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五章 穷人的孩子早当家

    朝廷的反应极为迅速。

    不得不说,侯君集再有各种毛病,能力还是出众的,否则李世民也不会引为心腹,委以重任。

    没有膨胀的侯君集才是好的侯君集。

    朝廷如何应对柴令武不得而知,但皇帝二舅来了道口谕,让柴令武瞬间懵圈了。

    有没有搞错?

    竟然是想本少府牺牲美色,与慕容君那头母暴龙试探着交往?

    我滴个天呐!

    那恶婆姨居然没嫁人么?

    不说敌对立场什么的,就慕容君胳膊能跑马、拳头能站人,真要成亲,是不是两口子拿着菜刀叮叮当当的对砍?

    然而,口谕里阐明了,慕容君是步萨钵可汗慕容伏允的幼女,真拿下她,有利于大唐稳定吐谷浑的形势——至少比冷得快冻僵的慕容顺强多了。

    不是说我方不率先使用男色武器么?

    好吧,慕容君手里的三千积石军,才是李世民剑锋所指。

    关键时刻,能够突入积石山,对吐谷浑的震动会是惊人的。

    至于说有点委屈柴令武,谁让他作的,非要婚姻自主呢?

    恶心不死你!

    柴令武觉得太想当然了,人家凭什么为你对付自己的阿耶?

    柴令武没把这口谕当回事。

    皇亲国戚得到的口谕多了,不是每一道都会不折不扣地执行。

    除了傻子,不得先考虑自己的利益吗?

    操练人马,在尕愣口与比隆入口处简单的布置一下,让阿诺瓦塞组织当地民众简单防御,放放滚石,点点狼烟。

    没办法,建不建烽燧,不是小小一县尉决定得了的,最少是河州折冲府点头,日后还得折冲府派府兵进驻才行。

    “乐都达坎的遗腹子”很可爱,看到柴令武只是咧嘴笑,张开肉乎乎的双臂索抱,嘴里咿咿呀呀地说着谁也听不懂的婴语。

    “叫什么名字吖?”

    柴令武曲臂抱着,轻轻逗弄着孩子。

    三个月大,颈骨已经可以支撑头部活动,不用全程托着了。

    孩子身上那种肉肉的感觉,摸上去很舒服,手指戳到肉上,孩子立刻咯咯笑起来。

    如果不是尿了柴令武一手的话,感觉真是完美。

    “乐都青龙。”

    姜婕柔声道。

    阿诺瓦塞嘟着嘴,对孩子顶着乐都的姓氏略有意见,却又无可奈何,谁让他当初管不住裤腰带的?

    不过,阿诺瓦塞属于那种没有姓氏的羌人,孩子有一个姓也不错。

    这么想着,阿诺瓦塞心情又好了起来。

    “记住,我能救你们第一次,救不了你们第二次。”

    柴令武郑重警告。

    第一次还可以用遗腹子来狡辩,第二次作死,神仙都救不了他们。

    古老且封闭的比隆,皋兰渠等人郑重地迎接了柴令武。

    比隆人虽然比较固执、排外,却能分清好歹,对于拯救了部落的县尉,给予了最高的礼遇。

    “少府,我们想通了,愿意派族人当弓马手,愿意派人巡视界碑,愿意建烽火台并派人看守。”

    奉上了新鲜的马奶,皋兰渠代表比隆发话。

    柴令武慢慢咽了口温热新鲜奶,没经过加工的原味奶腥气比较重,要是哪个憨憨一口焖,准得吐出来。

    让后世国人接受的牛奶,则是经过了加工,去腥,做成原味奶、酸奶,甚至是放了糖变成甜奶,味道自然要好很多。

    比隆的姿态摆出来了,不接受是不给颜面,征调过多了那是不懂事。

    “皋兰渠入弓马手。说好了,一个月后要是跟不上弓马手操练的进度,是会退回来的。”

    重要的是,比隆开了这个头,周边的夕冲、古夷、古夷卡、克麻归心的时间还远吗?

