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八章 腐骨软筋散

    宁川心头掀起滔天巨浪。

    力量值*87?

    这不是家丁?

    这比慧文和尚还强出两倍之多?

    可这老头为何穿着家丁的衣服?

    “谢…谢谢…”

    宁川脸色有些不自然,强行装作无事的样子,向着远处走去。

    别告诉我,这个家丁实际上是金刀门的某位太上长老一时无聊假扮的?

    可他宁愿相信有阴谋!

    毕竟这个世界处处都是阴谋。

    在他心事重重,向前行走的时候,忽然又看到前方回廊处,屹立了一位家丁。

    宁川心头汹涌。

    如果刚刚那个家丁是某位‘老顽童’故意假扮,装着玩的,那这个家丁不可能也是假扮的吧?

    宁川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向前走去,轻轻拍了拍对方肩膀。

    “朋友…”

    【叮!】

    【随机粘贴力量值*91】!

    宁川脸色一呆,后背处冷汗如雨,密密麻麻。

    “有事吗?”

    那人转头询问。

    “没,我…我想问厕所怎么走?”

    宁川面色僵硬,讪讪开口。

    “那边!”

    那个家丁随手指了一下。

    “好,谢谢…”

    宁川强行挤出笑容,快步离开这里,心中更为震惊。

    他奶奶的!

    这金刀门有问题!

    有绝世高手假扮家丁!

    走出广场,经过一处回廊时,宁川又看到一位家丁。

    那位家丁同样一脸笑容,静静屹立,远远注视着广场上的人群,一动不动。

    “兄弟,厕所怎么走?”

    【叮!】

    【随机粘贴力量值*98】!

    原本该是悦耳的声音,但在宁川耳中却丝毫开心不起来,反而更加紧张,心头涌向无尽惊骇。

    “厕所,在那里!”

    那位家丁回头向着一个方向一指。

    “谢谢!”

    宁川脸色泛白,赶忙加快脚步奔了过去。

    连续三个家丁全都是绝世高手?

    这要没有问题,他敢吞粪!

    可这是金刀门故意安排的?还是说金刀门也被蒙在鼓里?

    这一刻,他甚至想撒丫子就跑。

    想到这里,宁川果断窜出走廊,向着外面奔去,可是奔出一段距离后,才赫然发现金刀门的大门紧锁。

    原有的墙头、屋顶,一些要紧处,居然也全都已经站满高手。

    表面上看,这些高手都在将目光看向广场,似乎在关注广场的打斗,可只有宁川发现,偶尔有一两个人在将目光警惕的看向四野,似乎防止有人逃跑一样。

    “我艹尼玛!”

    宁川暗骂。

    这下可以彻底确定是金刀门故意安排的了。

    他们想干什么?

    把所有江湖人士一网打尽?还是专门针对金刚寺的?

    “这位大师,你要往哪里去?”

    忽然,一个管家模样的男子走来,一脸平静。

    “我…我想出门去拉个野屎,你们能同意吗?”

    宁川看向那位管家,讪讪开口。

    管家一怔,有些失笑,道,“大师,茅房就在左手边,我带大师过去吧。”

    【叮!】

    【随机粘贴力量值*27】!

    他随手抓起宁川的手掌,向着茅房方向走去。

    宁川心头剧烈翻滚,不断想着逃脱的方法,可是不管哪种方法,在仔细思索之后,他都发现希望似乎极其渺茫。

    这金刀门封闭山门,如果真有恶意,这简直就是必死之局,怎么都逃不掉。

    难道这金刀门真的专门针对金刚寺的?

    随着大脑思索,不知不觉宁川发现,这管家居然抓着自己,直接来到了一个偏僻走廊,且远走越远。

    宁川心头一惊,骤然挣脱管家的手掌,向后倒退,“你想干什么?”

    那管家一呆,似乎没想到宁川居然能从自己手中挣脱。

    这小和尚力气不小?

    不过,管家的脸上很快露出笑容,“大师又何必多问,跟着我走不就行了。”

    “不上了,告辞!”

    宁川转身就走。

    “哪走?”

