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百三十九章 七层根本不存在【5000求月票】

    小虎吞过很多鬼,它肚子里的伥鬼现在得有好几只,有价值的伥鬼林默还舍不得用,就找了一个无名无姓的伥鬼出来打头阵。

    此刻模样恐怖的伥鬼毫不畏惧的顺着台阶向上走。

    林默则是跟在后面。

    楼梯数量并不多,就算是慢慢走,不到一分钟也能上去。

    上一次林默走得急,所以也没特别在意,这次放慢速度才发现,七层很特殊。

    特殊的地方在于,上面一片漆黑,除了楼梯口那一小片地面外,更远的地方完全看不到。之前林默还以为这地方本来就光线暗,这一次仔细观察才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伥鬼不知道什么叫做怕,义无反顾的走上去。

    就在伥鬼踏上七层的那一瞬间,异变发生了。。

    嗖一下!

    它消失了。

    林默愣了愣,揉了揉眼睛。

    真消失了。

    林默想了想没有继续上去,而是退了回来。

    他记得之前自己在踏入七层的一瞬间受到攻击后,气球爆开,然后就重新回到了六层楼梯口。

    莫非那个伥鬼也被传送回去了?

    下去一看,并没有。

    空空荡荡。

    小虎蹲在一旁,看着林默下来,瞪着虎眼不明所以。

    林默让小虎留在这里,就是让它帮忙盯着。

    “小虎,刚才你看到什么了?”林默下去之后问了一句,小虎摇头,表示啥也没看到。

    “那个伥鬼呢?”林默又问。

    这次小虎做了一个翻白眼的表情。

    那意思就是死了。

    死了?

    也对。

    那個伥鬼实力很一般,能击破红气球的攻击,要击杀那个伥鬼并不是难事。

    问题是,没看到尸体啊。

    刚才伥鬼上到七层的瞬间就消失了。

    林默甚至根本没看到是什么东西袭击了它。

    和自己头一次上去的时候一样。

    “又是这种难以察觉的诡异攻击,最烦的就是这个了。”林默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小虎:“再吐一个!”

    小虎没法子,只能是呕了一下,又吐出一只伥鬼。

    林默决定,这次无论如何也得看出个端倪出来,不然会卡在这里,上不去。

    所以他自己不光是睁开鬼眼仔细看, 还把小雨也给叫出来。

    “两个人, 五只眼, 我就不信看不出来问题。”

    还是伥鬼打头阵,林默和小雨跟在后面仔细看。

    和上次一样。

    伥鬼刚上到七层,一瞬间就消失了。

    林默睁着三只眼睛, 扭头看了一眼小雨。

    “小雨,你看清了么?”

    旁边小雨摇头。

    “走, 下去再让小虎吐一个。”

    林默蹬蹬蹬蹬跑下楼梯, 把要求和小虎说了说。

    小虎没法子, 只能是又吐了一个。

    看得出来,这吐伥鬼的过程也不太舒服, 林默也理解,吃进去的东西再吐出来,肯定会有反应。

    “辛苦了!”

    林默拍了拍小虎的脑袋。

    拉着这第三个伥鬼就跑上去。

    “这次得看清楚。”林默把眼睛睁大, 仔细盯着七层的楼梯, 就看着这第三个伥鬼走上去。

    然后唰一下。

    没了!

    林默倒吸口凉气。

    他又看了看小雨, 小雨也是歪着头, 一脸的奇怪,估摸也想不通。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

    林默怒气冲冲的跑下去, 又跑上来。

    连续几次。

    林默还好,跑上跑下的也不是特别累,但小虎脸都吐的青了, 后来下去的时候,这货在那边正吐酸水呢。

    样子分外的可怜和委屈。

    小虎用虎爪哗啦了一下, 给林默传达了一下目前的情况。

    它的伥鬼,除了几个比较有用的之外, 其他的都吐光了。

    几个有用的伥鬼,就是之前吞下的刘生, 还有那几个鬼噬,再多,真没有了。

    林默也清楚,剩下的几个伥鬼还有用,而且都有一定的智慧,没必要再进行试验了。

    况且就算是再这么进行下去也没用。

    看不出来,就是看不出来, 再来几遍也是一样。

    林默这个时候坐在楼梯上陷入沉思。

    上楼的路就这么一条,所以不存在走错路的问题。

    而且按照老孙头的说法,那个女人,也就是‘刘佳’, 每天都要从这里上去。

    刘佳能上,自己就不能上?

