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82】终有邪修欲成圣

    道九被自己大师兄一指点在脑门,顿时只觉得自己脑海中多了什么,庞大的讯息不断的进入自己的脑海,最后整理成一部炼体功法——星雷诀!

    “这功法当真奇妙,竟然可以引动星辰之力炼体!”道九惊讶不已,“若是有雷雨天气,也可以布置阵法,引天雷淬体!”

    “真是奇妙,那就试试这功法如何!”道九心里想着,于是按照功法所载开始运转起法门来。

    此时太阳尚未升起,天地间尚有些许淡薄的星辰之力,在道九运转起功法后,这些飘荡在天地间即将散去的星辰之力,似乎是受到了什么牵引一般,都接连不断的朝着道九的身躯涌去。

    渐渐的,越来越多的星辰之力被引动,最后盘踞在道九的身体之上,散发出点点星辉。

    蓦然间,只见道九浑身上下冲出无尽剑意,这些剑意都是那神剑日日夜夜侵袭道九身躯之后残留在其体魄中的剑意,如今随着星力的涌入,这些剑意如同被赶出房间的孩子,都气呼呼的围绕着这座大房子不肯离去。

    然后,他们似乎发现了一座更为敞亮的房屋,屋子里更是住满了自己的同伴,便开始争先恐后的朝着那新房子扑去。

    随着星力的涌入,道九只感觉身体中有什么被“挤”了出来,那种可怕的痛意令他本来盘踞着的道意突然扩散开来,不由自主的化为剑意开始吞食起从身体中散发出去的剑意。

    于是,肉身俞变俞强,道意越凝越实,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道九身上的气息变得愈发恐怖起来。

    天地间星力、灵气竟皆争先恐后的扑向他的身躯。

    在朝阳缓缓升起之时,有金色的晨光穿过薄薄的雾气,于是惊醒了少年。

    道九缓缓睁开眼眸,感受着身体内庞大到不可思议的力量,以及那已经彻底突破到极玄境的强大道意,忍不住发出一声长啸。

    这一声响彻天地的长啸,竟然隐隐盖住了那轰天震地的水响声!

    “铁板,你这是突然成为武皇了?”千尘感受着道九身上散发出来的可怕气息,不知为何总感觉似乎在做梦一般,“我不会还处在你大师兄的幻术中吧?”

    千尘此刻的心情属实难以形容,虽然知道道九这家伙一向妖孽,甚至早早就有了武王级别的强大体魄,但此次可以说是顺理成章的突破到武皇境界,却反而给了千尘更大的震撼!

    如此一来,这家伙岂不是能和二品境界的高手交手了?虽然以他真玄境的真气储量远远不及二品高手,但完全可以配合肉身与之抗衡啊,更可怕的是,这家伙还领悟了剑意,身剑合一之下,该会是何等可怕的战力?

    “嗯。”道九点点头,笑着看向千尘道:“十三岁的二品高手,你见过吗?”

    “见过啊,这不就站在我眼前吗?”说完,两人同时哈哈大笑,都为彼此实力的大进而感到开怀。

    收拾了一番物品,道九却将那顶帐篷留在了此处,看着已经凝结了一层冰霜的帐篷,道九笑道:“兴许能为后来人抵抵风寒。”

    “走了,半瓶尘,比比我们谁飞的更快!”

    “哈哈哈,那这次输了你给本少侠洗袜子!”千尘大笑一声,随即御刀而行,朝着西方飞去。

    道九一笑:“好啊!”话音刚起,那柄静静躺在地上的神剑突然飞起,来到已经身在半空的道九脚下,随即追着千尘飞去。

    这柄十万八千斤重的巨大神剑,此时终于能被道九用道意操控,只是这速度嘛,跟他在定玄境时所差无几,以至于吊在千尘的后面,涨红了脸都追之不及。

    看来某人今晚要多洗一双袜子了,还是臭袜子。

    而就在二人追逐打闹的时候,琼宇王朝的边境上,却开始上演着惊人一幕,无数黑煞子铺天盖地的飞往战场,一时间死伤无数。

    苦先行又吞下一颗聚煞丹,不知为何,他身体内的煞气已经聚无可聚,已经只剩下最后一颗聚煞丹了,一旦在圣者离开此地前压制不住体内煞气,自己恐怕就要当场被拍死!

    “可恶,怎么调查如此之久!”苦先行内心愤恨不已,只不过是一群尸体罢了,有何值得如此深究的地方?