    回到县城,叽叽喳喳的李不悔大声请功,第一期培训班在小助教勤奋的监督下,全员通过珠算普通四级,基础会计也基本以八十分的成绩过关。

    注意,总分是标准的一百分,不是花里胡哨的一百五十分。

    要知道,后世多少会计的年审,网上继续教育都得请别人代考过关呢。

    柴令武检阅过成绩,确认真实有效,手书了合格证,一人一张。

    嗯,你们也是有证的人了,可以向世人展现你们的水平了。

    麻溜的,回长安替本培训班打广告吧。

    一缗钱到手的李不悔眼睛笑眯了,硬要把钱留给阿娘。

    柴令武带着李不悔买了一堆牦牛干巴回来,给她当零食吃,乐得李不悔直蹦。

    也就是当世了,换后世,柴令武妥妥的被控诉雇佣童工。

    买牦牛干巴就少不了到吐谷浑商队,到吐谷浑商队就有概率见到慕容君那恶婆姨。

    哦,未婚,还是小娘子。

    怕啥来啥,还真就撞上慕容君了。

    辫发、束发萦、缀珠贝,走起路来,身上的金银饰品摇曳作响,身上不晓得擦了什么香粉,隐约刺鼻。

    说实话,慕容君不是什么千娇百媚的美人,却自带英姿飒爽之风。

    脸庞的底子不错,可惜被吐谷浑的风吹得有些粗糙,腮帮子上两砣高原红比较明显,丹凤眼让柴令武莫名其妙地想起关二爷。

    噗,受不了,实在想笑。

    慕容君这份打扮明显是精心装扮出来的。

    从吐谷浑内部,也隐约地传来让慕容君与柴令武婚配的消息,可见一个巴掌拍不响。

    慕容君对柴令武这小贼虽然反感,可也不想坠了自己的名头,在米川县自然也注重起装扮来。

    话说,哪个女子不愿意将自己的美貌展示给世人?

    以前是慕容君,身为将军,自然也没法讲究,可不代表心中就没有点渴望啊!

    照着铜镜,以为自己美美哒,怎料遇到柴令武,直接就是当头一棒?

    怒不可遏的慕容君跺脚转身,飞身上马,催马要离开米川县。

    待本将军回去,调集积石军,踏平米川县,活捉柴令武!

    “哈哈,其实你以前的样子就挺好,干嘛要做别人呢?”

    笑够了的柴令武解释道。

    慕容君转怒为喜,脸上泛起一丝娇羞。

    意思,以前的我,还是有魅力的?

    柴令武想不到那么多弯弯绕绕,他的话,意思就一个,别作妖了,反正就那样,躺平吧!

    可惜青年男女的思路都颇为清奇,各想各的,几乎是南辕北辙。

    慕容君难得地心平气和,下马摆上墩子,牦牛干巴、青稞糌粑、卡塞(油果子),用木碗盛着端出来,看得李不悔口水直流。

    没办法,小孩子的天性,管不住嘴。

    换了熊孩子,怕是直接上手了。

    “快吃呀!姐姐这是给你吃的。”

    懂礼节的孩子人人喜欢,即便是战场上杀人不眨眼的慕容君也不例外。

    得到柴令武许可的李不悔,笑嘻嘻地开吃。

    倒是柴令武莫名其妙的,你说就说,瞪我一眼是几个意思?

    之所以没有羊肉小吃……即便是后世,羊肉也不常见于小吃的行列,这东西的膻味重,只适合热吃,不适于冷放。

    “嘿,你们贵族不是喜欢用玉碗、金碗、银碗么?”

    柴令武微微惊讶。

    慕容君眼皮都没抬:“没钱。每年随我征战的儿郎,死伤之后我总得安置他们的家人吧?要不然你以为我就不怕死,就敢越境劫掠?”

    穷,才是最大的原罪。

    穷了抢,抢了死人,结果更穷,这就是一个死循环。

    柴令武恍然大悟。

    难怪开了贸易,这婆姨,不,这小娘子再也没提刀来抢过。

    能用温和的贸易手段赚取利益,谁愿意用战争的方式来进行?

    (答:军火商。)

    “庄主,这个好好吃哦,你尝尝。”

    李不悔悄悄咪咪抓了几颗卡塞放到柴令武掌心里。

    柴令武有种老怀大慰的错觉,嗯,这个徒弟没白教,小棉袄没漏风。

    慕容君翻了个白眼,却也没提此事,俯身问李不悔:“你怎么叫他庄主呢?”

    李不悔嚼着糌粑,笑嘻嘻地回答:“他就是我们柴家庄的庄主呀!嗯,他还是我的先生,给我们开蒙,还教我算盘、借贷记账法,还让我当助教呢。”

    慕容君小声问:“那你不想家?”

    李不悔神色黯淡了一下:“想的呀!阿娘现在嫁人了,李不悔要挣钱回去给阿娘,让她吃好吃的。姐姐,你不知道,当助教每一期能挣一缗钱呢。”

    慕容君冲着柴令武瞪眼:“就知道欺负小孩子!没看到她的衣服都小了,裤腿都露出一截了么?”

    柴令武一拍脑门。

    这事确实是柴令武的不是,李不悔正在长身体的年纪,吃得不差,自然开始抽条了。

    “缝!夏服、秋服、冬服各两套!鞋子也配上!”

    柴令武有钱,培训班、算盘就赚了不少,区区衣物算什么?

    看李不悔那小财迷样,绝对不肯自己出钱制衣的,肯定是艰苦朴素。

    助教穿得太寒酸,那肯定让自己这个先生面上无光啊!

    李不悔眼里,渴望与羞涩交织着。

    让庄主破费,多不好意思。

    米川县内缝工最好的匠人过来,给李不悔量了量尺寸,简单地画了个样式给柴令武看。

    柴令武没有意见,李不悔却提出了意见:“能不能做长一些?”

    柴令武不明白李不悔为什么有这要求。

    泥石流系统提示:“穷人的孩子早当家,穿长衣裤是免得长身体之后又要缝制!”

    是了,袖子、裤腿长了,挽起来就是了。

    虽然很想告诉李不悔没这必要,想想柴令武还是咽了回去。

    观念不同,不是那么容易改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