    除非是这鬼阁有面部识别,有权限设置,否则根本说不通。

    “等一下!”

    林默这会儿想到了一个关键。

    之前上去的伥鬼都消失了,连个渣子都没剩下。

    而自己头一次上去的时候,靠着气球挡住一次袭击,然后被传送到六层楼梯口。

    这里面有一个认知问题。

    伥鬼是真的消失了,还是说,已经上去了。

    小虎说伥鬼都死了,这个应该不假,但尸体呢?

    不可能真的凭空消失。

    而且小虎也说,它现在还能感应到伥鬼的尸体,只不过不在这一层罢了。

    “所以,还得自己再试一试才行,光靠伥鬼, 没用。”林默得出结论。

    要么,他就此放弃敲钟,从原路返回。

    要么, 迎难而上, 亲自再试一次。

    思谋衡量了一番, 林默决定试试。

    主要是他知道,这楼梯肯定是能上去,不然九层敲钟这件事岂不是从一开始就是个玩笑?

    先把吐的脸发青的小虎收回来,林默让小雨也回到铅笔里。

    小雨似乎知道林默要做什么,她摇了摇头,身形一晃,一下子冲进林默的怀里。林默这会儿就感觉一个冰凉但很柔软的身体和自己来了个肌肤相亲。

    小雨和林默来了个身体重合,她并没有消失,也没有完全显露出来,而是互相重叠。

    这种模式林默还是头一次体会。

    还别说,感觉不错。

    很清凉,而且柔软。

    小雨的打算林默也知道,这是想要和自己一起承受那种诡异攻击。

    就像是穿上铠甲上战场一样。

    不穿铠甲和穿铠甲,死亡率当然是不一样的。

    做好这一切准备,林默开始上楼梯。

    一阶一阶。

    在上到最上门,只差一步就要进入七层的地方,林默深吸了口气,将钢铁诅咒激活。

    一下子,他身上的皮肤大都变成了铸铁一样的黑色。

    随后一步踏出。

    上到七层。

    诡异的事情出现了。

    林默在这一瞬间感受到了巨大的压迫力。

    就像是突然将一辆车放在了他的身上。

    这种压迫力让林默现在迈出一步都困难。

    几乎是同时,林默看到了周围有很多鬼,它们从周围的黑暗中伸出手来,露出狰狞的面孔,满脸恶意,伸手抓向林默。

    似乎想要将林默拖到黑暗里,和它们一起承受这里无边无际的痛苦。

    林默在这一刻也是头痛欲裂,身体周围压力倍增,还被众多恶鬼拉扯。

    放在之前,他可能会被拖进黑暗。

    但是这会儿,他本身实力已经达到了一定的标准,更何况,现在还有小雨和他合为一体,在抵抗力上,林默明显更强一筹。

    结果就是,这一步林默迈出去了。

    就像是一下子走出了一个恐怖的世界。

    等到林默这一步踏在地上,一瞬间,所有的压迫力,拉扯,恶鬼的嘶吼和低语,恐怖的疼痛感,全部消失。

    就像是从没有出现过。

    林默眼前光影一闪,他进入了正常的楼层。

    四下看看。

    身后的楼道下面,一片漆黑,他就是从下面上来的。

    而这一层,林默看到了前面一个木梁上,写着一个‘八’字。

    林默愣住了。

    这上面是楼层,之前林默见过,但他明明是从六层向上,这会儿上来的应该是七层才对,怎么会是八层?

    弄错了吧?