    自己明明已经抓了几只黑煞子回去,怎么还要如此固执的非要来此调查!而就在苦先行为此烦闷不已的时候,竟然又传来一个让他差点跳起来骂人的声音。

    “苦将军,花圣请您过去。”

    “知道了,我这就去。”苦先行沉声道,拿出最后一颗聚煞丹吃了下去,便起身出了屋子,朝着花圣走去。

    “先行,你再细细将昨夜情况于我讲述一番。”

    “是,昨夜我正于屋中静心打坐……”苦先行心里此刻真想将面前这个老头一脚踹死,可他哪里敢?只得开始讲述起昨晚的事情来,除了与陆冥玦之间的会面,其余所见所闻,苦先行基本上一五一十的告知花圣,只是语速快了些。

    “嗯……”花生听完,摸了摸胡须道:“与其他几位将军所讲基本一致,不知除此之外可还有其他异常之事?”

    “异常之事?”苦先行皱眉沉思的模样,随即开口道:“不曾见过,花圣为何对此事如此看重?”

    花笙弥面沉如水,叹息一声道:“我们怀疑,有人准备借此成圣!”

    “什么!”几位镇守战葬岗的将军同时失声道,苦先行闻言心底也是不由一惊,体内煞气差点就要喷涌而出,赶忙定了定心神道:“这背后竟然有如此可怕的原因!”

    花圣又叹了口气道:“既然你们几个都没有任何发觉,那本圣便先去别处看看,记得好好镇守此地,一旦有任何可疑之处,都要及时向本圣禀告!”

    “我等谨遵花圣圣谕!”

    花笙弥点点头,正欲离开,突然又看向苦先行道:“先行,怎么额头出了这么多的汗水?”

    其余几个将军闻言,也不禁细细打量起苦先行来,只见其面色稍有不对,额头上更是浮现出几乎微不可见的细细汗珠来。但苦先行何等实力?岂会平白无故的流汗?

    “回禀花圣,昨夜与那怪物厮斗前,正巧运岔了真气,伤了体内些许经脉,这会儿正隐隐作痛,实在有些难忍,让诸位见笑了。”

    “原来如此。”花笙弥点点头,随即转身离去。

    苦先行此时心情稍稍放松了些,但体内浓稠如水的煞气几乎就要压制不住,他只得站在原地,用尽全身力气去不断地控制着煞气的爆发。

    “先行,花圣都走了,你怎么还站着不回去?”一位将军看着站在原地的苦先行诧异道。

    “你们先走便是,我在此吹吹清晨的冷风。”

    “难得苦兄有如此雅兴,不如咱两一起去飞云城喝上两杯?”仇飞宇听自己的好友这般说话,不由转身朝着苦先行笑着走来,就要伸手搭在苦先行肩膀上。

    “别碰我!”苦先行一声怒吼,眼睛中满是血丝,他狠狠的盯着仇飞宇,“滚!”

    “苦兄,你这是怎么了?”仇飞宇惊骇不已,怎么今日这苦先行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往日里可始终沉稳大气。

    苦先行暴喝一声,体内煞气终是要压制不住,于是猛然飞离此地,刚刚飞起,那浓稠如水的煞气便冲体而出,最后犹如火焰般盘踞在他的身上。

    如此可怕的一幕,不禁令下方几位将军心头剧跳,这苦先行,竟然坠入了魔道!

    “哈哈哈……”随着体内煞气的涌出,苦先行只觉得浑身舒畅,不由哈哈大笑起来,感受着身体内的异常,他急忙朝着一处秘密之地飞去,那里,是他布置良久的隐蔽所在!

    “启禀花圣,那苦先行竟然坠入了魔道,周身煞气粘稠,化作火焰盘踞再他身上,属下怀疑他与那邪修有着非比寻常的关系,甚至很有可能就是邪修本尊!”见那苦先行怪笑着离去,有一位将军急忙拿出传音玉传递起消息来,刚刚只是略一探查,几人便被苦先行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所震惊,那分明是达到了二品巅峰的可怕气息!

    刚传完音,便有一道光影出现在天际,下一秒,众人就看到那花笙弥以一个极为恐怖的速度飞来,朝着那逃走的苦先行就是怒喝一声:“滚回来!”

    随着花圣的这三个字,天地间灵气疯狂聚拢,最后竟然凝结成一个巨大的灵气手掌,朝着那苦先行就是一掌抓去。

    “怎会如此之快!”苦先行心头骇然不已,但来不及过多感慨,他猛然甩出一把通体黑色的符箓,这些符箓如同长了眼睛一般瞬间贴在那只灵气大手上,然后轰然爆炸!

    苦先行借着爆炸的强大冲击瞬间冲入自己的秘密之地,在维持此地隐秘的阵法刚刚破碎之时,天地间响起一声巨吼:“苦先行在此破境入圣,请天君降劫!”

    “什么!”刚刚破开法阵的花笙弥惊愕不已,天地间一只再度凝聚而成的巨大手掌缓缓消散。

    因为就在苦先行出声的一瞬间,天威已至!

    而天威之下,圣者亦不敢挑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