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6章 拒绝女帝

    秦宋的演技是真的不错。

    略显低沉和沙哑的声音,配上忧郁的气质和略显落寞的眼神,只看得上官婉儿都不由微微一呆。

    不过很快上官婉儿就回过神来,她连忙后退几步,回到了武则天的身侧。

    “牡丹居士有忧国忧民的心,朕非常的欣慰。”

    武则天笑着站起身来,优雅的迈步走到了秦宋的身前。

    “朕还想要请牡丹居士再为长城卜上一卦,测一测像今天这样的事情,往后还会不会再发生!”

    听到武则天的话,秦宋却轻轻的摇了摇头。

    开玩笑,秦宋可不会让武则天牵着自己的鼻子走。

    “怎么?牡丹居士不愿意为朕分忧?”

    “女帝误会了,我很想为女帝分忧,只是窥测天道这件事情,可能不像大家所想那么简单。”

    秦宋一边叹息,一边微微仰起头说道:“天道是什么?天道是最变幻无常的东西。想要窥测天道,必定会付出极大的代价。测一人和测长城又有所不同,测一人付出代价可能只是精神上的损失。但是测长城带来的损失,却是生命力的损失。”

    “上一次窥测长城,我已经减寿一年。天道反噬带来的痛苦,至今依然无法抹平,我若是现在再窥测长城,恐怕会立即毙命于大殿之上。”

    秦宋说的当然都是瞎扯的。

    他之所以不想现在再为长城占卜,除了不想被武则天牵着鼻子走之外,还有一个非常原因。

    明世隐布置的对长城的第二次袭击,是在一个月之后。

    若是现在告诉武则天,长城在一个月之后会遭遇袭击,那么长城必定会全力准备迎战。

    如此一来,明世隐布置的第二次袭击,肯定很难产生效果。

    到时候帝俊就该怀疑明世隐的能力了。

    说到底,秦宋现在也很无奈。

    两个鸡蛋上跳舞,不仅要注意自己的左脚,还需要注意自己的右脚。

    当然,在秦宋的心里面,秦宋更加偏袒武则天。

    等到将来秦宋变得强大之后,秦宋肯定要想办法弄死帝俊。

    而对武则天,肯定是要将其当成老婆来孝敬。

    秦宋一番话说完,就从上官婉儿的身上得到了十点情绪值。

    显然大殿里面,只有上官婉儿轻易的相信了秦宋的话。

    “既然如此,那就算了吧。”

    武则天对着秦宋摆了摆手,不过看武则天的模样,武则天显然有那么一点点不太高兴了。

    身为河洛女帝,还从来没有人敢当面拒绝武则天。

    “一个月之后,我可以再为长城占卜。不过,现在我倒是可以为女帝卜上一卦。”

    “为朕卜上一卦?”

    武则天听到秦宋的话,又来了一些兴趣。

    “朕天天身居在皇宫之中,有狄爱卿、司空爱卿这样的能臣为朕分忧。朕的身上有什么值得占卜的?”

    听到武则天的话,秦宋叹息了一声说道:“我见女帝的印堂之上萦绕着一股黑气,面色微微有些苍白。如果我没有看错,女帝在未来三天之内必定有血光之灾!”

    “一派胡言!”

    秦宋话音刚刚落下,司空震就在一旁大声怪叫。

    “女帝的印堂白得胜雪,煞是好看。女帝的面色更是红润诱人。什么黑气,什么苍白,我看你分明就是在胡说!”

    司空震语落,武则天忍不住轻轻咳嗽了一声。

    司空震的形容词,有点略显轻佻了。

    “牡丹居士,朕想知道你所讲到底有是什么依据,还是在胡乱说话。”

    秦宋为长城占卜的卦象已经应验,所以武则天听到秦宋的话,心里面实际上掀起了一丝波澜。

    毕竟,武则天虽然是河洛女帝,但是武则天从本质上来讲,依然是个女人。

    女人的心思缜密,大多数的女人对玄而又玄的东西,都很感兴趣。

    “女帝,窥测天道这种事情,是没有依据的。但是我刚才所讲的话,绝对没有乱讲。”

    “卦象的解说不是为了乱人心,卦象的解说是为了警示。女帝是河洛之首,我身为河洛人,自然不希望女帝出现什么意外。”

    秦宋说到这里,又将视线落在了司空震的身上。

    “司空大人觉得我是在一派胡言,司空大人可以再和我打个赌。”

    “这一次你想要赌什么?”

    司空震现在感觉有点骑虎难下了。

    “老规矩,三天之内女帝若是没有血光之灾,你杀了我。三天之内女帝若是有血光之灾,你再请我吃一顿饭。”

    司空震听到秦宋的话,皱了皱眉头,看向了武则天。

    这一次武则天想了想说道:“牡丹居士,朕觉得你的赌约应该改一改。你若是算准了,司空震请你吃饭。你若是没算准,你请司空震吃饭。另外朕也加一个彩头,这一次你若是算准了,朕就封你做河洛国师。”

    “功名利禄只是身外之物,我想要的东西不是官职的大小,而是百姓能够安居乐业。”

    “先天下忧而忧,后天下乐而乐,这是我的人生座右铭。”

    “如果我这一次算对了,我不要女帝封赏我做河洛的国师,我只想请女帝能够恩赐四个字给我。”

    “你想要什么字?”

    武则天有一些好奇的对着秦宋问道。

    “我花钱在长安办了一所学堂,学堂免费教穷苦人家的孩子读书识字。学堂取名为牡丹学堂,我希望在学堂开门授课的那一天,女帝能为学堂提字!”

    听到秦宋的话,武则天的眉头微微一扬。

    “牡丹居士,你为什么想办一个学堂?像这样的学堂,每年的开支应该不菲吧。”

    秦宋早就想到了应答之词,所以武则天的话音刚落,秦宋就在一旁说道:“读书,明事理。若是河洛人人都能明事理,就能减少犯罪,利于河洛国泰民安。同样的,教穷苦人家的孩子读书识字,也能够给穷人们带来希望。”

    “人最害怕的就是没有希望,心里面没有了希望,要么会自暴自弃,要么会霍乱社会。希望就像是一颗种子,我希望所有人的希望,都能生根发芽,长成参天大树!”

    “哎,这也是我能为穷人们做的不多的善事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