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章 真想把水调歌头砸在你脸上

    苏轼和苏辙兄弟宛若自来熟一般,直接坐到了陆垚的两边,差点将潘文都给挤到了地上去了。

    潘文本想着大骂这两人一句,却被陆垚一个眼神给制止住了。

    可怜的潘文只能一个人坐在一旁喝着闷酒。

    苏轼倒没有醉,眼神中很清醒,对于陆垚刚才所文抄而来的《暗香》一词极为欣赏。

    正所谓文人之间的惺惺相惜。

    苏轼就这么搂着陆垚的肩膀说道:“陆兄弟真是大才,没想到年纪轻轻就能做出此等词句来。今日当真是尽兴,不若陆兄弟再来一首如何?”

    陆垚的脸色有些犯怵,他脑海中的诗词是不少,但是也不能这么挥霍吧。诗句再多也有用完的那一天,等到无词可用的时候,那可就是尴尬了。

    他无奈地说道:“苏兄,并不是我这个做弟弟的扫你的兴,可是这诗词本就是妙手偶得之的东西,怎么可能说来就来呢?”

    一旁的苏辙不乐意了,他哥哥可是眉州出名的诗仙,问你陆垚邀词你居然还拒绝,这是个什么道理。

    他醉醺醺地说道:“什么妙手偶得之?那都是借口,像我哥哥想作词那便是说来就来。”

    说完他朝着苏轼扬了扬头。

    “既然小弟如此夸赞为兄,那我还有什么可以拒绝的道理。”苏轼说完就陷入到了沉思之中。

    场中也都安静下来,将目光都聚焦在苏轼的身上。

    可是这种安静只持续了四秒钟的时间。

    “某有了。”苏轼大笑道。

    陆垚一脸惊愕地看着苏轼,真是闻名不如见面。

    以前在书本上说苏轼的文采有多么多么地厉害,等到真正坐在他身边的时候才觉得他是真的牛批。

    苏仙就是苏仙,古有曹子建七步成诗,今有苏轼四秒成词。

    旁边早已准备好的小厮将纸张平整地铺在苏轼的面前。

    苏轼提起之前潘文写字的毛笔,挥毫泼墨。

    唐宋八大家果然名不虚传,而苏轼也同样是历史上有名的书法大家,这字写起来真的是让人赏心悦目。

    狂傲而不失婉转,看得陆垚啧啧称奇,这一幅书法要是带到后世来卖,那至少要拍出天价来。

    这就让陆垚起了一些心思。

    既然已经和苏轼认识了,怎么也要骗几幅墨宝过来,有画作得更好,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那以后荣华富贵就不用担心了。

    不到两分钟的时间,一首墨迹还未干的词句就跃然于白纸之上。

    苏轼将纸递给小厮说道:“让仙儿姑娘唱来。”

    小厮开心地拿着词进入到仙儿的幕帘之前,再由侍女传入到仙儿姑娘的手中。

    今日仙儿姑娘得到了几首好词,也少不了他这个接词之人的赏钱。

    不说多,五六贯还是有的,至少可以抵得上他两个月的工钱。

    接下来就听见仙儿姑娘咿咿呀呀地唱道。

    后房中其他清倌人都咬牙切齿地看着仙儿,本来他们也是有机会获得这些好词的,现在全都被仙儿得了

    (本章未完,请翻页)

    去,真是叫她们羡慕嫉妒恨啊。

    一曲终了又是掌声一片,今天苏轼可算是在这些学子之中出了名,明日这两首好词定是传唱于各个青楼之中,不需要多少时间整个汴梁都会知道苏轼的大名。

    这是文人学子为什么喜欢去青楼的原因,一是为了人云亦云的雅事,二就是为了博得名声。

    谁不想自己的名字在科举之前被文人界所知晓,在应试之时得到考官的关注。

    “好一首《临江仙》,苏公子此作是我这一年来听到最好的词。”一位学子不吝辞藻地夸赞道,一旁的学子们也纷纷点头。

    不说其他,就说这四秒成词便会让这些人传遍于世间。

    隐隐有人将他与才高八斗的曹子建放在一起谈论,说苏轼也当得起才高八斗这个词。

    苏辙哼了一声说道:“看到我家兄没有。难道陆公子还要用妙手偶得之来搪塞我们兄弟二人吗?”

    苏轼一脸笑意地又搂上了陆垚的脖子,“我等文人何等爱惜自己的名声,此等出名的好机会陆兄弟就这么白白放弃吗?”

    作词对于苏轼来说就像是喝水那么简单,简直就是思如泉涌,他以为陆垚和他一般无二的文采,胸壑之中最少有几首好词,只是他不愿意分享罢了。

    陆垚是真的为难,现在出名是好事,难道以后每个人劝他写词他都要写出一首来?

