半仙斩了仙人,叶辰的确够妖孽,早已超越同时期的大帝,荒古圣体一脉,也自始至终,都并未辱没万世的威名。

    “大神,方不方便……给我一块源晶。”叶辰笑着搓了搓手,“或者,你去把秦雄救活,他仅剩一口气。”

    “源晶没有,秦雄又是哪个,没听过,不救。”

    “他乃大楚转世人。”

    “那又如何,不救就是不救。”邪魔耸了耸肩,一句话给叶辰气的,差点跳起来骂娘,你姥姥的,你是跑来给老子添堵的吧!

    他这大脸黑如焦炭,可邪魔,就笑的很开心了,不知为啥,逢是见叶辰如此,就莫名的舒爽,没错,她就是来添堵的,隔三差五来一回,不给叶辰气的肝儿疼胃疼,她就不叫邪魔了。

    叶辰终是没发飙,又恢复笑呵呵的姿态,“那你,可听过天煞孤星。”

    “想问什么。”邪魔随意道。

    “有没有一种可能,改掉天煞孤星的命格。”

    “不能,这等逆天事,莫说人王,纵人皇在世,一样做不到。”邪魔想都未想,便给了答案,而且其口吻,颇是肯定,悠悠道,“天煞出,生母死,此乃万古不变之法则,天煞孤星的一生,注定厄难伴随,到死方休,至于你……。”

    说到这,邪魔瞥了一眼叶辰,继续道,“前生,你亦属半个天煞孤星命,非命格作祟,只因,你惹了上苍,天谴使然。”

    “这个,我懂。”叶辰深吸了一口气。

    “好端端的问天煞孤星,难不成,这片土地上,真有此命格?”

    “有。”

    “男的女的。”

    “女娃。”

    “那你真是捡到宝了。”邪魔唏嘘一声。

    “啥意思。”叶辰有点蒙。

    “天煞孤星和天谴之体,你不觉……很般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