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84章断绝母女关系

    萧灵儿苦笑出声,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那声音中充满了凄凉和怨恨。

    “爸,都是我不好,是我对不起你,若不是我这些天没来看你,你怎么会受这么多苦。你放心,我保证,保证以后不会再有人伤害你了。”说到了这里,萧灵儿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神情凄然。

    萧博实点点头,他用手拍了怕萧灵儿的手,一时之间,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爸,你睡一会儿,我马上就请医生过来给你做个全身检查。”萧灵儿用手抹了抹眼泪,强忍着心中疼,站起了身来,走出了房间。

    餐厅中,一家人还在吃着饭。

    其他人都很安静,就沐阳在不停的挑剔着,他说张嫣儿做的饭难吃,可又吃的比谁都多。

    张嫣儿一脸委屈的站在一旁,也不敢说话,生怕他说错了什么,惹恼了沐阳,挨一顿打骂。

    见萧灵儿走了过来,沐阳开口说道,“灵儿,你快点吃饭吧,菜都凉了,你说你什么时候去看你父亲不好,非得选这个时间。”

    萧灵儿没说话,他一脸阴沉的看着沐阳,一步步的走近了他。

    沐阳压根就没注意到萧灵儿的不对,他一边吃着排骨一边很不满的说道,“快吃饭啊,你还站着做什么。张嫣儿做的饭菜真是难吃,我觉得我们家应该再请个人回来。”

    令众人怎么都没有想到的是,萧灵儿忽然扬起了手来,照着沐阳的脸就抽了过去。

    只听“啪”的一声脆响,萧灵儿一巴掌就抽在了沐阳的脸上,沐阳的脸顿时就红肿了起来。

    沐阳顿时就捂住了脸,连惊叫都忘记惊叫了,他直勾勾的看着萧灵儿,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张嫣儿看到了这一幕,被惊得瞪大了眼睛,他是真弄不明白,一惯温柔的灵儿姐会出手打沐阳。

    肖云裳也看得有发懵,萧灵儿对沐阳态度的忽然转变,让他也有些看不明白了。

    此刻,萧灵儿的脸色格外的阴沉,原本有些迷茫的眼睛里面,此刻竟然充满了杀机。

    “你疯了吗?怎么敢打我?”沐阳终于反应了过来,大声怒吼了起来。

    花云裳微微皱眉,波澜不惊的脸上露出了微薄的怒意,不管怎么说,沐阳都是萧灵儿的母亲,萧灵儿此举确实不妥。

    想到了这里,花云裳就沉下了脸来,他冷声呵斥道,“萧灵儿,你到底在干什么。”

    听了花云裳的责问,萧灵儿也不说话,而是再次挥起了巴掌来,就要打沐阳。

    沐阳一见不好,急忙跳了起来,躲到了西门南天身后。

    “萧灵儿,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你居然连自己的母亲都打,我看你一定是疯癫了。”沐阳一脸怒意的大声斥责道。

    西门南天微微皱眉,他很清楚的知道,萧灵儿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打人,这事定有隐情。

    “灵儿,你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西门南天注目看着脸色阴沉的萧灵儿,开口问道。

    听了西门南天的问话,萧灵儿的理智这才恢复了一些,一想起萧博实对他的说的那些话,一想起他小小的还没满月的女儿被丢到了阳台上吹寒风,萧灵儿的心就像是被谁的手给死死的拧住了一般,疼的无法呼吸,他的眼泪顿时就如断了线的珍珠一般,滴落了下来。

    萧灵儿哭着说道,“思思之所以会突然生病,是他把思思放在了阳台吹冷风,之后,他假借着给思思看病的名头,让人绑架了思思。”

    听了萧灵儿的这番话,在场的人全都是微微一怔,随后,就都露出了愤怒之色来。

    就算是张嫣儿,在听到了这番话之后,也被气的变了脸色。

    宁思思失踪的时候,就只是一个不足一个月的小婴儿,对一个尚在襁褓中的婴儿下手,沐阳还真是够狠毒的了。

    只听“卡擦卡擦”的碎裂声响,唐唐老爷子手中的碗,被他生生给捏成了碎沫。

    花云裳一拍桌子,就站起了身来,浑身上下杀机狂涌。

    西门南天的脸上也全都是愤怒之色,额头上的青筋暴起,把拳头攥得“咯吧”作响。

    此刻的沐阳已经被吓得变了脸色,他一脸惊恐的看着萧灵儿,颤抖着嘴唇说不出话来。萧灵儿说的没错,这些事的确都是他做的,可他就不明白了,萧灵儿是如何得知的呢。

    当天,他做这件事的时候,就只有昏迷不醒的萧博实在房间啊。

    在沐阳看来,这件事是绝对不会泄露出去的。

    沐阳一脸惊惶的说道,“灵儿,你可不能乱说话啊,你可不要忘了,我是你亲妈啊。”

    他非常清楚的知道,这事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他若是承认了,他这条命就保不住了。

    就算是萧灵儿能放过他,西门南天和花云裳也不会放过他啊。

    “我乱说话?真是好笑,我告诉你,在你对思思下手的时候,我爸爸已经醒过来了,你做的那些事情,他都看到了。爸一直都在装昏迷,就是怕你对他不利。你嘴上说照顾我爸爸,可你却每天都在打他,虐待他。我若是还不去看我爸爸,他恐怕就会被你给折磨死了。”萧灵儿一边掉眼泪一边说道。

    听到了这里,沐阳一下子就瘫坐了地上,满脸都是惊恐和惧怕之色,他怎么都没有想到,萧博实居然已经恢复了清醒。

    这件事若是真的如萧灵儿说的那般,被萧博实全都看在了眼中,就算他百般抵赖,却也抵赖不得啊。

    可让沐阳就这样认命,他也很不甘心,他慌张的解释道,“你别听你爸胡说,他肯定是还没完全清醒,思思是我的外孙女,我怎么会害他啊。”

    萧灵儿听了沐阳的解释,不由得苦笑出声,他居然还说他是思思的外婆,他若是真的有亲情,又怎么会对那么小的孩子,走出那样残忍的事情来呢。

    “从现在开始,你不再是我的母亲,我们两个从此老死不相往来。”萧灵儿惨然一笑,一脸决绝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