    林默想了想,摇头。

    应该不会。

    这种事情怎么可能标记错误,而且扭头看了看楼梯下面,他发现下面隐约有一些轮廓,但绝对不是六层的样子。

    换句话说,林默这次实际上是从鬼阁第六层,直接上到了第八层。

    而且这可能并不是意外。

    问题就出在第七层上。

    或许,第七层本身就很特殊,甚至林默怀疑,鬼阁的第七层,是一个不存在的楼层。

    不能真正进入第七层,只能穿过。

    而穿过第七层的过程,会承受到之前的那些负面攻击和影响。

    实力不够的话,就会死。

    像是那些伥鬼一样。

    只有实力上达到了某种标准,才能真正穿过七层,到达八层。

    这么理解的话,很多事情就解释得通了。

    消失的伥鬼,实际上还留在第七层,不过,却是被那一层的众多恶鬼给拖了进去,永远的留在的第七层。

    如果当时自己没有迈出那一步,如果不是小雨的力量加持,林默也未必能顺利通过。

    “弄来弄去,这原来就是一个需要硬性指标才能通过的楼层,实力不够硬来,就会被永远的留在第七层,那个不存在的楼层,如果实力达标,就可以上来,倒也简单。”

    林默弄清楚了。

    很庆幸,他通过了。

    不过林默觉得这个事儿还真没什么可得意的。

    主要是按照这一套理论来看的话,那能来到第八层的,至少都是达到这个标准的‘猛人’,不,活说着是‘猛鬼’。

    不然也上不来。

    四下看看。

    还真是,这里是鬼阁第八层,就说周围那种恐怖的气息,和弥漫在这一层的怨念和恶意,就比下面任何一个楼层都可怕。甚至怨念和恶意已经凝聚在墙壁地面天花板上,变成一个个狰狞扭曲的面孔。

    要不就是变成一团黑漆漆扭曲的头发。

    反正这地方,比下面六层加起来都吓人。

    甚至林默能感觉到,衣服里的小雨汗毛也直立了起来,怪痒痒的。

    “小雨,你先回铅笔里歇会儿!”

    林默说了一句。

    小雨一声不吭,缩了回去。

    已经到了第八层,林默不想惹事,继续上到第九层,然后看看能不能敲钟。

    其他的事情,林默尽量不掺和。

    另外就是看能不能找到刘佳,和她叙叙旧,虽说,林默实际上没什么可说的,过去和刘佳的记忆都没了,见面也和陌生人一样。

    但对方应该记得,说不定这么一聊,能让自己想起一些什么。

    还别说,一想到这个,林默还有点小激动,有一种马上要遇到前女友的那种忐忑。

    八层和下面一样,向上的楼梯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得找。

    此刻摆在林默面前的有三条道,都是黑乎乎的,不知道通向什么地方。

    显然无论走哪一条,都百分之百能碰到鬼。

    林默伸手点豆豆,随便选了一个往前走。

    因为怨气太重,墙壁都是黑乎乎的霉斑,有的长着一团团的头发,似乎有一些惨白的脸藏匿在其中。

    还有的直接长出了惨白的手,感应到有人靠近,就会突然伸出来,意图将路过的人拽到墙壁的黑斑上。

    这些都只是单纯的怨气凝结,连鬼都称不上。

    但往往,这种东西最难缠。

    因为完全没有灵智,只依靠本能攻击。

    一开始还好,林默只需要偶尔避开突然抓过来的手就行。

    可越往前走,墙壁上的手越来越多,到最后,不光是两侧墙壁,就连脚下天花板上,也都是手。

    还有头发。

    密密麻麻,已经把路都堵住了,要通过,得伸手把头发拨开才行。

    这条路不太好走。

    林默原路退了回去,决定换一条路。

    第二条路也不行。

    走半中间的时候,前面出现了一道破旧的木门。

    木门上有好几道锁,此外,上面贴满了符纸。

    比楼道里的小广告贴的还密集。

    门里面不时的传出挠门的声音,还有一个软绵绵的女声引诱林默开门。

    林默是那种轻易能上当的愣头青么?