    他将宋词三百首揣在怀里也不够用啊!

    他决定这个例一定不能破。

    正当他想开口拒绝时,就听见一声带着嘲讽地大笑:“陆垚你就别装了,这些外省的学子不知道你,我还不知道吗?整个汴梁不知道你陆垚读书那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就连先生都被气走了几个。别说是作词,就是四书五经你能背得全嘛。定是你今天就买了一首词,肯定‘作’不出这第二首词来。”

    说话之人特意在说‘作’这个字的时候加重了语气,就是让所有人都知道陆垚来春香楼就是附庸风雅,也想混进文人的圈子里面。

    除了那些知道陆垚名声的纨绔子弟之外,所有的人都带着怪异的眼光看向陆垚。

    苏轼更是带着更复杂的目光,他心中不相信能作出《暗香》一词的人会将这首绝顶的好词给卖出去,但是陆垚今夜真的作出第二首词出来,那就真的是有待商榷了。

    陆垚不顾别人的目光而是小声地朝着潘文问道:“刚刚说话的人是谁?”

    潘文同时小声地在陆垚耳边答道:“这个人是陈御史家的二公子陈弘良,之前就和我们不对付。”

    陆垚心中已经了然,原来是找事砸场子来了,那怎么能让他如愿?

    自己的名声倒是次要的,这个场子必须要找回来,看了今天这第二首词不管怎么都要出现了。

    一旁的苏轼对着陆垚问道:“陆兄弟当真作出这第二首词来。”

    “苏公子你别逼我,不然你会后悔的。”

    催,就知道催,不知道在脑海中找词也是要有时间的嘛,陆垚真想将《水调歌头》直接砸在苏轼的脸上。

    不怪兄弟不道义,实在

    (本章未完,请翻页)

    是你逼得紧啊。

    陆垚想了想还是不能做这种缺德的事情,正主就在面前,怎么能抄他的词呢。

    还是找找其他的词再说,实在不行的话那就《水调歌头》补上。

    终于他想到了一首好词,大声喊道:“纸来,笔来。”

    苏轼则在一边疑惑地挠头,他陆垚作词,自己会后悔什么?

    他不知道自己的千古名词差点被人盗用。

    那位小厮又毕恭毕敬地拿着纸笔过来,心里高兴得不行,若是今天又出一首好词,他今天的赏钱绝对会有十贯钱。

    陆垚又将纸笔推到了潘文的面前,轻咳一声说道:“还是我诵你写。”

    潘文心中疑问,明明陆垚的字比自己写得好,为什么还要自己代笔?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格调,以后有机会自己肯定也要试一下。

    潘文还是任劳任怨地写着陆垚报出来的词句。

    “交给仙儿姑娘吧!”得到陆垚的吩咐之后,他拿着词走了。

    苏轼一直在陆垚的身边偷听,等到陆垚最后一字说完之后,他便开怀大笑,“好词,果然是一首好词,好一首卜算子,又一首咏梅词,轼佩服也。”

    没有看到词句的人都感到了焦急,是什么样的好词能让苏轼如此夸赞。

    而陈弘良心中却不相信陆垚真的会写词,但是词已经交到了仙儿姑娘的手上,等会便会吟唱出来,就由不得他不信。

    “难道今天买了两首词不成。”

    “啊!”仙儿姑娘接到词之后,惊讶地喊出了一声,然后又将目光看向了陆垚。

    陆垚对着仙儿点头示意她唱出来,让陈弘良感觉一下什么叫大嘴巴子抽脸的感觉,那一定很疼。

    玉指拨弦,琴声悠扬,曲调一出众人都知道了陆垚写得真的是一首卜算子,就不知道陆垚到底写得如何了。

    仙儿用她柔情软糯的声音唱道:“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著风和雨。

    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

    这一首词正是陆游的《卜算子·咏梅》。

    陆垚想着:既然你也姓陆,以后肯定也是一家人,那就拿来吧你。

    一曲作罢,掌声更加雷动,学子们一脸陶醉,今日能听得四首好词,此行不虚啊!

    陈弘良一脸铁青,听着掌声他就已经知道这首词是极好的,也想着陆垚怎么这么好命。连买到两首好词来,往常这种词在汴梁也不多见,有词价格也是高得离谱。

    难道陆垚失踪一次变得这么有钱了?

    看到陈弘良的脸色,陆垚心中别提有多爽快了,朝着陈弘良嘲讽地问道:“陈兄,这一首词如何?”

    “不过是走狗屎运罢了。”陈弘良拂袖而走,头也不回。

    走了?就这么走了?

    陆垚在他背后大声喊道:“陈弘良你是不是玩不起啊!”

    程文阁在一旁轻轻摇头笑道:“恐怕陈弘良以后都闻不得咏梅声了。”

    此句一出又是一片哄堂大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