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61.笔录

    天空中的旋涡状乌云正在渐渐地消散,祭坛周围的黑魔气渐渐地变稀薄。

    十六根巨大的瑟银锁链被几位大魔法师一点点收进魔法腰包里。

    他们走下祭坛的时候,仅仅只是对苏尔达克点头致意,随后便走到广场上,去收拾整理那些魔法符文板,一群魔法师也从广场四周的建筑里走出来帮忙。

    祭坛上的魔躯只剩下一点点灰烬,就算这点儿灰烬也被莫里森大法师收进了一只水晶瓶里面。

    莫里森和哈珀两位大法师带着苏尔达克走下祭坛。

    立刻有一群魔法师拎着油桶, 向祭坛周围泼洒火油,连续十几桶火油将祭坛四周的干尸全部泼了一遍。

    这些干尸早就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水分,随便有点儿火星就能烧起来,坡上这些火油之后,四名魔法师站在祭坛的四个角落,手指尖亮起一簇不断跳跃的小火苗,手指轻轻地一弹,火种落在了祭坛角落的尸体上。

    火苗瞬间窜起一米高, 火势迅速蔓延, 很快大量干尸都被火光所笼罩。

    热浪迅速蔓延开,距离祭坛十米以内根本无法站人,那些干尸在高温的炙烤下不断扭曲变形,并且还发出一些嘶嘶的声音。

    祭坛上冒气滚滚浓烟,烟柱被北风吹得有点倾斜。

    “幸好圣光可以净化魔气,不然这次我们遇到的麻烦可不小!”

    莫里森大法师长长呼出一口气,对身旁的哈珀大法师低声说道。

    他的心情看起来十分不错。

    这几天莫里森大法师一直和另外九名二转大法师轮流在祭坛上镇压这具魔躯,这种枯燥乏味的生活已经严重影响到他的心情,或许是受到黑魔气的影响,他心里已经滋生出了许许多多的负面情绪。

    一个人就怕总往不好的事情上想,越是总这样就越容易陷入某种情绪挣扎不出来,他知道其余几位大法师其实也出现了这种状况,

    还好, 苏尔达克和哈珀大法师来得足够及时。

    而且他们到达阿克镇别的什么都没管,直接来到祭坛上处理这件事, 这点让莫里森大法师更加满意。

    哈珀大法师身材有些矮,人也更加耿直一些,这时便毫无忌惮地吐槽道:

    “所以说,是自由女神遗弃了格林帝国,但圣光始终都在。”

    对于自由女神遗弃格林帝国这件事,几乎帝国里的所有人都知道。

    但是却因为格林帝国自由女神信徒众多,根本没人敢这么说话。

    “哈珀,我们可是魔法师,这种时候可不适合讨论这些敏.感话题,”

    莫里森大法师平时就比较注意自己的言辞,毕竟作为执法团的首席,他可不想这话传进自由女神信徒们的耳朵里去。

    “对了,达克!”莫里森大法师说道:“接下来可能还会有类似的情况发生,不过你毕竟是贝纳联军的最高指挥官,不可能随便离开军营,所以我们需要你帮忙的时候,都会用这种方式,所有麻烦都处理好了,只需要你过来将邪魔王的其余的肢体净化掉就可以。”

    莫里森大法师停顿了一下,又说:“接下来的话,你还是按照你的节奏来收复整个萨依若曼高原, 有什么需要的话尽管说。”

    “好的,莫里森大法师。”苏尔达克连忙答应下来。

    “接下来我和哈珀会带着法师团和阿克镇这边剩余的构装剑士们进入大雪山,去支援昆塔斯和切斯特他们,你就留在这等我们的消息。”

    莫里森大法师最后又补充了一句:“等到萨依若曼高原的局势稳定下来,我们再来计划下一步行动。”

    “好的。”

