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想你终于来此

    八月初七:

    子时,吾族传承的印记忽然亮了,秘境终于开启,吾内心惊喜,又矛盾重重。

    八月初八:

    幽潮压境,吾向朱武贡献了吾族传承的六丁六甲秘术阵仗。吾却知:天罡不出,朱武独木难支。如吾等地煞十七将,虾兵蟹将而已。长城守不住了,败局已定。

    入大滩秘境,为吾族世代传承誓言,历数十代辛苦追索不懈。如今,吾这支仅剩吾一人,虽为杂血,但想在吾族秘境中必有改善之法,其内更或有破幽潮之秘术,也未尝不可。

    去了,不用再想。就去吧,估计用不了数日。

    八月初九:

    王定六也不问吾缘由,便答应与吾同去,真乃吾密友。吾二人一高一矮,一壮一瘦。古有哼哈二将,吾二人也当如是。王定六身负通灵秘法,想吾入秘境把握增至七成。

    八月初十:

    吾于朱武特地讨了个差事,当夜,吾与王定六尽起精锐,共计一千七百九十五人,先佯作青州方向,又在十一日夜,轻装简省,折向乱石谷。

    未曾想在乱石谷竟遭遇异变兽群,其中更有幽怪三只。幽怪怎可脱离幽雾存在?吾心中虽疑,但只能死战。在积水潭前,战亡兄弟破了千数,我心着实难安。

    八月初十二,子时:

    终于进了秘境,过具足殿,按吾族传承记载,既见的是韦护第一相,吾就能在秘境中待满三日。三日的时间,料想够用了。

    终还是牺牲诸多兄弟,只能将他们尸身留在大殿中。韦护相幸未转到只许待满一日的第二相,也算不幸中的大幸了。

    辰时,在多宝塔底层,破閟府禁制时,再度遭遇幽怪,幸得仅有两只幽怪入秘境跟随。

    死战,战至六甲护持秘术阵仗破碎,兵之六宝均有损伤,宝戟更被幽怪锤成齑粉,众家兄弟纷纷战死,幽怪终灭。吾与王定六等共计十七人逃至二层塔。

    八月十三:

    吾终于在二层塔的秘境中寻到吾族大滩旧城遗址,虽在南墩台旧址及祭台处得“春分尸神戟”及玉简一枚,余者收获寥寥,与吾想象中所得差距甚远。王定六安慰吾说:二层塔为武师境,已极为难得妙不可言,其上诸层,必有大机遇。

    八月十四:

    吾与王定六终是上不得三层塔。三层塔为武道境,吾差之远矣,心如死灰。秘境之日,尚余最后一日,在前往二层塔秘境倥侗搜刮秘宝途中,遭遇一人,吾与王定六不敌,逃进大滩旧城。幸得吾发动瓮城残存禁制困住那人,吾遭禁制反噬重伤不起,王定六率余下十五位兄弟去阻那人。

    八月十五:

    王定六久去不回,吾无奈之下,鼓足余力,以“春分尸神戟”补齐六兵,在门道入口处布下“本命六甲护持秘术”。吾时间不多,愿吾能熬过此劫……

    ********

    随着最后一个“劫”字落笔,郁保四在门塾内墙壁上讲述他秘境经历的行文戛然而止,众人心中有些恍然,更多的却是疑问。

    秦重张口问道:“曹老,请问王定六大人是否……”

    曹正摆手道:“莫要问了,回去将这里发生的一切如实禀告朱武,他会处理好的。”

    说罢,曹正低身将杏黄旗从郁保四的腿膝处取来,捧在掌心,已满布老人斑的左手抚着旗面,似要将其上的褶皱抚平。只见旗面上有四个大字浮现:“替天行道”。

    曹正叹然道:“小五,你在这旧城遗址,寻个地方将郁保四葬了!”

    小五应道:“好!”

    正待小五弯身将郁保四的尸身收殓,就见方阔海惊声道:“等等!”

    方阔海指着墙壁上一处行文,问道:“曹老,我们在具足殿见到的是韦护第几相?”

    曹正心事重重地随口答道:“第一相。”

    闻言,方阔海心中一松,拍着胸脯道:“那还算好,吓死我了,我们还有三日时光找宝贝!”

    “不对!”小二忽然瞪大了双目,颤声道:“我与韩原先前又经历了一回具足殿,我们见到的好像是韦护第二相。”

    听闻此说,连曹正都是一惊,方阔海更是立即掐着指头算着:“此时应当已过未时许多,未申酉戌亥子,哎呀,怎只剩下四个时辰?”

    韩原则是心头一阵迷糊,在他脑海中,仿佛记得他见着了什么,偏一触及,又总忘记。

    ********

    众人按照曹正的吩嘱,将大滩秘境收获一一整理。待小五将郁保四葬在瓮城北墩台遗址,每人均向郁保四的埋葬地行了一礼。曹正嘿然笑了一声,愈见苍老。

    时已入申,曹正转身,抬手道:“出发!”

