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异香

    当一个生灵突然拥有一股强大无比的力量后,往往会产生一种莫名的自信,从而忽视掉自己真正的能力而做出一些很疯狂的举动。

    帝流浆的缘故,让山林中一些原本懵懵懂懂的野兽突然变得强大起来,也让它们的野心膨胀了起来,开始互相厮杀起来,为了一些产生异变的植株,为了一些灵气充盈的洞窟。

    积水潭里面的彩池,之前由于黄虎的占据,没有什么野兽敢打这里的心思。黄虎死后,新来的那头苍黑色的豹子,似乎更加强大,更加可怕。于是一些野兽跑的离彩池更远了。

    只是,

    当一群野狼在一个深夜潜入彩池,搅醒熟睡的豹子和赤嘴鸦后。

    一切变得不同了。

    看着对面那头如同一个犍牛大小的狼王,斑苍知道,这同样也是接受了月华馈赠的生灵。斑苍其实平时并不想杀害这些已经明显产生了变异的生灵,毕竟天地造化,属实不易。而且,他也着实需要一些可以为自己修行提供参考的“同类”。不过,看着对方双眸中的凶光,战斗很快开始了。当然,开始的很快,结束的也同样很快。

    斑苍和赤嘴勉为其难的在大半夜吃了一顿丰盛的夜宵,感谢大自然的馈赠。

    不过,事情并没有结束。一年半的时间,足够一些接受了月华馈赠的生灵掌握了突然拥有的力量。慢慢的,积水潭的“访客”越来越多。狗熊,蛮牛,花虎……接踵而来。严重干扰到了斑苍和赤嘴的修行。

    终于忍无可忍!

    在将一头试图占据彩池的异常凶猛巨大的黑熊宰杀掉,斑苍把皮子挂在积水潭中最高的树上后,血腥味随风弥漫。再也没有任何的猛兽产生试图赶走积水潭的两头凶兽并取而代之的想法和行为。

    日子似乎又恢复了平静。

    然而随着一股异香逐渐在山林之间飘开,随风逸散,勾引心魄,几乎所有发生了变异,有了一丝成妖征兆的野兽纷纷开始变得狂躁起来,穿山越岭的寻找香气的源头。

    此时的斑苍和赤嘴正在石崖上吐纳导气,闭目调息。

    当异香传来,一鸟一兽瞬间便清醒了过来。实在是那股异香太浓郁,似乎饱含着无穷的灵气。

    “啥情况?”

    突然传来的香味让他们有些愕然,不过马上赤嘴便振翅飞向空中,很快发现了林中的异常。十数头异兽在山林中狂奔,惊的山中鸟兽惊惶不已。赤嘴极目远眺,一道极其浓郁的黄色烟雾引起了他的注意。

    这道烟雾从地上升腾而起,色彩明艳,随着山风舞荡,将一股异香四散传开。

    莫不是什么天材地宝显世。

    赤嘴飞回山崖和斑苍一说,略一思量,一鸟一兽便朝着那股黄烟奔去,一路上,看着周边奔行的越来越多的林中异兽,斑苍不由得有些纳闷,神物自晦,大凡一些变异通灵的物事都会下意识的隐藏自己。这黄烟这么声势浩大?好生奇怪!

    一路前行,约莫又跑了一二十里地,斑苍越发惊异。如此经久不息,甚至由于愈发靠近而显得愈发浓郁的异香,那味道闻起来甚是香甜,可为何又勾引的心神有些烦躁呢,这当真是好东西?看着周围逐渐些癫狂的各种异兽,素来谨慎的斑苍不觉的将奔跑的速度降了下来。

    等终于到地方之后,那是一片树林的边缘,不远处是一大块开阔的荒原,中间一块巨石上面,孤零零的放着一颗“丹药”,一缕缕黄色烟雾从那颗丹药上面逸散而出。斑苍之所以认为是丹药,看那鸡子大小,圆滚滚的球体没有一丝棱角,尤其是上面萦绕着的诡异的花纹。如此讲究的事物,如此高调的摆放。绝对不是山林之间随便孕育出来的。巨石旁边早已经是热闹非凡,巨石正下方一头野牛正与一头花虎撕斗在一起,旁边一群各色各样的野兽也在互相撕斗。

    突然感受到荒原与树林交界处传来的一缕微不可察的杀机。

    “陷阱!”斑苍心中惊觉。

    不用想到底是什么情况,压制住心中扑过去的冲动,斑苍轻吼了一下,将已经显得有些癫狂,立马就要向中间荒原冲去的赤嘴震醒。

    “扯呼!”

    “嘎?”

