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6.剑阁传人(求推荐票!求收藏!)

    剑光消去,一个青年足踏悬空,如履平地。

    他向山顶拱了拱手:“陈教主座下强者如云,宝树上人名不虚传,是聂华失礼了。”

    这青年形容落拓,不修边幅。

    但神采飞扬,洒脱不羁,当着魔教教主的面,依旧谈笑自若。

    宋伦的目光中,却浮现凝重。

    面对魔教教主这般人物,宋伦全神贯注应对都唯恐不足。

    结果在其他方面却有所遗漏,竟然被剑阁的人偷偷摸上山来。

    这很容易让魔教以为,是他串通剑阁。

    果然,就见金刚面露狰狞之色,警惕观察周围的同时,视线在那位剑阁三先生和他宋伦身上来回移动。

    抬轿子的魔教弟子,同样凝神戒备。

    高阳山顶,瞬间一片肃杀之气。

    闻听聂华之名,金刚等人心中也都微微凛然。

    飞剑聂华。

    剑阁阁主门下亲传三弟子。

    剑阁五杰之一。

    世人皆知,剑皇极少收徒,剑阁门人稀少。

    但贵精不贵多。

    剑皇座下弟子,满门英杰。

    随便一个入世行走,便可惊动天下。

    世间不超过三十岁的武王凤毛麟角。

    除极个别例外,基本都出自魔教、剑阁、异族、大夏皇族四家。

    其中剑阁五杰,尽皆踏足武王之境。

    年纪轻轻,自成一格,都可称大宗师。

    聂华观剑阁无上宝典天剑书,修成与恩师剑皇昊天神剑迥异的独门剑术,有世间第一快剑的美誉。

    故得飞剑之名。

    真要论名声威望,他甚至还在许多道门耆宿,佛门高僧之上。

    可与山城霸主宋伦,华严寺主持心灯禅师这样的一方之主相提并论。

    他跟宋伦可能是一路,让金刚等人心中提高警惕。

    却听软轿内,这时响起陈洛阳的声音。

    “宋伦,不管你是要尽孝,还是自己有雄心,本座都很欣赏。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归顺忠于本座的人,本座从不亏待,会有一份厚礼给你,你肯定喜欢。”

    他语气波澜不惊。

    完全视聂华如无物。

    无形中,刺破对方可能是联合陷阱的紧张氛围。

    宋伦悬着的心,略微放下一点。

    但与魔教教主私下见面,却被剑阁撞破,他五色堂夹在中间,彻底不好过了。

    “现在,给本座一个答复。”陈洛阳说道:“旁的事无需理会,死人无法多嘴。”

    半空中的聂华笑道:“难怪陈教主您本人不在意聂某旁听,原来是已拿定主意要取我性命了。

    要不怎么说好奇心害死猫呢,我原以为宋堂主半夜外出,是见上官松、张天恒等人,又或者金刚先生。

    哪里能想到,竟然是陈教主大驾亲临。”

    软轿里的陈洛阳撇撇嘴。

    这聂华,嘴还挺毒。

    看似抱怨自己运气不好。

    其实却在提醒宋伦宁为鸡首莫为牛后。

    投身魔教,只能俯首听命于人,甚至为奴为仆,再非一方雄主。

    不过,面对自己这位魔教教主侃侃而谈,聂华的底气在哪里?

    再宁为鸡首莫为牛后,死了一切都白搭。

    赌我重伤未愈?

    还是说另有依仗……陈洛阳心中思索。

    宋伦自然也听得出聂华言外之意。

    但聂华却不知道他另有难言之隐。

    宋伦现在也只是心有不甘,强行支撑。

    陈洛阳这时,终于从轿子里出来。

    一对闪动乌光的眸子,扫视宋伦和聂华。

    对面两人,都心中一紧。

    陈洛阳负手而立,目视聂华,淡然说道:“本座与人谈话,何时许你插话了?”

    “是我失礼了,陈教主海涵。”聂华身在半空,抱拳一礼。

    “聂某其实只是个跑腿的,依家师之命,过来看看。”

    就在这时,远方另一座山峰上,突然有光柱冲天而起。

    那光柱仿佛旭日一般耀眼,直冲霄汉。

    不仅笼罩那山峰,更覆盖周围群山。

    黑暗的夜空在这一刻被照亮。

    就像旭日东升,黑夜瞬间变为白昼。

    一道道淡淡流晖,向四方天际波动,恍若日光。

    伴随这昊天神辉,澎湃无尽的浩荡剑意,充斥四野。

    剑光,比金顶上多年不熄的佛光,还要宏大。

    这一刻,方圆千百里所有人都被惊动。

    大家一起看着那道擎天支柱一样的剑光,大吃一惊。

    “剑皇?!”

    正道中人,大惊之后便是大喜。

    魔皇带给他们的压力太大了。

    实实在在的威胁固然不用提。

    另一方面,与剑皇决战之后,魔皇反而更进一步兵压蜀州。

    岂不是说明,双皇之战并非平手,而是魔皇更胜一筹?

    现在剑皇也驾临蜀州,总算让所有人都松一口气。

    而魔教中人,则都神情转为凝重。

    己方最大的优势,有可能要被对方抵消了。

    高阳山上,宋伦面无表情看着那道昊日当空般的巨大光柱。

    心里却已纠结成一团乱麻。

    陈洛阳表情波澜不惊。

    心中则不停打鼓。

    冷静!

    冷静下来。

    当初那一战,应该真的是两败俱伤……陈洛阳心中想道。

    别人不清楚,他自己最清楚。

    魔教教主是真的重伤了。

    如果剑阁阁主只是轻伤,就该换对方降妖除魔了。

    所以双方伤势应该差不多。

    唯一不确定的一点,就是不知道剑阁阁主有没有特殊办法,能短时间内疗伤痊愈。

    剑阁中人之所以摸不准魔教教主伤情,原因也在这里。

    现在看来,是麻秆打狼两头怕,大家都有所顾忌,甚至在虚张声势。

    剑阁阁主如果无恙,应该亲自现身这边才是。

    何必远远催发剑光,作为震慑?

    陈洛阳甚至怀疑,剑阁阁主到底来没来。

    先前自家教众虽然得到剑阁阁主可能南下的消息,但说不定是敌人放的烟雾弹,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做的铺垫。

    可是远方剑光如此强盛,看上去也确实不好惹……

    陈洛阳心中念头转个不停。

    面上却哂然一笑:“经过先前一战,大家知根知底,何必故弄玄虚?有什么话,当面说,要战,就再战一场好了。”

    “教主盛情,聂某会转达给家师。”聂华说道:“不过家师今次前来,并非为了同陈教主再较高下,相反,是希望陈教主能退兵,还蜀州安宁,这对贵我双方都有益处。”

    他脸上神情变得严肃:“北方,有动静。”

    “异族族主,出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