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精怪

    破庙不大,夜色下显得阴沉,门户破损,仅存的半边门板勉强遮住风,里面有火光,伴随着朗朗读书声,驱逐了些寒意。

    来到门口,透过门板就看到那叫王伦的书生,正就着火堆摇头看书,嘴里念念有词,不时翻动书页,十分认真。

    见他无事,易凡松了口气,敲了敲门,听见声音,书生抬头一看,见了易凡,神情一愣,连忙站起身,搬开半边门板,诧异的问:“易家小哥,你怎么到此处来了?”

    说罢,让开身子,请易凡进来。

    易凡哪敢进去,站在门口就道:“先生,听闻你在此露宿,十分担心,请快快跟随我离去,此处闹邪事,这些年死了不少人,传闻有鬼怪妖魔害人,到了晚上非常危险。”

    书生眉头一皱:“易家小哥,子不语怪力乱神,这朗朗乾坤,天下太平,哪里会有什么妖魔鬼怪害人,莫不是一些愚民传闻,自己吓自己罢了,你且不必多信,免得误入歧路。”

    说着,自顾回到火堆边,指了指神台上的泥像:“且不说这些,这神庙中,不但有神灵保佑,而我也不是手无缚鸡之力,任他邪怪侵袭,定要他要去无回。”

    说完自己笑了,摇摇头,又道:“你倒是好心,难为你为我着想,你且回去,夜晚路不好走,莫要耽误时辰。”

    易凡闻言,跺了跺脚,这书生真是榆木脑袋,读书把脑子读坏了。

    紧捏手中棍棒,走了进去,仔细一扫,破庙不大,就一尊也不知哪路神像在神台上,周遭也打扫了一边,虽有杂草,但不再凌乱。

    书生见易凡进来,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也不再劝,指着火堆胖的破罐子道:“我就不请你吃食了,这般汤水就着野菜,哪有你家米饭香甜。”

    自嘲了几句,从书篓里拿出一个小竹筒,从中倒出几粒盐,放入瓦罐中,用树枝搅拌。

    这般时候,易凡哪有心情跟他说笑,直接拎起书篓,就要拉起书生,谁知书生有防备,站起身让开,面色有些难看:“易家小哥莫要再闹,听我一句话,你且回去。”

    “先生,此处真闹鬼怪,再待下去,真真有性命之忧。”

    易凡劝道。

    书生冷哼,忍不住反驳道:“我知道你是好心,十分感激,但说到鬼神之事,你可亲眼见过?”

    “不曾见过,但街坊传闻,而且此间闹出人命,却是真事。”

    书生一甩衣袖:“街坊传闻也能当真?既然你不曾亲眼见过,那自是不能证明。”

    易凡苦笑,自己以前也不相信有鬼神之说,但红莲可是实实在在的河神婢女,已是证明世间确实有鬼怪存在。

    但他却不能明言,更无法证明此间当真有邪意,心中也有些生气,自己好心却当作胡闹,于是作罢,自己能做的已做了,能不能活下去,就看这书生造化了。

    总不能真的把他抗走吧?

    易凡也不再强求,把书篓放下,嘱咐道:“先生晚上当心,那我回去了。”

    见易凡不再为难他,书生脸色缓和,有些愧疚自己刚才语气不好,拱拱手道:“小哥好心,王伦心领了。”

    易凡不想多说,刚要走,就听到一声轻响,两人回头看去,却是神像里传来,那一尊破损泥像,在神台上高高站着,手里持大刀,神态恶煞,直瞪下面,在火光下,闪烁变动,宛若活了过来。

    “老鼠罢了,不必多想。”

    书生摆摆手,神情并无紧张。

    但易凡却不这么想,他闻到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就从那泥像之中传来,而刚才可是没有的。

    难不成当真有妖怪?

    想到这,神情紧张起来,紧紧抓住手中棍棒,而书生却有些不高兴了,认为他小题大做,自己吓自己罢了,于是催促道:“天色不早,你且赶紧回去,关了城门就麻烦了。”

    忽地,易凡神情一边,一把拉开书生:“小心。”

    书生被拉拽得一个踉跄,往前一扑,摔了个狗吃屎,刚要发怒,就听一声巨响,灰尘漫天,吓得一个哆嗦,以为房屋倒塌,慌忙捂住头就喊:“小哥快走,这破庙要倒了。”

    易凡哪还要他说,一把抓起书生,就往外跑去,刚出来就感觉一股恶风袭来,眼角光扫去,见一团黑影扑面而来,知道躲避已来不及,一声大喝,手中棍棒犹如雷霆,直打而去。

    ‘砰’的一声,就像打在结实的皮囊上,传出闷声,手也被震得发麻,而那黑影也被打飞,落了几米远,发出刺耳惨叫。

    “什么东西?”

    易凡紧张得很,抬眼看去,黑暗中一团半大野狗那么大的老鼠,趴在墙边,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凶狠狠的盯着两人。

    好大一只老鼠。

    书生惊骇道:“这是什么怪物?”

    他何曾见过这么大的老鼠,比猫都大两圈,想到刚才易凡说的鬼怪之事,脸色一白,嘴角哆嗦。

    易凡不敢放松,生怕这巨鼠扑上来,嘴里道:“先生,你快跑。”

    “哦哦。”

    书生手无足措,脑子有些反应迟钝,连滚带爬的就跑,而那巨鼠却也不追,露出獠牙,死死盯住易凡。

    忽地,巨鼠眼睛一转,一甩尾巴,跳入草丛中,只一个眨眼,就消失不见,而易凡却不敢放松,他能感觉到,那巨鼠并未走,而是在一旁窥探。

    果然等候不久,就听一声躁怒的嚎叫,带着恶风,从黑暗中扑来,早有准备的易凡,二话不说,使起全身力气,一棍子砸下去。

    这五六斤的棍子,硬生生被打出响声,可见力气之大,而那巨鼠好似知道厉害,想要避让,却没料到易凡这般决然,力气这般大,只来得及避开头部,但腰间被狠狠打中,惨叫着摔落地上。

    而易凡手中棍棒,也应声而断,一个琅跄,差点摔倒,见那巨鼠在地上挣扎,张开獠牙,发出恐吓的叫声。

    一时间僵持住,易凡手中断了一截的棍子,也不敢往前,那巨鼠受伤,无力再扑上来。

    就在这时,一个身影跑了过来,居然是那书生满脸仓皇的跑了回来,双手死死握住一根枯木,见了易凡就道:“小哥,我来帮你。”

    易凡一愣:“先生怎么回来了?”

    书生满脸惊恐,咬牙道:“我王伦虽为一介书生,也不是圣贤,但你既是为救我而来,自然要一起走,如若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让我如何面对你父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