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07章 朱允炆的攻击

    一个月时间过去。

    朱允熥过得和往常一样舒坦。

    在院内的椅子上躺平,晒着太阳。

    右手边一个红木鼓凳,放着葡萄、饼干等水果和小食品。

    梅儿在后面给他捏着肩膀。

    兰儿在前面为他捏脚。

    朱允熥往嘴里塞了一个葡萄,这才是一条咸鱼该有的生活!

    一个月了,朱元璋没再来打扰。

    只是每天还得去宫里跟着方孝孺读书。

    在课堂上睡觉,真是受罪啊。

    好在方孝孺早就放弃他了,权当他不存在。

    只是,经常有朱允炆的眼光扫过来,暗藏着一股恶毒,让他心生寒意。

    看来,朱元璋一个月前让他上早朝、进养心殿议事,让朱允炆对自己产生了戒备。

    真想告诉朱允炆,他该戒备的是四叔朱棣。

    其实,朱允炆是谁都防备着。

    吕氏告诉他,父亲朱标去了杭州休养。

    朱元璋百年之后,有可能让皇孙直接继承帝位。

    现在,当上皇太孙,是重中之重!

    而陛下一个月前对朱允熥的异常态度,想起来就心惊肉跳。

    母后为此其实也是寝食不安。

    朱允熥每次在课堂上睡完觉,就以最快的速度出宫。

    怕遇到朱元璋,朱元璋再让他上早朝,那可就大大地不妙了。

    “允熥,允熥。”院门传来砸门声。

    不用说,是二舅常升,力气太大了,严重怀疑他再敲几次门,就得换新的。

    朱允熥迅速把葡萄、饼干等果盘收到系统空间里。

    梅儿、兰儿对朱允熥的这个动作习以为常了。

    自己所依附的主公,那可是有着大智慧、大神通的人。

    他一直在隐藏自己,唯独对她二人敞开秘密!

    朱允熥知道,这些东西都是超时代的东西,不能让他人看到。

    特别是经常到这里来的常升、常森、蓝寿等人。

    就算有血脉也不行。

    因为这几个都是暴脾气加大嘴巴,一不小心暴露出去。

    这就违背了自己低调发育的原则。

    更何况,现在又被朱允炆给盯上了!

    朱允炆倒不可怕,可怕的是他背后的母妃:吕氏。

    这女人一点都不简单!

    吕氏的父亲叫吕本,寿州人,在元朝当过官。

    有着这样的家族黑历史,吕氏居然扶正为太子妃,靠的就是她的八面玲珑、长袖善舞。

    目前,他兑换了不少作物种子,但只能悄悄在院子上种上一些。

    现在只能等朱元璋封他为王,马上就藩,远走高飞。

    有了自己的地盘和武装,那就可以慢慢积累实力。

    在朱允炆和朱棣干起来的时候,可以浑水摸鱼。

    所以,最起码在去封地之前,一切都不能暴露。

    “我的好外甥啊,好事,天大的好事!”

    常升人还没进来,大嗓门先吼起来了。

    好事?

    朱允熥的太阳穴猛地一跳。

    恐怕不是什么好事!

    “陛下让你进宫,有要事相商。”常升说道:“马都给你备好了。”

    这次常升拉来了汗血宝马。

    朱允熥哪里会养马,汗血宝马都是常升让人养着。

    朱允熥苦着脸:“皇爷爷有什么急事?非得让我去?我去,也没啥用啊。”

    常升对这个外甥算是无语了。

    他明明感到了朱允熥的变化,一定是开窍了。

    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对于人人羡慕的上朝议事,他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常升一把拉住朱允熥:“管它有用没用,去了就知道了。记住啊,一定要压过朱允炆那小子一头!”

    “二哥也在大殿?”

    “对呀,朱允炆也在,陛下专门把你叫上,肯定是让你大放光芒!舅舅相信你!”

    常升与其说相信朱允熥,不如说是相信朱元璋。

    进入大殿,官员们黑压压地一片。

    正在讨论事情的官员们顿时收声,齐刷刷地看着朱允熥和常升。

    朱允熥还想往后面一排钻。

    “允熥,站前面来,让咱好好看看你。”

    朱元璋的声音很大,但无比和蔼。

    无奈之下,朱允熥只能带着“感激涕零”的表情走到最前面。

    朱允炆昂首挺胸,站在第一排。

    “三弟,来,站到这里。”朱允炆显得十分热情。

    朱元璋正想开口,朱允熥的心声传进了他的脑海:「今天难道又有要事了?一个月了,蓝玉应该摧毁了北元的官僚体系,元主和太子跑掉了,也无关大局。」

    朱元璋定定地看着朱允熥。

    这个皇孙,果然,果然,又料中了一切!

    一个月前,从心声中听出来,元主躲在捕鱼儿海。

    从朱允熥内心的分析中,结合自己的战场经验,朱元璋断定这个地方一定是对的!

    于是下旨八百里快递,把消息传给蓝玉。

    蓝玉接到旨意,带足干粮,扔掉辎重,以最快的速度,直扑捕鱼儿海。

    几乎把元朝一网打尽!

    可惜的是,元主带着太子跑掉了。

    朝中大臣都望着朱元璋,似乎陛下有点失神,甚至是,失态。

    朱允炆本以为朱元璋是看向自己的,结果发现不是。

    定定看着的,是身边的朱允熥。

    再一看朱允熥,哪儿有一点皇孙的样子。

    站在那里吊儿郎当的,没个正形!

    难怪,皇爷爷这么看着他。

    这显然是一种责备,或者是一种提醒。

    只是,自己这个废物弟弟不明白。

    朱元璋总算是收回了目光,扫视了一圈:“今天,有个消息咱给大家说一下。蓝玉找到了脱古思帖木儿!齐泰,你念念捷报。”

    蓝玉打胜了?

    大殿顿时议论纷纷!

    一个月前,文臣武将还在为蓝玉撤不撤的问题争论不休。

    好了,现在不用争论了。

    常升等武将高兴异常,在与文臣的争斗中,武将这次完全占了上风。

    这次蓝玉抓住了元主的三个儿子,俘虏公主、后妃、大臣等人三千有余,军民七万七千余人,牛羊马匹共计十五万余头,宝玺金银辎重无数。

    紧接着蓝军大军又攻破北元重臣哈剌章军营,俘获一万五千余人,牲畜四万多头。

    此时,朱允炆扑通一声跪下:“恭喜我朝大胜!爷爷料事如神,将元主藏身之处告诉大军,终于有了今日大胜!”

    齐泰第二个跪下,其他大臣也反应过来,呼啦啦跪倒,山呼万岁。

    只剩下朱允熥一个人站着。

    太突出了!

    朱允熥也只好跪下,身上流着朱家的血脉,跪一下也不打紧。

    「老朱就是厉害!从地图上就能看出来元主的藏身之处!」

    朱允熥的表扬,让朱元璋的老脸一红。

    哪里是自己看出来的,分明是听到了朱允熥的心声。

    说来说去,还是自己的这个皇孙厉害!

    很可惜,这个皇孙好像对皇太孙的位置不感兴趣!

    一味地隐藏自己!

    朱元璋挥挥手:“都起来吧,别动不动就跪!这次大胜值得庆贺!蓝玉此战,功比卫李!”

    武将们听了大喜,蓝玉的功劳,能与名将卫青、李靖相比!

    “陛下,”朱允炆等大家静下来之后用郑重的口吻说道:“皇孙觉得,蓝将军此战,过大于功!”

    过大于功?

    朱允炆此话从何说起?

    除了兵部尚书齐泰,其他人都以奇怪的目光看向这个准皇太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