    众人再度沿着“禅池”一路奔跑。这时的天色愈发清明,隔岸相望的“倥侗”与“自庄严堪”,两处秘境所在也越发清晰可见,仿佛有一种莫大机遇,让人触手可及。

    行了近一炷香的光景后,又回到道树所在。

    曹正停身道:“诸位且在此等上一等,老夫去去就回。”

    在场之人又怎不知曹正所去何为,秦重沉声道:“愿与曹老同去,否则,秦重或许此生有悔!”

    小二也点头道:“师尊,秦重说的在理,小二只愿将来不悔。”

    曹正回身道了声“好”,便领着众人往道树的西侧行去。

    未久,众人来到一处。只见此处有一倾斜向上的树梯,为道树枝干搭就的横梯百阶。攀登其上,方才抵达第三层塔。

    见众人均是跃跃欲试,曹正缓声道:“此处为武师通向武道境之路,相必诸位定当已然猜到。诸多废话,老夫也不多说,一个时辰内,试试想必是可以的,量力而行,务必全身而退。”说时,曹正率先一步,迈入树梯第一阶。

    曹正行得极慢,似在每阶都在停步感悟。即便如此,很快就行了二十来阶。曹正停步道:“此阶实为考验入道者的魂力之路,武者晋级武师,再入武道,魂力在众多修行的环节中,进阶可谓最难。二十阶以下,诸位试试无妨。”

    闻言,众人再也按捺不住,秦重、小二、小五、方阔海纷纷踏入一阶树梯。

    韩原站在道树下,看着树梯倾斜向上的尽头,心中似是熟悉又似陌生,似憧憬又似心生抗拒。待众人都踏足十阶之上,终于,韩原的心中一定,迈上树阶。

    攀登到树梯的十五阶,无论是小五、方阔海还是秦重、小二,都是压力顿生。

    魂力级数臻至“十五”为入武者境后阶的门槛,秦重与小二还好,他俩均已修至武者境大成。因此,攀登十五阶之上,虽有压力,但无阻两人奋力向上。

    小五作为一名鬼修,先天就要比常人多消耗魂力,当他踏步到第十六阶,魂识如被针扎斧砍,立即闷哼一声,面色煞白,脑后衣领上挂着的气死风灯,如被风猛然刮起,在头顶三尺之处照定前路。小五咬紧牙关,迈在第十六阶之上。

    见小五终究还是迈入第十六阶,原本趴在十五阶树梯上喘着粗气如死狗的方阔海顿时脸涨得通红,心中恼火:

    “老子比不过修为高了我二阶的那两个家伙也就算了,怎能输你这细皮嫩肉的小鬼?”

    方阔海鼓足最后一丝勇气,手脚并用,终于攀上十六阶。他指着小五大声喘笑道:

    “你没…比过…我…”

    小五虽是心中怒极,但终究竭尽全力,只扭过头去,不予理睬。

    就在方阔海心中大畅之际,他忽然一愣,嘴巴张得老大。

    一人低着头,闷不作声,悄然从他身边经过。看他步履从容,表情却是心事重重,不是韩原又是谁。

    当秦重与小二不分先后都趴倒在二十级树阶之上,两人相视而笑。毕竟两人都突破了自我,跨入魂力二十级。

    未等二人喘息平定,就见一人似猿猴攀枝,倏地从他二人身边经过。他二人都是一愣。

    秦重疑惑道:“这怎可能?他才五阶的修为。”

    小二苦笑道:“这人是个怪胎,可抗三品鬼具一击,我先前就怀疑他的魂力值已入三十七。”

    闻言,秦重哑然。

    曹正在七十六阶树梯,终于止步。此时,不仅他握刀的手,连他原本慈眉善目的面孔上都尽显老人斑。至此,曹正不禁有些颓然,心道:

    “想吾修道至今五十有七,修尽千般鬼具而后一鬼加身,终入这武师后境。奈何武道终究于我渐行渐远矣,时也!命也!”

    看着前路已剩不多,曹正心怀憧憬与希冀,更多的则是不平与无奈。终究只能回头,掸眼一看,顿时轻咦了一声。

    “果然,朱武特意跟我提及的这个小家伙,很有些古怪。咦?他居然轻松过了三十阶树梯,不对,他过了四十阶,魂力破四十,哪怕在武师境中阶也算极为不俗了。”

    然而,就在曹正心中感叹之时,原本停步在四十一阶良久的韩原,忽然抬头,面色猛然坚毅宛若不动摇。此时,他的脸与眉眼轮廓竟如风刀霜剑、刀刻斧凿一般深刻。一刹那,连曹正也似看不清此时韩原的真实年岁。

    “我不能停,我要继续向上!”仿佛心中有个声音在低喝在怒吼。

    当韩原抬脚迈入四十二阶后,便不再停步,健步如飞,朝上攀登,更在曹正目瞪口呆之中,越过他的身旁,直朝上去了。

    待行到九十九阶树梯,第三层塔已是唾手可及,韩原的脑海中仿如“轰”的一声撞钟响,冥冥中有一个声音笑道:

    “想你终于来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