    苏尔达克答应道。

    身后祭坛大火彻底烧起来,守在附近的构装剑士团也纷纷从各個屋顶、露台上站了出来。

    一群魔法师也出现在阿克镇的广场上空。

    ……

    在苏尔达克的命令下,阿克镇外面的重甲步兵团战士进入小镇,并且沿用桑普镇清扫街道的方法,开始逐街清理残留在小镇里的地狱恶犬和地穴人。

    阿克镇也算是一座拥有十五万人口的城镇,整座小镇非常整齐的划分成四个区。

    进入小镇的中心区域,随处都能感受到它原本的繁华,街道两侧的建筑墙壁上都带有精美装饰,带有干布位面独特风格的花式门窗在这个山脚小镇随处可见。

    镇政厅一层的大门是敞开着的,台阶处就能看见一大滩血迹。

    苏尔达克走进镇政厅,先在地下室转了一圈,然后才走的二楼。

    走廊里也是有些奇怪的味道,在墙壁上还能看见一些血迹,有些不仅飞溅到墙壁上,甚至还溅落在天花板上。

    苏尔达克带着一群步兵战士将镇政厅所有角落都仔细彻查了一番,这才让人开始清理镇政厅,这里将会成为重甲步兵军团的临时指挥所。

    苏尔达克站在镇政厅屋顶露台上,正在眺望阿克镇西侧街区,还能看到挂在围墙上一条地狱恶犬的尸体。

    一位魔法师从楼梯口处走上来,对苏尔达克小声说道:“苏尔达克指挥官大人,莫里森老师说你可能会对这本笔录感兴趣,让我给您送过来!”

    魔法师将一卷羊皮纸卷轴交给苏尔达克,行礼后便匆匆离开。

    苏尔达克走回自己挑的一间办公室,坐在柔软的沙发上。

    房间里面的墙角便此时还散落着一些凌乱的羊皮纸,甚至桌上的墨水瓶都没来得及盖上,里面的墨水早就已经干涸,一直笔躺在桌面上,可见这位官员离开这间办公室的时候,应该有多么的慌张。

    打开这卷卷轴,才发现居然是一卷审讯记录。

    卷轴上注明:

    ‘构装剑士团联合魔法工会执法团进攻阿克镇,俘虏了两名黑魔法师。

    不过这两位黑魔法师如今已经死在了刑讯室里,具体死因不祥。’

    很多黑魔法师都愿意将一部分灵魂献给了恶魔,以此为代价从恶魔手中换来了更强大的力量。

    但是灵魂落在恶魔手中,也有非常大的弊端,就不能吐露恶魔的任何秘密,一旦吐露关于恶魔的秘密,就会遭受魔法诅咒。

    整个审讯过程详细的记录在这本魔法卷轴上。

    卷宗上描述了黑魔法师们究竟强迫小镇居民与地狱恶犬签署共生契约的。

    人类想要转化成恶魔仆从,是需要签订共生契约的。

    这种以地狱恶犬为主导方的魔法契约,最关键的地方就是需要双方都是自愿的,无论谁心里产生了抵触情绪,都没有任何可能签订魔法契约。

    苏尔达克一直都想不通,小镇居民究竟是如何堕.落成恶魔仆从的,分明只要心里面有一丝抵抗,这种共生契约就不可能成功。

    这篇卷轴笔录上面这样记载着:

    (签订共生契约的地方就像是斩首台,一只地狱恶犬会蹲在斩首台的对面,从镇上抓回来的居民跪在斩首台上,我拿着一张魔法卷轴站在斩首台旁边,会每一位押上来的人问:

    ‘你是否愿意成为苦痛的主宰者、地狱世界里的艺术家魔王都瑞尔的忠诚仆从,如果你愿意屈服,就要和你面前这只地狱恶犬签订共生契约……’

    很多人都会骂我:‘滚开,你这只令人恶心的疯狗!’

    但骂我的人头颅都会被地狱恶犬一口咬下来。

    然后身体拖出去喂给那些地狱恶犬,成为它们的口粮。

    后面观礼者会继续拖到斩首台上,仪式会一直持续很久,杀得人越多,后面的人的心里防线就越容易在这种残酷刑罚面前彻底崩溃,并成为了地狱恶犬的契约伙伴。)

    (问:你们为什么要制造这些恶魔仆从?论战力,他们甚至比不上那些地穴人。)

    (答:最初为了能够方便交流,我们当时无法对这些愚蠢的地狱恶犬发出复杂指令,它们总是搞不懂我们需要它们做什么,有了这些恶魔仆从,我们就可以与地狱恶犬自由交流,更好的掌控它们。)

    (问:那些三头地狱恶犬也是从恶魔之门里面爬出来的?)