    开门是不可能的,林默倒是和门里面的声音聊了一会儿天。

    一开始林默假意答应对方要开门,所以对方还挺热情,问什么说什么,不过后来发现林默压根儿没打算开门,完全就是骚聊,当下怒了。

    温柔的女声一下变成粗暴的男声,冲着林默就是一阵咒骂,而且疯狂的撞门,想要将门给撞开。

    林默也不含糊,和门里面的鬼对骂。

    反正对方也出不来。

    要出来,早撞门出来了。

    一直骂到对方偃旗息鼓不吭声,这才满意的离开。

    骚聊并非浪费时间,至少林默打探到了一些有用的消息。

    就如这鬼阁的来历。

    又例如关于淳风先生的一些往事。

    挺隐秘的,一些事情过于离奇,林默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就例如淳风先生修这鬼阁,实际上是私心使然,想要以鬼养鬼。

    养的,是淳风先生的鬼。

    除此之外,还有听上去更离奇的。

    是说这个鬼阁,乃是淳风先生的‘食堂’,淳风先生所求不单单是阴寿长久,他还想依靠吞噬强大的鬼物壮大自身。

    最终,成就‘果’位。

    换句话说,淳风先生养的鬼,可能就是他自己。

    而且,有可能淳风先生还在鬼阁里。

    这听上去有些夸张,但说实话,不是没有这种可能。本来林默在知道鬼阁这个存在的时候,就有类似的疑惑。

    说不定,那一道被符纸封印门后的鬼,说的是真的。

    但也有可能是假的。

    毕竟俗话说的好,鬼话连篇,鬼说的话,肯定不能全信。

    关于淳风先生的事情,林默兴趣不大,现在三条路,两条走不通,只剩下最后一条。

    林默踏入其中,前行几步,果然看到了向上的楼梯。

    瞧!

    胜利就在眼前。

    再上一层,就是第九层。

    实话实话,林默反倒是觉得这第八层没想象中那么危险。

    比五层、六层差远了。

    与不存在的七层比起来,更是不值一提。

    到现在,也没遇到什么像样的危险。

    正想着,林默看到前面好像站着两个人。

    其中一个是个女人。

    穿着牛仔裤,腿还挺细,上身是一件粉色的毛衣,高领,袖子撸了起来,手臂光滑白皙。

    短头发。

    模样看着眼熟。

    手里还拿着一个大号的剪刀。

    林默认出来了,这不就是老孙头说的‘那个女人’。

    而且她和照片上的刘佳也是长的一模一样。

    就是她。

    这次没错了。

    林默眼睛一亮,刚想说话。

    那边刘佳也看到林默,却急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

    林默把话吞了回去。

    不过他虽然没说话,但一脚踩在一块松动的木板上,下一刻,这个木板发出了一声刺耳的咯吱声响。

    瞬间,一股极度可怕的凶险席卷而至。

    林默汗毛直接直立起来。

    几乎是同时,远处另外一个人影已经是到了林默身后,噗嗤一下。

    尖刀从林默前胸穿出。

    看样子,是从身后刺进去的。

    拔刀而出,鲜血喷涌,林默倒在了地上。

    抽了两下,不动了。

    那边刘佳眼瞳一缩,虽然怒气冲顶,但她没有乱动。

    刺杀了林默的那个人影,此刻缓缓将手里的刀收入到一个古朴的刀鞘里。

    再看这人,分明就是一只恐怖的鬼。

    皮肤干裂,如同沙漠里的干尸,穿着一身破烂的甲胄衣衫,它的眼皮被针线缝住了,但耳朵此刻却是在抖动。

    似乎是在听。

    这是一个拥有‘禁忌’的鬼。

    而且这个禁忌,就是声音。

    刚才林默就是脚踩在活动的木板上发出了声音,这才触犯了禁忌,被这个鬼直接杀死。

    现在这这一片区域里,任何声音都会引来杀身之祸。

    刘佳这会儿也不能动。

    禁忌之下,无论是谁都得遵守,而且对方的禁忌是发出声音就会死。

    这个和实力无关。

    这种死亡是必然的。

    她这时候明显有些激动,可能是因为看到林默死在了面前。

    结果就在这个时候,她眼睛一眯。

    她发现,地上本来已经死透的林默,这会儿居然是慢慢的抬起了脑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