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9、猎杀者8

    救治十几个少年的钱,是沈洛禾亲自从东方不败的钱袋里掏出来的,她做人不会偏颇,既然平一指是帮凶,那么他的钱也不能放过。

    两人轻装简行,没有带多少银两,可东方不败是教主,身上少不了银票,相比下平一指是真穷,一叠银票里,唯有两张五十两的是他倾情贡献。

    在东方不败和平一指僵笑中,沈洛禾甩了甩厚厚一叠充满了金钱味道的纸,不满道:“给你们的人瞧病,还要自己去兑换现银,没事别给人添麻烦,看病就来看病,搞那么多花花肠子干嘛?”

    东方不败气的脸扭曲一下,他添什么麻烦了,刚见面一句话都没多说,就被粗暴的控制了行动力。他是有借由平一指的医术跟她打擂台,进一步观望的想法,但不是没达成吗?!人都被救了,足以说明她的实力,只不过的东方不败显然没料到,除了医术外,她还有让他吃瘪的能力。

    【打脸完成率80%】

    眼瞅着白白嫩嫩的东方教主,脸色一阵青一阵黑,憋到快吐血,沈洛禾满意一笑。

    这位教主的气性真大!

    她拍了拍瘦高男人的肩膀,直接将两人驱逐到餐馆门口继续站岗,并设定下时限。

    守夜有助于让情绪冷静下来,换句话说,这么能折腾,肯定是闲的,累一累就好了!

    没有东方不败发话,日月神教的人哪里敢自作主张。白天时不确定,如今到了晚上,隐藏在餐馆周围的人终于察觉出不对劲来,走三步退两步的从隐藏的地方冒了出来。

    他们心情十分纠结,救吧!看见过大boss的丑态,没谱会被杀人灭口。不救吧……那就真的是直接被杀人灭口了。

    综合考量,几人扯了黑布护住脸,走到东方不败身旁,出手迅速的背起人就要跑。

    平一指那边他们也没有放弃,毕竟是神医,谁敢得罪!

    然而,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背负着教主,脚步刚刚迈出,身体就僵在了原地。

    第二天清晨一早,前来打包的边城人,意外的发现了餐馆门口牌楼前的奇景。

    妈耶,几个大男人当众抱在一起,呸,不要脸!

    因为身体失控的太快,东方不败腿拖在地面,半个身和属下紧紧相连。而平一指本该由两人抬着,但身躯僵直,那两人一人搂着头,一人抱着小腿,就让平一指虚浮着身体,控了整整一宿。

    直到用餐的客人上门,对他们发出啧啧的嫌弃之声,这种折磨方才结束。

    即使东方不败武功高强,可僵着身体罚站一天一夜的经历不是谁能随便消受的,否则他也不会大失仪态的一屁股软倒在地。更不用说武功一般的平一指,整个人落地时都麻了,麻到怀疑人生。

    这时沈洛禾已经在中世纪,自然不会管他们的想法。

    趁着中世纪的天微亮,她开着小黄车直接去了朱蒂提到过的珍妮家。珍妮家中静悄悄的,门窗紧闭,凑近去闻,能隐隐从门窗缝隙中闻到一股腐臭味道。

    “你被抓到现在有多少天了?”沈洛禾轻声问一旁的朱蒂。

    朱蒂一颤,从自己居然坐在了‘金钢巨兽’的肚腹里,这一事实震惊中苏醒了过来。听到沈洛禾的话,她掰着手指头,顺道复习自己刚学会的数字计算。

    “五天了!”她被抓、受刑、画押,到站在绞刑架上,不过短短三日,于她却每分每秒煎熬如年。

    沈洛禾啧了一声,给朱蒂一副一次性外科口罩,让她学着自己戴在嘴巴上,然后试探性的推了推门。

    门是浮掩着的,吱呜一声,露出门内漆黑一片的世界,只偶尔听到的一两声脆弱的咳嗽声便从中而来。

    她将强光手电筒打开,递给朱蒂,朱蒂立刻利落的接过,替她将伸手不见五指的房间照的通亮。

    珍妮的家是四间小屋子,放着一张餐桌的客厅没有人,另外三个房间分别躺着珍妮的爷爷、珍妮的父母,珍妮和她的两个弟弟妹妹。

    “这是一网打尽呀!”沈洛禾忍不住扶额,明知道大女儿病了,还让小儿子和小女儿跟她同一间房,防范意识太差了,更不用说这一家人的卫生状况堪忧,灯光照耀下,可以明确看到桌上空碗有老鼠时不时掠过的身影。

    包括紧闭门窗的行为,如今看来,更像是害怕被人家发现珍妮患了死亡率高达百分百的黑死病,所以才有的举动。

    只是他们没有想到,隐瞒带来的却是死亡的预警。

    其实并不难理解,一旦被小镇居民察觉到家中有黑死病人,他们一家子都会被赶出小镇。

    若是如此,前路会愈加艰难,光是穷就能拖死一个成年壮劳力。

    沈洛禾查看一番,一家子整整齐齐,好一些的正在发高烧,不好的则已经凉透了。

    凉透的她一概不想管,只让朱蒂搭把手,把珍妮那已经开始不停倒气的弟弟妹妹先放到移动病床。

    别看是珍妮传染的家人,这姑娘许是身体素质最好的缘故,愣是扛到了第五天,一般人,二十四小时内就有可能痛苦的离世。更不用说,撑了五天。

    单看救生的意志也挺让沈洛禾惊讶。

    是不是中世纪的女孩都有一股子韧性?朱蒂如此、珍妮也如此。

    此时躺在床上的少女皮肤上带有大小不一的瘀斑,嘴角残留着血迹,看她状态,似乎已经很久没有得到细致的照顾了。

    如今拥有褐色瞳眸红色头发的枯瘦女孩强撑着眼皮,望着沈洛禾这位不请自来的女士,最后用残存的一点儿力气,眼珠一动,看了看外面的餐桌。

    朱蒂深沉的开口,“仙子,她是想吃东西?”

    “应该是。”沈洛禾可没有和珍妮培养出什么默契,完全是通过她的眼神瞎猜的。

    朱蒂抿抿唇,从珍妮家狼藉的餐桌上勉强翻找出几颗野果,刚想递给珍妮,却见沈洛禾手一翻,翻出一盒豆奶,随后示意朱蒂去帮珍妮喝下去。

    沈洛禾并非乱好心,她要知道珍妮一家子在珍妮生病前后又接触了哪些人,看看是不是能从源头根绝隐患。

    黑死病之所以可怕,是它的高传播率和死亡率,即便最后消声灭迹也并非是制作出了良药,而是据说依靠的是人类自身的免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