    管家图穷匕见,眼神一冷,身躯一纵,陡然向着宁川扑来,起手就是一套凌厉掌法,呼呼作响,向着宁川要害拍去。

    宁川心头惊怒,急忙回身抵挡。

    他这一出手,连他自己都吓了一跳。

    因为在他眼中,这管家浑身上下到处都是破绽,且速度极慢,在他眼中就像是慢放一样。

    而宁川的【八卦金刚爪】几乎是下意识随手抓出。

    又快又猛,双臂肌肉浮现,十指如同钢条一样。

    噗噗噗噗!

    一上来先抓要害,手指凌厉,连皮带肉,惨不忍睹。

    管家的身躯在他手中像是成为了一块移动的大肥肉,任由他随手乱抓。

    眼耳口鼻、下阴、骨骼薄弱处、周身上下的死穴、要穴…转眼间被宁川狂抓一遍。

    啊!

    惨叫响起,瞬间又戛然而止。

    扑通!

    管家的身躯直接横飞而出,浑身上下血糊糊的,惨不忍睹,简直像是没了人形,已当场昏死。

    “卧槽,我的实力什么时候这么强了?”

    宁川心头一惊,急忙看向血糊糊的手掌。

    上面充满碎肉,全都出自管家。

    但眼下根本不是吃惊时候,他趁着还没有人发现,连忙拖着管家的尸体,开始找地方隐藏。

    这尸体无论如何不能让人发现,若不然他更是别想逃脱。

    …

    另一个方向。

    不大的回廊中。

    两位武盟的高人,姜云才和孟金刚,装成家丁的模样,聚在一起,向着热闹的广场看去。

    “算算时间,【腐骨软筋散】的药效应该快发挥了!”

    “不错,一旦动手,一个都不能让他们逃掉,若不然事情将会变得异常棘手。”

    二人凝重低语。

    广场之内,喝彩声连连,无数江湖客大声叫好。

    三场比赛已经来到了白热化的地步。

    炎刀帮和金刀门全都派出了自己门派的最强天才。

    年仅十九岁的段鱼肠一手金光刀法,变幻莫测,打的金刀门林萧雨节节倒退。

    一时间场内刀光剑影,劲风呼啸,速度快得几乎让人看不清楚。

    随着铛铛铛的金属声音响起。

    咔嚓一声,火星迸溅,林萧雨手中长刀竟被段鱼肠当场震断,化为七八块碎片,胡乱飞舞。

    “好内力!”

    神拳门的李千斤开口喝彩。

    年纪轻轻就能震断长刀,此子内气深厚,前途无量。

    呼!

    段鱼肠一刀震断对方长刀后,紧跟着一掌向着林萧雨的身躯狠狠拍去。

    林萧雨脸色骤变,急忙屏息凝神,动用体内所有的劲力与气,汇聚掌心,迅速迎了过去。

    他只是练劲后期,距离将所有的劲转化为气依然有很长差距,此刻只能将所有力量一起调动,以期能挡住对方。

    但段鱼肠内力之深厚,又岂是他所能够抵挡。

    砰的一声,林萧雨的身躯当场被震得狂飞,狂喷一口鲜血,狠狠砸在远处。

    场面一片哗然。

    就在各大门派纷纷点头,感到惊叹之时。

    忽然,座位上的慧文和尚皱了皱眉头,感觉有些不舒服,直接捂着自己的肚子,道,“不对,这…这茶水有问题!”

    他又惊又骇,忽然间发出大吼。

    然而声音刚刚落下,整个身躯就不受控制,如同醉酒一样,砰的一声,当场扑倒在地,只剩下了抽搐之力。

    其他人纷纷色变。

    各个门派的负责人同时起身,猛然看向金刀门。

    但就在他们刚刚起身,紧跟着一阵天旋地转,和慧文和尚一样,身躯踉跄,不受控制,纷纷扑到在地。

    一时间,砰砰作响。

    除了炎刀帮和飞霞剑派,各大门派的负责人竟同时被放到在地。

    他们身后的弟子,纷纷露出惊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