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二章 在我屋里避雨

    “先生,先生!”

    楚铭刚刚回到屋子里。

    门外,就传来了一阵急促的呼喊声,是那个卖红薯的老头。

    楚铭匆忙跑到门前,打开门问道:“老头儿,你不回家躲雨,跑到我这里来干什么?”

    老头指着巷子尽头说道:“先生快去看看,前些日子来你这里拜会的那老者受伤了,就在街道尽头。”

    “什么!快带我过去看看。”

    楚铭对秦薇和夜凌云的印象不错。

    出了事,又岂会坐视不理,甚至顾不得打伞,跟着卖红薯的老头,小跑着跟了过去。

    巷子外,秦薇冒着大雨,搀扶着夜凌云。

    在夜凌云的身上,浑身是血,胸口是一道狰狞的爪印。

    “先生……”

    夜凌云无力的抬起眼皮,对着楚铭,就要行跪拜大礼。

    此番下山,夜凌云本是为了谢罪而来,却不想在下山之时,却被妖兽所伤。

    将那妖兽击杀之后,夜凌云费了大力气,才跑到此处。

    楚铭一把将夜凌云扶住,急切的说道:“别说话,到我背上来,你伤的很重。”

    在秦薇和卖红薯老头的帮助之下,楚铭背着夜凌云,跑进了院子里。

    此时,青衣已经腾空了床铺,楚铭将夜凌云放下。

    配药,疗伤。

    所有的事情,一气呵成。

    上了药之后,夜凌云的脸色明显好转了许多,伤势更是已经痊愈。

    不仅如此,在这药力的滋补之下,夜凌云的修为,再度精进。

    转眼功夫,已经到达元婴七重境界。

    看着夜凌云这一身的伤势,楚铭不由得幽幽长叹一声。

    这一家子人,过的看来也不好啊。

    他身上的伤是野兽所致,想必夜凌云这些日子,是上山打猎去了。

    一大把年纪,还要靠打猎为生,更有个需要修仙的外甥女,也是为难他了。

    “你们的事我都知道了,这种事,下不为例。否则的话,下次我可不会再管你们!”

    楚铭带着些许警告的语气说道。

    一大把年纪了,就算家庭条件不好,大可以选择一种安逸些的赚钱方法。

    何须铤而走险?

    夜凌云顿时汗颜,先生此行,是知道了自己的来意?

    而且,还在警告自己。

    看来毛库的事,的确是惹得先生不高兴了。

    不过,先生没有怪罪,就已经是天大的好消息了。

    反应过来的夜凌云,又要下跪:“多谢先生,先生大恩大德,老朽无以为报!”

    楚铭连忙将其扶住,有些不悦的说道:“以后在我这里,决不可再跪,一个七八十岁的老头,跪我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像什么样子!”

    “是,老朽记住了。”

    夜凌云老泪纵横。

    自己这一趟前来赔罪,可谓是一波三折。

    不等自己前来谢罪,就差点丢了性命,到头来还要楚铭来救自己。

    楚铭看着天上的雨,迟迟不见停,口中念念有词道:“外面这么大的雨,青衣,劳烦温一壶酒来,暖暖身子。”

    青衣微微颔首,转身忙活去了。

    夜凌云与秦薇对视一眼,似乎在犹豫着什么。

    “师尊,此事要不要和先生说?”

    夜凌云却是摇了摇头,道:“先生又岂会不知,只不过,先生必定有着自己的打算,何须我等操心?”

    秦薇这才轻轻点了点头,没有过多言语。

    夜凌云此番遇到妖兽袭击,来的并不寻常。

    天元城周围,虽然山川不少,但是强大的妖兽却寥寥无几,最强者也不过相当于人类金丹修为。

    而夜凌云,却是货真价实的元婴修士。

    伤到他的那一只妖兽,甚至已经诞生了灵智,而它也并非来自天元城周围。

    一旁,楚铭伫立在窗边,幽幽长叹道:“天元城的天气,有些变化无常啊!”

