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77章 居然敢跟咱们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

    后来丁红强只能找到石油部的领导,让领导去跟张广茂谈。张广茂依然油盐不进,甚至还一怒之下把领导给臭骂了一通。

    他当时说了这样一句话:“想让我把专利交给哈里伯顿,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算你们把我给撸掉,我也坚决不答应!”

    这其实是一句气话,但是当莫斯听闻之后,他却误以为张广茂是因为对自己的怨念太深,所以才死扛到底的。

    正因为如此,莫斯才会表现得这么低调,他担心自己要是高姿态的话会再次激怒张广茂,如果张广茂继续死扛着不松口,他制定的计划就没办法完成,后续的连锁反应会让他失去现有的职位,对于莫斯来说,这是他不愿看到的结果。

    牛小强见莫斯有点忐忑,不由颇觉纳闷,他刚准备探探莫斯的口风,张广茂就现身了。

    “哟,这不是老丁吗?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没想到还真的是你啊。”

    张广茂站在招待所二楼的阳台上,一副惊讶的表情。

    丁红强早就跟张广茂打过很多次交道了,他知道张广茂是个很难对付的人,但江北油田是双驴头采油机的联合研发者之一,因此再怎么难以对付,他也不得不硬着头皮上了。

    只见他露出惊喜之色:“老张,你怎么也跑到这儿来了啊?这还真是巧,我原本还打算抽个空去给你拜年的,既然在凹山遇上,等会儿咱们可一定要好好叙叙旧。”

    丁红强的态度十分热情,跟对待方东平的时候完全不同。除了他故意讨好张广茂之外,也因为张广茂是江北油田的一把手,级别跟他相同,同样都是副部级。

    虽然级别相同,但张广茂这个副部级的含金量明显要高比他高得多。江北油田是国内排名第三的油田,每年为国家挣回了数亿美元的外汇,这一点是津南石化机总厂无论如何也比不了的。

    如今是经济挂帅的年代,更会挣钱的企业自然更加受到上头的重视。因此江北油田的一把手跟津南石化机总厂的一把手虽然级别相同,但在部委领导的眼中,分量是完全不一样的。

    张广茂冲着丁红强挥了挥手:“老丁你等我一下,我这就下来。”

    丁红强赶忙点头,站在招待所的门口静等起来。

    片刻之后,张广茂笑哈哈的走了出来。他很热情的握住了丁红强的右手,使劲的摇晃着:“老丁,你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你聊聊呢,走,去我的房间坐坐吧。”

    张广茂热情的态度让丁红强有种受宠若惊的感觉,两人上次见面的时候张广茂还对他很有意见,差点没骂娘,临别的时候连个招呼都不打。

    此刻在凹山相遇,张广茂的态度忽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这让丁红强在惊喜之余有点摸不着头脑。

    他带着满心疑惑被张广茂拉着上了二楼,张光茂也不去管其他人,直接把房门给反锁住。

    丁红强惊疑不定道:“老张,你这是……?”

    张广茂收起了爽朗的笑容,苦哈哈的叹了口气:“老丁,你应该也是来找方厂长洽谈双驴头采油机的事情的吧?”

    丁红强从这句话中听出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他试探着问道:“老张,难不成你改变了原来的态度,这次来凹山是想说服亚洲机械厂把技术交出来?”

    张广茂苦笑一声,显得很是无奈:“被你给猜中了,上次我跟部里的领导闹得很不愉快,回去后我逐渐冷静下来,觉得自己当时有些冲动,大家都是为了工作,即便意见上出现分歧,我也不能拍桌子啊,后来我反复思量,觉得你们提出的建议对于咱们国家的石油产业的发展很有帮助,刚好我闺女前几天回国探亲,于是我决定在接闺女的时候顺路过来跟方厂长谈一谈,看看能不能让他支持一下。”

    丁红强听到这里自以为明了,他心中暗自冷笑:张广茂啊张广茂,你的脸皮可真厚啊,明明是承受不住部委领导的强大压力才改变态度的,可现在却用这么冠冕堂皇的话来进行粉饰,我原本还以为你真的是个很正直的人呢,现在看来是我看错你了。

    张广茂在石油体系中的口碑一向都比较正面,从来都没有动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得过任何好处,这也是他敢于跟部委领导拍桌子的原因之一。

    一般对于自己要求很严格的人,都很硬气,因为他们有硬气的资本。即便他们得罪了人,别人也只能就事论事,没办法从其他方面搞小动作。

    丁红强面露好奇之色:“你跟那位方厂长谈得怎么样了?”

    张广茂苦着脸道:“总体来说还算是比较顺利吧。”

    丁红强越发的感到好奇:“既然还算顺利,你为啥总是苦着个脸啊?”

    张广茂掏出自己的笔记本,打开递给丁红强:“这是我跟丁红强谈判的结果,你看看就明白了。”

    丁红强低头一看,只见上面写着一些很零碎的内容,比如说第一排写着“两年时间”,第二排写着“一千万美元”。这样的内容看得丁红强一头雾水,他抬起头问道:“老张,这写的是啥意思啊?”

    张广茂解释道:“这是方厂长提出的条件,他同意把双驴头采油机的技术贡献出来,但也不是没有要求的,比如说这里写着的两年时间,是他规定的授权时限,下面写着的一千万美元是他向咱们索取的专利费用。”

    丁红强听得目瞪口呆,一副不敢置信的模样。愣了好一会儿他才回过神来,只见他把笔记本猛地拍在茶几上,怒骂道:“这个方厂长未免也太不像话了!居然敢跟咱们提出这么过分的要求!如果按照他的意思来,岂不相当于咱们花费了一千万美元只购买到了双驴头采油机专利技术的两年使用权?”

    张广茂心中冷哼一声:你这个抢人家东西的强盗居然还好意思表现得这么气愤?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受委屈的一方呢,我呸,这也太他妈恶心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