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33章 搜查

    “不对!王爷,郡主这话怕是不尽不实。那个叫贾林的是否真的确有其人,谁能知道?除非是当面对质。还有,今日我派人去跟踪他们,结果盯梢的兄弟到现在也不见回来。赶车的兄弟现在也不见踪影。这又如何解释?王爷不要轻易相信她才是。”孙景文忽然叫道。

    朱寘鐇皱眉点头,沉声道:“清仪,那贾林家住何处?何妨叫他来对质。一切便可水落石出。你放心,本王不会为难他的。”

    朱清仪冷声道:“这件事我一人做事一人当,怎会牵扯于他?是清仪主动找他的,他是个胆小之人,我岂能让他牵扯其中。我已经让他躲藏起来不要露面,也不会说出他住在何处。叔父,清仪相信你不会为难他,但是有些卑鄙之徒定会背地里下黑手。有些人嫉恨成狂,定会为难他,甚至会杀了他。请叔父不要再问了,我已经说出了这件自毁清白之事,叔父你还要苦苦相逼,那么清仪只有死路一条了。”

    朱寘鐇皱眉道:“但是,孙景文所说的他派去盯梢之人失踪的事情你又如何解释?”

    朱清仪怒道:“这件事我怎知情?孙景文卑鄙无耻,派人暗地盯梢的事情我也是此刻方知。那些人我压根就没见到。他的人不见了,怎地问起我来了?当真是天大的笑话。焉知不是孙景文故意撒谎欺骗叔父,嫁祸于我。这种人什么事情做不出来?知道我朱清仪对他不屑,便想着毁掉我。叔父,你想要我交出密室的银两,想要我庆王府表态支持你,侄女都可以答应你,但是你若想要听孙景文的污蔑之言来逼迫清仪,清仪绝不会如你的意。反正清仪名声已毁,将来难以立足于世上,便是立刻死在这里又何妨?”

    朱寘鐇忙道:“清仪不要冲动,这种事算得了什么?今日这里的事情,谁都不会说出去。谁要是说出去,本王便要了他的命。况且你若真喜欢那个贾林,将来叔父为你们做主,你嫁给他不就好了么?又何必寻死觅活?”

    孙景文叫道:“王爷,您可是答应了景文要将郡主许配给我的。虽然郡主不贞,但是景文……不在乎!”

    朱寘鐇喝道:“闭嘴,郡主不喜欢你,你又何必讨人嫌?大丈夫何患无妻?将来本王大事成功,定给你说合个更好的便是。”

    孙景文心中恼怒之极,却也敢怒不敢言。他也明白,在朱寘鐇眼中,拿到庆王府的银子,让庆王府表态支持他的反叛可比其他的事情重要的多了。

    其实事到如今,孙景文自己也知道此事没有了希望,他只是不甘心。哪怕是得不到朱清仪的心,也要得到她的人。得到了她之后折磨她,弃之如敝履,方能消心头之恨。

    孙景文暗下决心,待眼前之事一了,自己强行行事。这朱清仪水性杨花私通他人,能便宜别人,为何不能便宜自己?

    “叔父,清仪多谢叔父爱护。但无论如何,清仪都不会说出贾林的藏匿之处的。叔父若是实在不信清仪的话,清仪愿意让叔父带人进来搜查屋子,看看是否有藏匿什么人。但是清仪有言在先,倘若搜查不到什么藏匿的刺客,我要请叔父向我道歉,并且重重责罚孙景文这狗贼。以下犯上,奴才犯主,不守尊卑规矩,胆大包天污蔑清仪。这种人必须严惩。叔父就算将来当了皇上,难道也能容忍这种人存在么?将来他连叔父怕是都不放在眼里。今日他能这么对清仪,将来他便要闯到叔父的内宫中去作乱。”朱清仪大声叫道。

    孙景文恨不得破口大骂,朱清仪这番话把他可吓坏了。朱寘鐇本来就不是什么坦诚豁达之人,要是真信了可了不得。

    “王爷万莫听她挑拨,景文这么多年对王爷如何,王爷心中自知。王爷明鉴。”

    朱寘鐇摆摆手,高声道:“清仪,叔父当然信你。不过叔父还是要进房瞧一瞧,这也是给众人一个交代是也不是?若是却无藏匿他人,叔父向你道歉便是。届时孙景文也会向你赔罪道歉。”

    朱清仪冷笑道:“既如此,叔父便请进房搜查吧。清仪难道还能反对不成?但若是有人对清仪无礼,清仪即刻自尽于此。”

    朱寘鐇干笑两声道:“你放心,本王岂会允许他们乱来。”

