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十九章 太原攻防战(七)

    匈奴骑兵来回四次弓箭探路后,除了惊起一片鸟儿外没有发现任何一个汉军的影子。

    难道真的是我多心了不成?

    阔库纳多看着天上飞翔的鸟群,心中也开始对之前的想法产生了怀疑。他熟读汉人兵法多年,对于这些飞鸟当然知道是什么现象。

    “阔库纳多兄弟,现在是不是可以继续赶路了,若是咱们在这里耽搁太久,让榆次的汉军跑了,这个责任咱们谁来负。更何况还有右贤王在一旁虎视眈眈的,到时候怪罪下来,左贤王也不见的能够保住你我啊!”

    阔库纳多一听这话,的确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他便下令下去让众人过峡谷的时候一定要警惕四周。

    扎普度不想跟他在一块,他怕自己忍不住再跟他冲突起来。于是自告奋勇地充当起了前部先锋起来。阔库纳多看着离开的扎普度,暗暗叹了口气,指挥着大军紧跟前部,他的警惕之心也渐渐地放松下来。

    山上的赵阳看着终于走进来的匈奴骑兵,他也是稍稍松了口气。刚刚他还真怕他们退去,虽说任务失败了只是奖励收回的处罚,但赵阳还是希望能够此役尽全功。

    敌人走进大部分,前部的扎普度发现原来整个峡谷就像连接两个大球的把柄。两端宽大中间细长。只是这时候他忽然有一种被猛兽盯住的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难道在这里汉军真的有埋伏吗?

    怎么可能会有未卜先知的人,即便是他们得到大军的消息,那是如何得知行军路线的。

    扎普度观察着四周的状况,他虽然鲁莽但并不是傻子。随着越走他那压抑感就越重。他刚要下令停止前进后面却传来了轰隆声和临死前的惨叫声。

    “不好~该死的汉人,竟然真的在这里设下了埋伏。可恶!!”

    扎普度没想到当初阔库纳多的担心,竟然真的发生了。心中有点懊悔当初自己没有听他的建议,现在的扎普度就像一直爆熊一般,他指挥手下赶紧躲避汉军的箭支。

    挥舞着手中的大斧,刚刚拍掉的箭支看得他心惊肉跳,没想到汉军的装备竟然强到这种地步。

    尼玛的,这还能算是箭支吗?

    你见过谁家的箭只跟tmd长矛一样长,真够奢侈和残忍啊。

    看着手下骑兵有的被弓箭射杀,还有几人被那恐怖的长箭串成了糖葫芦。一阵阵箭雨洒落,匈奴骑兵就像被割麦子似的一层层地消减着。扎普度看着心中急躁却也无可奈何。

    “啊!!可恶的汉猪,有种得出来跟老子面对面地打上一场。用偷袭这种下三滥的招式,算什么英雄好汉。”

    “有种敢偷袭,没胆量来跟你扎普度爷爷大战上三百回合吗?”

    “奶奶的,这杂碎嘴太臭了。主公,末将愿为主公斩了此贼。”

    扎普度的嘲讽惹怒了高览,自古主辱臣死,他无论如何都得弄死这个混蛋。赵阳让高览稍安勿躁。

    “敬志不要动怒,成大事者都要有一种泰山压顶不变色的精神。再说到现在他骂得再怎么难听都无所谓,激将法对我行不通,谁能笑到最后才是大赢家。”

    高览平复了心中的愤怒,他暗暗打气,待到冲锋的时刻,他定会亲自去灭了那嚣张的混蛋。

    “传令下去~放火箭和冲车。”

    赵阳身后的传令官闻言不敢怠慢,急忙让手下挥舞代表着火箭和冲车的红旗。各处将领看到红旗后,立即让弓手准备火箭,然后把冲车都推到沟沿处。

    “放箭!推车!”

    阔库纳多和扎普度艰难汇合后,扎普度才得知后面的峡口被巨石堵死。两万七千大军被一分为二,刚刚的几轮箭雨让他们当场阵亡三千多人。

    “阔库纳多,赶紧想办法和后面的兄弟取得联系。咱们现在困在这里,让他们赶紧营救。”

    “省省吧1扎普度.你认为他们现在还活着吗?刚刚我在后面,听着那边的惨叫声心里别提多难受了。为今之计只要冲出这个峡谷咱们就有……”

    阔库纳多的话还没说完,映入他的眼中的那是一片火雨。整个人犹如掉进了冰窖里一样。

    完了!

    可恶的汉人,他们竟然在此次掩埋了引火之物。

    这次当真是完蛋了。

    大量火箭纷纷落下,整个峡谷瞬间成为了一片火海。整个峡谷烟雾弥漫和人临死前的嚎叫声。火光引起了战马的恐慌,很多骑兵都被甩了下来,被急奔的马群踏成了肉泥。

    “哎呀……哎呀呀。”

    正观看着带劲的王猛,听到耳边传来的大煞风景的声音,有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自从火攻开始之后,这个声音就没停过,看着赵阳那一脸肉疼不舍的模样,起初还以为他心软了,问清后才知道原来是在心痛那些战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