    看着豹子已经回头疯狂的往原路上奔跑,赤嘴扑腾两下翅膀,纳闷的看了看近在咫尺的“天才地宝”,便转身朝着豹子飞去,急忙想着问个清楚。

    奔行了四五里地后,翻过了一个小山头,斑苍才在一处灌木林前停下。赤嘴鸦急忙赶上,正要问到底是什么情况,那场中的异兽都不是对手,天才地宝唾手可得,怎得就跑了。可是看清了斑苍的脸后,赤嘴不觉闭上了嘴。斑苍的面孔僵硬异常,脑门上渗出了点点细汗。胸膛剧烈的起伏着。看见赤嘴过来,斑苍并不言语,立马施展神通,将身形缩小的如同小猫一般,又口中呼出一口妖气,将赤嘴的气息与外界完全隔绝住,然后便眼神招呼一下,带着赤嘴钻进了灌木林中。

    在灌木林中穿行了一二里地,斑苍找了一个树洞后才停下脚步,跟在后面的赤嘴看着前面显得万分谨慎小心的豹子,身上也不觉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啥情况?”

    斑苍猛的甩甩头,将心中的那股强烈欲望平复下去。

    “陷阱,那东西在故意诱异兽过去。”在刚刚奔离荒原的路上,斑苍惊骇的做出了这个难以置信的推测。

    “怎么可能。”从小生活在山林中的赤嘴鸦并没有遇到过如此匪夷所思的事情。

    “你刚才脑子里面还清楚吗?”斑苍看着赤嘴问道。

    想想刚才似乎心中那股不可抑制打算冲进荒原干翻其他异兽的冲动,赤嘴不禁有些后怕。“嘶——”那群异兽数量不少,他和斑苍虽然厉害,进去怕也未必能占到多少便宜。

    林中变异后,一些怪异植株也会吸引鸟兽过去,然后奇奇怪怪的扑杀掉,不过如此声势浩大的却还从来没有过。

    赤嘴朝着斑苍摇摇头,沉默了下来。

    “俺刚才也险些失控,那东西绝不是什么好玩意。”

    “现在怎么办。”

    “不知道,——等等看”

    “……”

    隔着一座山头,那边的情况并不清楚,只听见兽吟鸟嘶了半个多时辰,当最后一声熊吼传来,似乎异兽们的争斗结束了。熊声阵阵嘶吼,但很快戛然而止。那股异香也瞬间无影无踪。随之便是山林之中正常的鸟兽虫鸣传来,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在诡异的气氛中,斑苍反复思量,决定出去查看一番,倒不是和傻狍子一样有着什么强烈的好奇心,斑苍对于自己的神通“潜踪”有着一定的自信,而且自己的精神心智似乎也要比其余的异兽强大一些,若是再有那股异香,也可以勉强抵御。

    斑苍让赤嘴在树洞里面等着,毕竟磨石大小的身躯出去还是太过惹眼。收敛住全身气息,缩小身形,斑苍便向着那块荒原潜行过去,刚刚要从树林中出去。

    “师弟,你看清那乌鸦是往这边飞过来的。”

    “没错。师哥,我负责的正好是这个方向,那乌鸦怪的很,刚到林子边上就立马又飞回去了。”

    两道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本就谨慎万分的斑苍立马停出脚步,趴伏的更低了,“人?”斑苍愕然之余,立马如同冷水浇头一样,心中寒意大起。

    大苍山中确实会有人,不过也只是山下一些进山砍柴打猎的,斑苍当时还好奇,远远的隐住身形跟踪过几个,顺便学习了一下人的语言。可是那些人进山最多也就十几里地面。现在这里可几乎算得上整个大苍山的正中心了。猛兽横行,普通人敢来?

    透过树影望去,两个人影渐渐清晰,却是两个穿着布衣的中年男子并肩而来,一个手里拿着一把滴着血的直刀,森寒凛凛,另一个年纪较长的腰里插着一只短剑。

    两人看看四周的林木荒原,那年长者沉声道:“嘶,能抵住引妖丹的味道,怕是要结出妖丹了。”

    “要不是咱们这次出来人手不够,我守着阵角不能妄动。不然扔出一张符箓,指定灭了那厮。”年轻一点的挥了挥刀,似是大为遗憾。却不知道把旁边一个偷听的吓得不浅。

    “唉,走吧,”年长的男子看了看周围,并无所获。“这片林子太大了,那乌鸦见机的快。现在怕是不好寻了。”

    “嗯,”较年轻的也看出搜寻无望。点了点头又道,“竟是没想到这片林子出了这么多妖物。”

    “无妨,都是一些未成了气候的。”那年长者微微笑笑,又似教导般对另一人道。“山深林密妖丛生。咱们捕妖士就干的这活计,这次还算好,未成气候,趁早除了,不然以后成了害,又免不了一番手脚。”

    “嗯嗯”年轻者很是虚心,欣然受教,便随着年长者又朝着荒原原路返回去。

    “这次功劳不小,把这些妖物带回去。也让那城里面的百姓开开眼。”

    “不错,有了这些,估计咱们很快就能在苍城立下脚。到时候带上师傅的搜妖盘回来,看那头乌鸦哪里藏。”

    “哈哈哈哈哈,除非那头乌鸦直接飞出这片子山去。”

    远远飘来的话语把刚刚略微有点放松的斑苍的一颗心又提了起来。等到周围在没有一点声音,估摸着那人走远了之后。斑苍轻轻呼出一口气,立马朝着赤嘴藏身地奔去。

    “麻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