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59.后土

    那块玉玦,陈洛阳着实有几分兴趣。

    因为先前感受其中爆发出来的力量意境,似乎有几分大地沉凝,黄泉路远的感觉。

    这让陈洛阳一下子便留意上了。

    神武魔拳中有一式,与此力量意境相当接近。

    后土。

    上古众神魔中,化生大地,执律阴阳,掌运幽冥的存在。

    如果能修炼成这一招,那对上幽冥剑术还有血河传承,都大有裨益。

    只是想要修炼这一招的话,所需颇为繁杂。

    不是单单一个两个条件需要满足,而是很多难关都需要攻克。

    从修炼难度上来说,比“祝融”、“玄冥”它们要困难得多。

    不过,“后土”的威能也着实非同小可。

    直接战斗力上未必胜过“蚩尤”、“祝融”等招式,但直接战斗力以外,则有很多妙用。

    可惜就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陈洛阳虽然有拳谱,但想要练成这一招,此前看不见希望。

    但是这枚玉玦,却似乎可以只凭其自身这一件宝贝,就帮陈洛阳修习这一式拳法。

    只是,想要从中抽取自己想要的东西,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情。

    这块玉玦,对他,或者说对黑壶,都保有很深的敌意,一直在抗拒。

    眼下,也不过是勉强被镇压。

    宝物有灵,其抗拒之势一直不曾停息,并且非常强劲。

    如果不是黑壶,陈洛阳还真法子将之一直镇压。

    现在要设法从中获取帮助,修炼自己的神武魔拳,需要陈大教主仔细谋划,耐心钻研。

    他在自己的静室中盘膝而坐,耐心的同黑壶沟通,进而压榨这枚玉玦。

    双方在黑壶内部,形成仿佛拔河一样的拉锯,你争我夺。

    这是一种非常冒险的举动。

    一着不慎,黑壶保护不到位,陈洛阳只凭自己的神魂,就可能反过来被那宏大浩瀚的力量挤压,甚至碾碎。

    但万幸黑壶给力,牢牢稳定住陈洛阳同那枚玉玦之间的矛盾和平衡。

    与此同时,陈洛阳默默存神,修行“后土”,不断揣摩和参悟“后土”的力量意境。

    这间静室渐渐开始变得漆黑一片。

    在陈洛阳身上仿佛有一重幽暗溢出。

    这幽暗无比深沉也无比厚重,并不给人邪恶之感,反而如大地之母的怀抱一样令人心神安宁静谧。

    可以承载万物,也能孕育生命。

    上承九天,下容幽冥。

    在晦暗的地底,蕴藏着众生轮回,同光明之下的人间相对。

    随着陈洛阳修为越来越深,那黄泉轮回的形象也越来越具体。

    万物生灵仿佛都在这里一同走向永恒的安宁,或者是走向新的生命。

    而在这个过程中,陈洛阳对那枚玉玦,也更多了一些深入了解。

    他心中隐隐生出感应。

    这玉玦,准确说来,更像是一张符诏。

    并且这符诏不是只此一张,而是应该有五张才对。

    其中,似乎正好对应了金、木、水、火、土五行。

    自己手上这张符诏,代表着“土”。

    但这其中也不仅仅单纯只有对大地奥妙的阐释与钻研,更仿佛融入幽冥轮回之力。

    陈洛阳从中能感觉到的,竟是一种仿佛立志要再造人间,重整乾坤的大宏愿、大气魄。

    这让他不禁好奇符诏的原主人,是何方神圣?

    其他四枚符诏又在哪里?

    陈洛阳心中好奇不已。

    眼下对他来说,首要的当务之急,自然还是先练成的“后土”,然后再慢慢研究这古老符诏。

    不过,对这符诏的力量体会揣摩越深入,多多少少,也更方便他修炼后土,双方不完全矛盾,只是需要仔细权衡。

    在陈洛阳修炼的过程中,炎龙皇辇载着他重归中土。

    雪域高原一战,某种程度上来说,对陈洛阳和古神教,在神州浩土这片天地,起到一战定乾坤的作用。

    彻底奠定他们在神州浩土目前的绝对统治地位。

    反对者的声音,近乎彻底消失。

    先挫败南征联军,在决战击杀刀皇,接着开始横扫神州。

    雪域高原和西域一带新出现的黑莲佛境成为最后的抵抗者。

    但现在也被魔皇一战平定。

    整个神州浩土理论上,全部纳入古神教统治的版图。

    仿佛不管什么来历的敌人,都将被魔皇和古神教横扫。

    其中些许细节,绝大多数人是不可能知道的。

    陈初华、苏伟、张天恒、萧云天等人把宣传机器彻底开动起来,大家只能知道现在魔皇是神州独尊。

    其他东西,众人难以知晓。

    而这件事,则是确保要让每一个人都知晓,并且深深根植他们的灵魂之中。

    哪怕此前激烈反对古神教的人,现在也不得不在心中渐渐接受一个事实,那就是神州浩土现在只有一个主人。

    古神教教主。

    魔皇陈洛阳!

