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56章权力之毒

    “师父,有很多人不想弟子现世,也有很多人想要弟子出世,到时必然会有麻烦降临,师父可有对策?”

    沉默了下,萧瑟问出心中忧虑。

    自己身上的麻烦不小,一旦出世,整个天下都得动荡,尤其是朝堂那边。

    谁让自己当年最被父皇和皇叔看重,尤其是皇叔当年掌控了近乎全部的军权,那些兄弟们这些年肯定都寝食难安的吧!

    哪怕自己做了简单地易容改换姓名,照样会被熟悉的人一眼认出来,到时候麻烦真就大了。

    “那就要看你以后要用哪个身份活下去了,不同的身份自然会有不同的选择和人生。

    如果你要做萧楚河,为师现在就可以带你杀上天启城,将你父皇和那些个兄弟们都宰了,嗯,都度化的皈依我佛,然后你再坐上那个位子,但那也就意味着你我的师徒缘分尽了。”

    转过身来,田昊认真的回答这个问题,现在萧瑟已经成为自己的弟子,他自然得帮衬着点,但也只是帮衬着点罢了。

    “……”

    面皮抽搐了下,萧瑟再次怀疑自己这师父败的对不对。

    这简直是一个狂人加人屠啊!

    “不要怀疑,也不需要师叔出手,我就能助你登上皇位。”

    看出萧瑟的不相信,寒千落开口表态,更散发出自身磨练出来的浩瀚杀气。

    那宛若汪洋大海般杀气让萧瑟瞬间面色惨白,好似直面死亡大恐怖,意识都一阵空白。

    好在那股杀气仅仅一闪而逝,否则哪怕以萧瑟心智修为,如此近距离之下都得被冲击的晕倒过去。

    说到底也只是一个少年罢了,修炼的时间摆在那里,再快又能快到哪里去?

    过了好一会儿萧瑟方才回过神来,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一脸骇然看向温婉沉静的寒千落。

    “师姐你到底杀了多少人?”

    杀气只能通过杀戮来积累,并且灵智越高的弑杀后所能提供的杀气便越多越纯。

    所以哪怕那些个民间的屠户宰杀的猪羊再多,所能积累的杀气也少得可怜。

    只有杀人才能磨砺出最强的杀气,可这位师姐的杀气太强了,强非人,哪怕那位号称人屠的叶大将军与之一比小巫见大巫。

    差太远了,根本就不在一个层面上。

    那位叶将军虽然号称人屠,但亲手所杀的人数也就那样了,主要是率领军队杀得。

    可这位师姐不同,肯定是亲手弑杀了很多人,多不胜数的那种。

    “杀了多少我也不记得了!”

    回想了好一会儿,寒千落摇头,她真没数过。

    当看到百姓们被蛮族掳掠过去过得凄惨生活后,尤其是那些大锅中的人骨,她就近乎疯魔了,看见蛮族大军就杀,只要是拿着兵器的统统灭杀。

    屠完了蛮族王庭后,又将周边所有大型部落里留守的蛮族大军全部灭杀,之后又南下去灭杀蛮族大军的主力。

    杀了不知道多少,不过应该不算少。

    到最后败亡剑阵的剑气已经能够笼罩百丈,只要走过去就能横扫一大片,不管是普通的蛮族士兵,还是武道高手,甚至连那些蛮族大军的战马都被败亡剑气绞碎吞噬。

    而败亡剑卫如同她的分身,所杀得自然也得算在自身身上,所以才有了现今的杀气。

    “咕嘟!”

    咽了咽口水,萧瑟再次怀疑自己刚刚拜师是否正确,而这两尊人物过来对他们这边又是祸是福?

    “师父对皇帝很排斥吗?”

    强自冷静下来,萧瑟忧虑的问道。

    从刚刚的话语来看,这位便宜师父似乎对皇帝皇位,乃至整个朝廷都很排斥。

    “权力之毒能够腐蚀最坚定的意志,当你坐到那个位子上后,又是否还能维持住自己的一份初心呢?”

    意有所指的道了一句,田昊很清楚权力之毒的可怕,能上演一出出父子相残,兄弟相杀的人间惨剧。

    无数年来都没人能够避免得了,那是帝制本身的一大缺陷。

    萧瑟沉默了,不由回想起那位皇叔。

    据说皇叔和父皇以前关系很好地,可最后皇叔还是死了,被父皇亲自下旨灭杀,亲自监斩的。

    唉!

    师父说的没错,权力之毒的确能够腐蚀最坚定的意志和最坚固的亲情。

    历代帝王都是如此,没有一人能够例外,自己真要坐上那个位子,到时候还会是现在的自己吗?

    也难怪师父说到时候会断绝师徒关系,到那时候他们师徒的缘分也的确就尽了。

    “弟子现在名萧瑟,以后也只会是萧瑟!”

    深深地吸上一口气,萧瑟郑重的道。

    当年那次事件后,他所認知的一切都被粉碎了,也看出父皇同樣知道那位皇叔没有谋反之心,皇叔最後明明可以走,但仍然选择以死明志便是证明。

    可父皇还是让皇叔死了,那时候的萧楚河也已经死了,活下来的只有萧瑟,雪落山庄的萧瑟。

    “那你便是我的弟子萧瑟,无需理会那些杂七杂八的事情,烦人的人过来,斩了便是。

    现阶段除了那些个剑仙之类的人物外,其他人为師都能一巴掌拍死,不过就算剑仙来了,为师也能维持不败。”

    展现出一份绝对的自信,自信的来源一半是自身实力,一半则是身上的天劫战甲。

    他田莽夫叠甲的不败神话之道可不是吹得,更不是吸得。

    “多谢师父!”

    感激的道谢,萧瑟对这位便宜师父多了份真心的认可。

    世间能为弟子做到如此程度的师父可不多,即便当年视为依靠的师父姬若风,最后也被逼得不得不隐退。

    “别高兴的太早,做人做事不能一直依靠外人,你得自己成长起来。

    为师只会在这边呆一年时间,一年过后就会离开,也许很长时间都不会再回来了,或者永远都不会过来了。

    之后的路得靠你们自己走了!”

    泼了盆凉水下去,田昊扭头看向天外的天空,对接下来的创法劫也没多大的把握。

    更不知晓能不能山寨出增幅政哥战力的无始帝钟,而到时候又能不能让政哥继续跟苍天对持,为他们争取时间。

    如果失败,自然一切皆休。

    不过他还有一张底牌,那便是逆天镜,那东西既然能带自己穿越到这个武道世界,肯定也能带着自己穿越到别的世界去。

    大不了找个新副本猥琐发育,等拥有足够的实力后再杀回来,将苍天按在地上摩擦。

    当然,那些都只是猜测,他也不敢肯定逆天镜还能带着自己穿越到别的世界去,也无法去验证。

    所以在这个世界还是得多多努力,争取将之通关,把苍天按在地上摩擦生热。

    ——————

    (苍天:你怎么老是想要将我按在地上摩擦呢?都快着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