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9、初级动物之友

    日头西落,迎着光线的男人们皆脸色极差,臭不可闻,待发现沈洛禾已归时,苏唯立刻展露了笑颜。然而,这个笑很短暂,尤其是在看到藤蔓架上那只轻松自在的金丝猴之后。

    “这猴子着实可恶!”苏唯恨恨道,一天两个澡,皮都洗秃噜了。

    他头发披在肩头,打湿了脖颈处的布料,小脸被热气熏得粉红,娇嫩的更像个小姑娘了。

    沈洛禾瞥着那只依旧嚣张的来回蹦跶的金丝猴,询问,“怎么了?”

    小少年一撇嘴,委屈巴巴的诉苦,“它往我们身上丢排泄物!”说完,他难以控制的发出一声干呕。

    沈洛禾又看向俞况,高个子男人脸黑如墨,“它很奇怪,我几乎无法洞悉它的气息。”

    所以是被偷袭了。

    沈洛禾不了解俞况的武力值到底有多高,只当他是一时不察。

    仿若知道两脚兽在谈论自己,金丝猴终于安静下来,歪头望着沈洛禾,似乎是在审时度势,眼神比寻常猴子更加通灵机敏。

    在绿洲转悠了一下午,都没看到一只动物的沈洛禾多了几分好奇,有老宅管家看守,该是非请勿入的,难道是因为没有关闭通道门?

    【通道打开,意味着屋主默认邀请前来求助的客人进入。】

    前来求助的?

    沈洛禾仰头看去,金丝猴外表干净,并不见受伤的痕迹。她冲它招招手,顿时那猴子乖巧的蹦了下来,后腿站直一颠一颠的跑向了她。

    大猫冲着擦肩而过的金丝猴咆哮两声,却被对方无视了,这种轻蔑的态度,惹得大猫越发的气恼,可它毕竟不是理智全无的兽类,总归顾忌着屋主的威严,气哼哼的坐在藤蔓架下方生着闷气。

    苏唯和俞况心情颇为复杂,一物降一物,只是为什么最后受伤的总是他们……

    金丝猴在沈洛禾面前站定,伸出细弱的小爪子示好的拉了拉她脏兮兮的裤脚,圆溜溜的大眼睛迫切的仰望着她,吱吱吱的一通乱叫。

    弹幕翻译:冷,冷,好冷!

    冷?

    沈洛禾不太明白,但依然洗干净手,从储物室里找出一条旧棉被放到它面前。

    金丝猴很聪明,垂眸观察片刻,随后拽住两角系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见此,沈洛禾忽然有种看到孙大圣的既视感,出于对寒暑假必看剧目的尊重,她立刻对这只不请自来猴有了一些亲切之意。

    金丝猴起身感受了下,马上开心的原地蹦跶起来,别看棉被拖沓沉重,却不能绊住它过分活跃的脚步,甩尾甩的有模有样。

    沈洛禾借机摸了摸它头顶细软稀疏的毛发,而一旁的大猫则不服气的呼噜了好几声。

    金丝猴没有长留,它龇牙咧嘴的拔了几根腿毛送给了沈洛禾,随之快速的窜出了铁门,猞猁紧跟其后,飞一般的扑了过去。

    一猫一猴的争夺战正式开始。

    沈洛禾追到门口时,只能看到两道庞大的身影在林间穿梭,还不时伴有令人惶恐的咆哮,渐行渐远。其中领先的那个相对矮小灵活,棉被随风飘飘,竟然有几分放荡不羁的潇洒……

    好歹这一下午不算白忙,几根腿毛具有特殊功效——合成护具会产生隐蔽气息的附加作用,而金丝猴也不叫金丝猴,而是隐金刚。

    不止如此,她还收获了一个‘初级动物之友’的称号,老宅管家说明,拥有此称号,会提高百分之十的动物亲和力。

    门外寒风凛冽,没有了白天的燥热,像是瞬间从热带到了南极,想起隐金刚稀疏的金色毛发,沈洛禾不免升起了些许同情,没想到异界猴也有早秃的烦恼。

    一夜好眠,失去了大猫牌坐骑的便利,沈洛禾特意起了大早,简单吃了一碗浓粥一个鸡蛋后,便骑着自行车出门了。

    当然,她所去的地方严苛遵守五公里的界限,既然绿洲有隐金刚,也许还会有其它危险物种,只是上次借着大猞猁狐假虎威了一把,所以才完全避开了发生冲突的可能。就算增加了百分之十的动物亲和力,万一她原本的动物好感度是负一百呢,百分之十根本代表不了什么。

    设定的安全范围有限,沈洛禾仍然没能找到值得带回来的物资,野草、野花或许拥有一定的药效,但这些特质并不突出,可以说和她本源世界的花草除了个头外没有太大区别。

    一上午的时光白费了,沈洛禾身心疲惫的回到老宅,一咬牙,最终把那九百多的存款花了出去,先从初中同学的公众号上订了一株保活的大唐宫粉(兰花品种),整五百元,又从拼夕夕订了两百块四株的便宜种苗。

    剩下的两百,其中一百是加急快递的钱,某丰的今天下单明天必达,另一百是出门的应急资金。

    苏唯和俞况被异界动物折腾怕了,跟沈洛禾申请了一下,一直躲在医馆看电视剧,自从见识了pad的魅力,两人连饭都不好好吃了。

    沈洛禾同情他们的遭遇,特意找出了老版的三国给他们看,即便成了宅男,也要做个有谋略的宅男。

    中午,三人一起嗦碗面一起刷电视剧,苏唯打破了食不言寝不语的习惯,喋喋不休的开始和她探讨起剧情。

    “他们为何不习武?若是习武,至少水战时,不会底盘不稳,频出昏招连吃败仗。”

    “你们世界人人习武吗?”沈洛禾反问。

    苏唯沉思,片刻摇头,“习武看天赋看家世还看机缘,但武者相对还是多一些的。”

    “那这些武者可以做到国家有难全力支援吗?”

    苏唯又是一顿,随之默默看向俞况。

    坐姿笔直的俞况用纸巾揩去嘴角的酱汁,“不可能,各门各派哪国的弟子都有,素来互不相帮、互不相伤。”

    “所以喽!”沈洛禾相信在她的本源世界也曾有过不错的武学,只是遵从一些旧俗,很多传承中断,甚至没能在历史中留下任何的笔墨痕迹,因为能够被后人熟知的,往往都与国家大义相关。

    苏唯沉默良久,似是无奈似是无言,埋头猛地往嘴里塞了两口面,活像一个称职的干饭人。

    反倒是俞况被打开了话题,他对三国名将所用的兵器十分的感兴趣,沈洛禾现学现卖,把网上查到的,照本宣科的念给他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