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一百零四章 剑气冲牛斗

    罒,色彩艳丽,姿态翩然。

    它刚飞跃天堑,来自母体中枢记忆库的指令,数以千万的细微分泌物,从母体脱离,它们开始搜寻目标。

    任轻愁根本不撤退,他拔出巨阙剑,一道雌雄莫辨的“咿唔”剑鸣,此乃嵌入式攻杀音波。

    这回,罒根本不理巨阙剑出鞘时发出的刑剑之鸣,它乃幽煞寄生罒割舍的残躯所化,又怎会惧怕杀伐之音?

    当庞大的母体罩定目标,数百道似绸似毯的“舌头”,迅疾倾泻而出,且每条舌头上,瞬间又裂变出万千枪矛状触手,朝任轻愁射来。

    任轻愁脚尖一点,点出圆心。纵身三丈,旋出的同心圆,与剑首内铸的四十九道同心圆,圆心重叠,成就“遁去的一”。

    与之对应,剑身密布的暗色菱形符文,受未名空间光照垂青,悉数点亮。刹那,时空重叠,它们汇聚成一纵剑气,从剑锋中凌厉冲出。

    这是任轻愁在二十四时辰范围内,能以巨阙剑行使的最后一记《驭剑道》。

    罒在天顶,覆盖近二十亩方圆的庞大母体,艳丽的粉色,刹那失却光辉。原本不受重力、水火不侵的母体,再度被一纵菱形剑气打穿出个缺口。

    一道极为诡异的尖利穴啸之音,仿佛从极其遥远的空间传出,其恐怖级数,几乎令在场所有人的心中为之一怵。

    紧接着,受光照褪散而已逼迫至祭坛边缘的灰煞云,猛然涨大,在其内孕育许久的松针体,如狂风骤雨席卷而来。

    任轻愁身在半空,剑势不停,持剑将他周遭斩成空荡。

    他不等落地,抬首定睛持以剑心通明洞察。

    罒的母体自被菱形剑气打穿的缺口处,逐渐扩大。幽煞所化的松针体趁机疯狂涌入。隐约能听得“汪汪”两声,似弱不可闻的犬吠,在虚张声势,作最后无谓抵抗。随即,罒的母体再度自那缺口处分裂两半。

    见罒受外力分裂的两具母体迅疾生成,唐六面色惨淡,他忍不住抱怨似地低声叹道:

    “轻愁,它适才恐怕是故意引你出手!不借助你的驭剑道,它根本不能独立完成分裂。”

    任轻愁冷声道:“唐六,且管好你自己。”

    闻言,唐六心中暗叹。他自然知道任轻愁是何原因对他生出不满,但眼下,任轻愁与罒相斗,他可谓算是殃及池鱼。

    唐六面露苦笑。

    任轻愁刚踏足实地,就将巨阙剑归鞘,他取出背后剑匣中的最后一把剑,剑名“水龙吟”。任轻愁抬首冷声道:

    “虽不知你打着什么主意,但你居然将主意打到我的头上,断不能留你。”

    两头罒发出尖利的诡异啸声,刹那,一前一后、一左一右,将方圆数十丈内的一切生物悉数罩定。

    唐六面露惨然,只能拼命再战。他连番催发刺猬甲,天束所剩威能已不足最初的三成。

    任轻愁目光坚定,他一弹剑,剑气上彻。

    “”举头西北浮云,倚天万里须长剑1。”

    念罢,任轻愁荡剑《水龙吟》,心中慷慨激昂的斗志生出,剑气如冲牛斗,就听“嗤剌”一声,罒刚分裂新生的一具母体,再度被剑斩出巨大的裂缝。显然,罒的残躯受幽煞侵入,虽具备了分裂与母体新生之能,与之同时,罒原本极为强悍的防御能力,却在急剧下降。

    任轻愁正是以剑心通明提前洞察了罒的眼下弱点,在他看来,此为破绽,必被他的剑气冲牛斗所破。

    于是,一个要除恶务尽,永绝后患。一个要获得源质新增,提前冲破寄生虚灵体的界限。

    这是一场与即将到来的幽潮之战干系极为重大且影响深远的恶斗。

    幸好,此时与任轻愁对战的并不是原先那头层级高得吓人的罒。幽煞侵入罒的残躯后,裂变复制得来的母体,充其量也只达到六阶,加上再度遭受外力分裂,此时层级早已跌破六级,每具母体仅以单体战力计,大抵与人世间武师境七阶相当。

    为了这一战,任轻愁事先经由崔勉之的提醒,他甚至放弃了在机选战中更进一步,当他首回从剑匣中抽出以豪放剑意著称的名剑“水龙吟”,他就立刻下定决心:

    他必须马上就地进阶!

    周遭风起云涌,且伴有电闪。

    “轰”

    一声巨响,原本刚刚借助刺猬甲天束的威能冲出死亡境地的唐六被迎面而来的气流撞得原地转了三转,方才卸去临体的大力。

    “喀剌!”

    如枯枝攀折的机括音脆响。

    一层祭台处的无形壁障,终于承受不住那头已完成进化的地龙压迫,从而碎裂开来。

    在这最后时刻,余下的根茎树暗红花苞悉数绽放,刹那间,数十滴幽暗晶水在花瓣上,滴溜溜打着转,旋即,它们逐级释放。

    “来得正好!”

    任轻愁持剑一斩,将罒的母体斩出裂缝,随即他一个撤身,踏入祭台,浑身八万四千个毛孔悉数大口呼吸,魂力值瞬间跃迁至“二十六”,与冲破他自家武者巅峰极限只差最后一线之隔。

    与之同时,甄破甲抱古琴落魄钟撞向一支袭向他的地龙螯体。

    “瓮!!!”

    三道宽泛音生出,加上余音层层叠加,哪怕是地龙六级,也被定住一刹。得此空隙,甄破甲身形如电,穿入祭台,同样受幽暗晶水释放的气机牵引,它的魂力开始跃迁。

    见状,在场的强者如狄飞惊、韩干、张宽纷纷尽使杀招,闯关地龙盘踞之地,争夺余下的幽暗晶水。

    而在另一边,韩原持枪刚将最后一头拦路的地龙五级打入深渊,前途已是一片开阔。

    也就在这时,大莽和尚蓄势已久的宽大戒刀终于斩出。

    刀斩呈劈风斩浪,正是“灵吉菩萨定风斩”,斩出一条通路。连贯则以“万古不波吐纳真定”秘诀掷出鸳鸯刀,两番秘法技艺叠加,再合以崔勉之为他们计算好的方位及步骤,一路秘境通道生成,雷鸣立即以双重呼吸法行“归去来兮”。

    此时,哪怕同样以组合秘法阵仗的王展、陈有成、赵师曾,若两者比拼速率,又有谁能比得上得秘法阵仗加成的雷鸣。

    雷鸣哈哈大笑的长音,被他甩在身后,如拖了个长长的尾音,迅疾越过了原本还在他身前耶律紫嫣,再超越张宽、韩干,只比狄飞惊慢了一线,冲入一层祭台。

    关于这一幕,韩原几乎看得目瞪口呆,他心中焦急,但身法速率确实不是他目前修为进境的强项。

    也就在这时,就听身后喀啦传来巨响,那是崩塌的声响。

    韩原立即惊觉:“不好!二德适才在捡他的两件重家伙什,落在后面!”

    “湫湫!”

    连串的高速爆音发出,一道久违的声音开怀笑道:

    “二德,这回算是我救你的,你可得千万记住一辈子。”

    注1:引自辛弃疾《水龙吟·过南剑双溪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