    师徒二人心中,皆是凛然。

    果然,先生早已了然于胸。

    天元城,就要变天了!

    夜凌云连忙问道:“那么敢问先生,风雨即来,又该如何应对?”

    “还能如何应对?”

    楚铭反问。

    浅显无比的道理。

    “山雨欲来,你还能不让它来?就像你们,此刻不就在我家中避雨吗?”

    一旁,卖红薯的老头微笑着颔首。

    “先生胸怀宽广,没有嫌弃我等。”

    夜凌云恍然大悟。

    山雨欲来又如何,先生在此,又何须他们担心。

    想到此处,夜凌云与秦薇,皆是纷纷行礼,道:“多谢先生!”

    “无妨无妨。”

    不多时,青衣温好酒,端了上来。

    倒上了几杯酒。

    卖红薯的老头倒是没有客气,端起酒杯,便是闷了一大口。

    无意间,一股强横气息自卖红薯老头的身上流出,仅仅只是这一丝气息,便是让得在场除了楚铭之外的所有人,都暗自心惊。

    这是何等可怕的修为?

    仅仅只是那一丝外泄的力量,就比夜凌云这么多年来的苦修,还要雄浑的多!

    化神期?亦或是炼虚期?或者更高……

    如此强大的修士,在先生面前,都如此恭敬。

    那么先生的修为,又该有多高?

    “都愣着干嘛,这么冷的天,喝杯酒暖暖身子啊!尤其是你,夜老头,你可别不信,我这酒可能疗伤的,你喝了有好处!”

    楚铭催促着。

    师徒二人也不好再推辞,纷纷端起酒杯。

    还未入口,酒香扑鼻而来,仅仅只是闻着这酒香气,两人就有些醉了。

    恍惚之间,两人眼中,出现了一座小草屋,小草屋前,是一株桃树。

    桃树下,一醉酒老头采摘着桃花,步履摇晃。

    拿着这些桃花,与来往的商贩讨酒喝。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

    楚铭端着酒杯,浅斟低酌。

    “这酒,是桃花酒?”

    楚铭的诗句,将师徒二人唤回现实。

    刚才那一幕,看似平平无奇,实则对二人心境,都有了极大的提升。

    一逍遥快活的老仙人,采摘桃花换酒,只求一醉。

    一口酒入喉。

    磅礴的大道法则,瞬间涌入两人的四肢百骸,灵力冲破桎梏。

    不过几个呼吸,夜凌云便觉得,自己距离化神期,也不过须臾之间而已。

    若是再来一杯……

    不过,决不可贪心。

    夜凌云更是深知这个道理,先生能赐这一杯酒,已经是天大的恩情。

    又怎么能厚着脸皮去要?

    决不可以让先生产生反感。

    看着夜凌云回味无穷的样子,楚铭自然也是看出来了,夜凌云很喜欢这酒。

    “既然这么喜欢这酒,那我就送你一坛,这酒连我也不多,如今桃花已经谢了,再想喝就得等到明年。”

    楚铭望着窗外的桃树,不免有些遗憾。

    桃花谢了,桃子还没有长出来,越是这时候,楚铭就越是馋得慌。

    夜凌云连忙道:“先生帮了我这么多次,又哪里敢再收先生的好酒!”

    “先生让你拿着,你拿着就是。”

    卖红薯老头在一旁说道。

    说着,老头的杯中,第二杯酒已经入肚。

    楚铭的盛情之下,夜凌云也不好推辞,视若珍宝的抱着酒坛子,仿佛做梦一般。

    一杯酒就能让他差点突破化神期。

    这一坛酒,若是全喝了,至少能够摸到炼虚期的门槛!

    “多谢先生赐酒!”

    此时,夜凌云心中的激动,无以言表。

    自己这是八辈子修来的福气,才能得到先生如此恩赐啊!

    屋内正在寒暄。

    而屋外,鸡圈里,天妖凰却是所在角落之中瑟瑟发抖。

    “万妖盟……万妖盟的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