    说罢转头沉声吩咐道:“你们几个,随本王进屋搜查。但你们给本王听清楚了。眼睛不许乱瞧,否则本王挖了你们的眼珠子。谁要是敢对郡主不敬,本王绝不轻饶。”

    众护卫齐声应诺。

    朱清仪冷笑一声并不说话,这不过是朱寘鐇的假模假样罢了。朱清仪心里也明白,不让他们进来搜查一番,他们是不会死心的。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们进来搜。便赌一把朱寘鐇会不会丧尽天良到纵容手下掀开自己的杯子搜查,会不会无视自己的生死。这确实是一场赌博。

    七八名护卫在朱寘鐇的示意下进了房门。他们开始了四处搜寻。朱寘鐇站在门口位置,这么做自然是为了安全着想。倘若房中有刺客,他可以第一时间退出来。

    闺房也并不大,护卫们开始翻箱倒柜的搜索,所有的箱笼衣柜布幔窗帘之后的角落都不放过。屋子里乒乒乓乓很快便乱七八糟。

    朱寘鐇瞪着眼看着帐缦之内,透过灯光的映照,他看到朱清仪坐在床头的身影。朱清仪手里拿着一柄匕首抵着她自己的喉咙。

    虽然看不清朱清仪的表情,但朱寘鐇知道,朱清仪随时可能走极端。他可不想让朱清仪死。起码不是现在。

    “王爷,各处搜遍了,没有藏匿任何人。”护卫们禀报道。

    朱寘鐇微微点头,正要说话。孙景文在旁叫道:“床下没搜呢。搜一搜。”

    一名护卫道:“床下瞧了,没人。”

    “那床上呢。”孙景文道。

    朱寘鐇转过头来,目光锐利的瞪着孙景文,沉声道:“混账东西,你想死么?”

    孙景文愣了愣,张口道:“不是,王爷,景文是觉得……”

    朱寘鐇扬手给了孙景文一个耳光,骂道:“混账东西,你真是反了天了。那是本王的侄女,庆王府的郡主。你要搜她的床?你愈发的放肆了,那也是你能冒犯的么。你想都不应该想。狗东西。”

    孙景文捂着脸趴在地上大声哀嚎。

    朱清仪冷笑道:“叔父,叫你的人来搜便是了。反正清仪不想活了,搜一搜也好。搜了之后,请你们立刻离开这里。清仪想要清清静静的离开人世。可怜我堂堂庆王府郡主,今日落得如此田地,被人羞辱至此。父王,娘亲,你们在天上都看到了么?”

    朱寘鐇本是作戏,他其实也想搜一搜床上。打孙景文只是作戏罢了。听了这话,却犹豫了。

    “还不来搜么?我的好叔父。快叫你手下的人来搜你亲侄女的床。到时候,全宁夏镇的人都知道你安化王爷是如何的大义灭亲,对自家侄女儿如何的爱护。都会给你安化王爷歌功颂德的。”朱清仪大声怒道。

    朱寘鐇道:“清仪,本王可没说要搜。”

    朱清仪大声道:“那也要来搜,否则回头岂不是又要怀疑我把人藏在床上。反正清仪被你们已经作践的不成人了,何妨再作践?装的什么好人?”

    朱寘鐇面色铁青,皱眉沉吟片刻,终于沉声道:“所有人都离开,不得再打搅郡主。现已查明,此处并无藏匿刺客。今日这里的事情,所有人都不许说出去。谁泄露半个字出去,全家统统处死。”

    众护卫忙退出房去。孙景文捂着脸也退了出去。虽然心中满是疑惑,但是此刻他也知道,不能再折腾了。倘若床上再搜不到,朱清仪可能会走极端,朱寘鐇也不会饶了自己。他其实已经吃不准到底是怎么回事了,他自己也已经被整件事弄迷糊了。

    所有人退了出去,朱寘鐇站在门口沉声道:“清仪,莫怪叔父,叔父向你道歉便是。有些事,叔父不得不做。希望你明白眼下的处境。叔父不是不疼你,也不是不念亲眷骨肉之情,而是叔父已经不能回头,有些事必须得做。你若明白这一点,也该主动为叔父分忧,不要逼着叔父做些不好的事情。”

    朱清仪轻声道:“清仪明白了。罢了,清仪答应你。只要你不再来打搅清仪和台浤台濠,我庆王府的密室财物清仪全部给你便是。”

    朱寘鐇喜道:“当真?”

    朱清仪叹息道:“当然是真的,但是明日我要你们将台浤和台濠住到我这里来,由我亲自看护疗伤。只要台浤台濠无恙,三天后我便献出财物。”

    朱寘鐇大喜过望,连声道:“好好好,这才是我的好侄女儿。哈哈哈,太好了。一言为定,清仪,你可别食言。叔父告辞了。”

    “不送了!”朱清仪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