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十章、狐祭月

    眼前分明是金蟾占据了优势,赤羽蛇都被冻在了冰球里,怎么会是金蟾输了?

    竹雀分外不解。

    宫梦弼却没有时间同他解释了,而是催促道:“快,起烟炉。”

    竹雀连忙衔起一个竹筒,又抓起两个竹筒,按照宫梦弼指示的方位占据了风口,将竹筒埋下,点燃了其中的藏香。

    宫梦弼则是按照地势,把剩下的竹筒排布,也点燃其中的藏香。

    这香气一起,只有淡淡云烟缭绕着,无形的香混着无形的气顺着风口、地势,由高到低,朝镜潭涌了过来。

    宫梦弼盘坐在一个高大的竹筒下,云烟与星月落在他身上,似明似暗。

    他的气息好似从现实当中抽离了,完全融入了无形的香气之中。

    肉眼不可见的香若以灵眼来看,如同流淌的银纱,好似浓稠的乳汁,又似乎是天上浓白的云团。

    香气之中,影影绰绰,似乎有百魅行道、千狐奔走。

    金蟾拼尽全力,将赤羽蛇冰封在潭水之中。

    那镶嵌在冰面之中的冰球好似水晶一般,映得其中赤羽蛇羽毛、鳞片熠熠发光。

    金蟾正冷笑一声:“镜潭之水凝聚月光,奇寒无比,你虽高我一品,我却占据地利,还是我赢了。”

    这时候,一股异香涌来,带着狐狸的气息。

    金蟾微微色变,恼怒道:“该死,必是那狐狸趁人之危。”

    只是不待他发怒,一声清脆的碎裂声传入他的耳朵。

    冰球之中,赤羽蛇的眼珠子盯向金蟾,似乎是嘲弄,又似乎是贪婪。

    细细密密的裂纹遍布在冰球之上,碎裂声入耳不绝,如同鸣奏。

    啪地一声巨响。

    冰球完全碎裂开来,洒落万点银屑。这些冰屑还来不及落地便被融化成水滴,冰封的镜潭上似乎下了一场细雨。

    赤羽蛇赤琉璃一般的眼眸死死盯住金蟾,带着天敌和上位者的压迫感。

    金蟾浑身无法抑制的颤抖起来,这是天性带来的恐惧,难以用言语表述的恐惧。

    他开始后悔了。

    后悔没有听从狐狸的示警,后悔自己的大意和傲慢。

    但凡将警示放在心里,做好完全的准备,都不至于面对此刻的生死危机。

    金蟾勉强鼓动身躯,但已经大不如前。

    再而衰,三而竭。生死搏命,一击不成,那就只会越来越弱。

    金蟾睁大了琥珀一般的眼眸,尽管身躯颤抖,但眼睛却丝毫不放松。

    赤羽蛇缓缓游动着,倏地,仿佛无声惊雷一般,一口咬向金蟾。

    金蟾猛地向后一跃,险之又险地避开了腥风。

    但蛇的反应速度远远超过他,还不待他落地,赤羽蛇已然抢攻而来,绕着金蟾一卷,便将其死死绞住。

    蛇身勒紧,远胜过藤蔓绞杀大树,将金蟾绞在坚硬的鳞片与强壮的肌肉当中。

    金蟾甚至不敢张嘴,全凭吸进去的一口气撑住,但赤羽蛇已然调转头颅,张开巨大的嘴,露出巨大的獠牙,一口就要咬在金蟾的头上。

    也就是此刻。

    似乎是风吹过,又似乎是月明照了下来。

    赤羽蛇身下一空,绞住的金蟾如同冰花一样破碎,化作流光消失。

    大蛇呆了一呆,转头四顾,却没有看到金蟾的身影。他似乎是不太能理解眼前的景象,若是他还神智清醒,或许还能判断,还能寻找宫梦弼留下的破绽,但如今火毒攻心,他早已失去了神智。

    到嘴的蟾蜍飞了,赤羽蛇怒不可遏,在镜潭之中大闹开来。

    冰封的潭面被蛇尾砸开,潭水与冰块四处飞溅。

    潭水奇寒,大蛇将身体埋入水中,在水中掀波涌浪,试图找出金蟾的位置,也借着潭水勉强缓解燥热。

    而金蟾呢?

    他此刻正被雀仙抓住,送往宫梦弼藏身之所。

    细长的竹筒分为数节,其下盛着烧红的香炭,以竹节分割,其上盛着调和好的香丸。

    宫梦弼盘坐在竹筒边,毛茸茸的大尾巴舒展在一旁,比天上的云彩还柔软。

    金蟾落在宫梦弼身边,雀仙缩小形体,高呼着:“累死我了,累死我了!”

    “你怎么这么重!”

    金蟾恼怒地看了他一眼:“分明是你太弱了。”

    雀仙炸了毛:“我不去救你你都已经葬身蛇口了,还嫌弃我弱!”

    金蟾语塞,他看向宫梦弼:“狐狸,你又为什么在这里?”

    雀仙道:“别问了,他听不见,他在施展幻术同赤羽蛇斗法。”

    金蟾看向那正在镜潭之中搅动风浪的赤羽蛇,心有余悸,又心怀愤恨:“该死的蛇,迟早我要报复回来。”

    雀仙落在宫梦弼的肩膀上,道:“报复的话以后再说,先应对过眼前的难关再说吧。”

    赤羽蛇全然不知自己已经落入幻术当中,周身泛起红光,镜潭的水都逐渐发热。

    潭水发热,便无法缓解他的燥意,他便再度不安,凭借天生的本能,感觉到周围似乎有聚阴之物,但始终无法寻到,便恼怒的朝四周挥洒火焰。

    四周的草木尽数点燃,顷刻间,山火就要席卷起来。

    宫梦弼知道不能再等,否则无还峰被山火烧尽,不知道要死去多少生命。

    一个又一个的狐狸在香气中出现。

    似乎有数百只,似乎有数千只。

    狐狸跳着舞,围绕着赤羽蛇手舞足蹈,奔走跳跃。

    柔软蓬松的尾巴在空中摇摆着,分不清到底是香气在舞动,还是香气中的狐狸在舞动。

    赤羽蛇看到了狐狸。

    他正欲朝狐狸喷吐火焰,但却忽然安静了。

    狐狸在唱歌。

    似乎是鸟叫,似乎是兽鸣,似乎是人类幼崽在叫,又似乎是阴恻恻的鬼语,又似乎是天边传来的风声。

    赤羽蛇仿佛是一团篝火,而围绕着篝火的是载歌载舞的狐狸。

    “吉日兮良辰,

    将诗舞兮娱灵皇,

    开天府兮乘云,

    遗华光兮流桂浆。

    ……”

    皎皎明月东升,大如中天之轮。

    似乎是新月已去,望日而来。月光流照,慈恩万方。

    不仅仅是赤羽蛇被幻术影响,连远在香气之外的金蟾与雀仙也看到了那中天明月,近在眼前。

    赤羽蛇缓缓闭上双眼,收拢双翼,火气尽退,沉沉而眠。

    在赤羽蛇的身上浮现一道黑气,隐隐约约有着人形。

    那黑气似乎看破了幻象,直勾勾看向远处的宫梦弼和金蟾。

    只是还没有来得及说话,便在月光之中消散殆尽。

    宫梦弼似乎没有察觉,那狐歌狐舞祭祀者月亮,也引动着拜月法自行运转,月光如有灵应,在他体内结成一道符篆,乃是:太阴幻神符。

    他的幻术又提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