    在这一刻,纵观神州浩土数千年历史,他的威望渐渐来到一个峰值。

    因为这是神州浩土历史上最彻底的大一统。

    便是此前夏朝开国夏皇等其他定鼎神州的人,也不曾像古神教今天这样,真正的普天之下莫非王土。

    如果一定要说,一定要找一个能在威望上同陈洛阳相提并论的人,或许勉强只能找出一个。

    便是数百年前,神州浩土历史上独一无二的那一位第十五境的强者。

    斩龙客,云道非。

    虽然不曾像今日的陈洛阳一样,麾下势力一统神州,但其本人在当时,毫无疑问无敌于神州浩土。

    就跟今天的陈洛阳一样,此无敌并非单对单决斗无敌,而是一人独战天下,也照样无敌于世,改样整个时代。

    不过这位斩龙客当年离奇消失在世间,再不现于世。

    其所属宗门,也在此后渐渐没落,直到烟消云散,如今早已在神州浩土断绝传承。

    斩龙客的去向,几百年来一直都是谜团。

    而现如今看来,他有可能自己主动去了红尘界。

    又或者因为实力进一步上升,触碰到了魔尊昔日为红尘下诸天地设置的藩篱,然后被动的被某种力量,强行送上了红尘界,无法继续在神州浩土停留。

    只是,看红尘中人对神州浩土,似乎大都没什么了解的模样,斩龙客云道非去了红尘,要么从来不提自己来历,要么没掀起什么风浪就悄然离世。

    不过,对现在的陈洛阳来说,他感觉自己在修行境界上,也已经慢慢靠近此前对神州浩土而言,犹如传说的第十五境。

    武道第十四境,出神。

    武道第十五境,入化。

    前者是意境真形,练出神髓。

    后者则是武者意境,臻至化境。

    所谓化境,千变万化,从心所欲,自由精妙,不拘于形。

    武者凝练自身武道意境,往往都有固定外形。

    如陈洛阳的祝融相、蚩尤相、玄冥相,或者从前教主九式大天魔手所化的九尊魔神相,夏帝李元龙十龙皇拳显化十条真龙相等等。

    臻至第十五境,入化的境界后,则诸般武道意象,不再拘泥于固有形象。

    而其中力量意境不仅不减退,反而更精炼更强悍。

    陈洛阳、圆嗔魔僧、衍慧大师、程虎元等人,乃至于东海决战时向陈洛阳挥出自己最巅峰一刀的刀皇宇文峰,都或多或少已经接近这个层次。

    所以他们全力爆发自己力量的巅峰一击,一定程度上已经媲美第十五境的强者。

    不过,相对于真正第十五境的强者来说,这样巅峰三两招之间的爆发,不够稳定。

    生死搏杀间,一线之差定胜负,第十五境的强者面对陈洛阳他们这样的存在,无疑有翻船的可能。

    但从总体来看,第十五境同第十四境之间的差距,仍显而易见。

    更何况,同为第十五境的人,彼此间实力也有高有低,这个境界同样有绝顶人物。

    只是受限于红尘下诸天地的藩篱,他们难以来到神州浩土。

    不过,那血河剑客不提醒,陈洛阳自己也会小心。

    世事无绝对,这世上总会有些意外情况发生。

    为了避免这意外,还是要努力提升自身实力才是正经。

    当然,要留神另一件事。

    一次性跳的太高,可能自己就首先撞到神州浩土的天花板,不容于这方天地,会被自动赶到红尘界去。

    对陈洛阳来说,他还没有充足的准备。

    现在去,不是不行,但到时候难免要在很多事上做出让步。

    如果逼不得已,那没办法。

    但如果能避免的话,自然还是自己准备妥当后再动身为妙。

    好消息是,雪域高原一战后,红尘界那边也暂时安静了一下,没有出现立即大队高手下神州反击的情况。

    想来是因为人选的问题,让大家都有几分尴尬。

    能打的下不来。

    能下来的不够陈洛阳打。

    上下两条界限一起卡住,中间合适的人选不能说绝对没有,但数量极为有限。

    这些合标准的人里,还要考虑闭关的,云游在外的,有其他事绊住手脚的……

    以小西天、苦海、南楚等势力的家底,一番协调下来,怕是也要些时间了。

    相对而言,那血河剑客曾提及,先天宫有秘法让第十五境巅峰的高手降临神州,这威胁可能还更紧迫一些。

    日子一天天过去。

    陈洛阳在静室中独自坐着,伸出一只手,五指收拢握拳。

    沉雄厚重的幽暗中,一尊全新的神祇渐渐浮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