    (答:怎么可能,那座恶魔之门最多能让力量等同于一级魔兽的低阶恶魔通过,只不过地狱恶犬吃人吃多了就会进化,第一只进化出第三颗头颅的地狱恶犬叫做巴萨穆勒,它纯粹就是吃人吃得太多了。)

    苏尔达克记得这只地狱恶犬之王,它身上的皮革还装在熔岩矿洞的一只封魔箱里。

    看到这卷卷轴后面的记录,苏尔达克才看懂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

    实际上黑魔法师已经在干布位面经营了很多年,甚至可以说麦克唐奈领主叛离贝纳行省,也是这些黑魔法师们在中间煽动的。

    主要就是为了说服麦克唐奈领主能摧毁传送门,断绝与贝纳行省的联系,这样黑魔法师们就能够打开恶魔之门,让低阶恶魔进入干布位面,并在冰天雪地的大雪山中藏匿起来。

    等到拥有足够的数量优势,这些低阶魔族才在黑魔法师的带领下攻占了阿克镇。

    当然,当时攻克阿克镇的主要目的,也是因为一具被分割成了六份的邪魔王干尸,居然藏在地穴人肚子里,被带到了干布位面。

    黑魔法师们为了能够复活这只邪魔王,才攻占了约有十五万人口的阿克镇,并且建造了一座生命转换祭坛。

    也正是这只邪魔王,彻底打断了黑魔法师们培养地狱恶犬之王和地穴领主的计划,为了能够收集更多的生命,培养了大量的恶魔仆从,然后又驱使地狱恶犬和地穴人占领了萨依若曼高原的东部地区。

    也正是这段期间,地穴人军团中出现了一位拥有名字的地穴领主,叫多格恩斯。

    同时地狱恶犬军团中也诞生出来一只地狱恶犬之王,名字叫做巴萨穆勒。

    它们两带领麾下大军,在萨依若曼高原西部地区与麦克唐奈领主第一军团展开会战。

    地狱恶犬之王巴萨穆勒在战场上表现出卓越的军事才能,深得地穴领主多恩格斯的信任,麦克唐奈家族的第一军团在高原战场吃了败仗,狼狈跑回木库索城。

    魔族大军占领了萨依若曼。

    本来按照黑魔法师们的计划,是准备在萨依若曼高原在发展一段儿时间,地狱魔族的队伍壮大之后,邪魔王能够真正降临在干布位面,到时候再一举夺下木库索城。

    但是一直不太安分的邪魔王的头颅,在祭坛上完全恢复了力量之后,居然迫不及待地占据了一位构装骑士的身体,混在麦克唐奈领主的军队中,成功潜入了木库索城……

    邪魔王担心麦克唐奈家族最后会打开传送门,将贝纳军团放进干布位面,能够重新建造传送门的只有那些魔法师,于是这颗冲动的邪魔王,就直接屠了木库索城的魔法工会,可惜最后一步把自己也搭了进去,在空间崩塌的陈列室里,占据的身体被空间风暴撕成了碎片,只剩下魔躯上的那颗头颅。

    大概是受到邪魔王的召唤,地穴领主多格恩斯和地狱恶犬之王巴萨穆勒完全不顾黑魔法师们的劝阻,召集三十万低阶魔族攻打木库索城。

    第一军团一路溃败逃回了木库索城……

    后面的事情苏尔达克就非常清楚了,阿德勒.麦克唐奈在紧要关头弃城而去,然后自己率领重甲步兵军团在木库索城坚守了五天,终于成功修复了木库索的传送门,抵挡住了地狱魔族大军。

    苏尔达克合上了卷宗,闭上眼睛,直到这个时候他才深刻的感受到,成功距离失败好像只有一线之隔……

    如果地穴人军团当时占据了木库索城,将魔法塔里的那颗邪魔王的头颅放出来,恐怕现在的战争又会是另一种局面,肯定不会像现在这样,四路大军在萨依若曼高原上齐头并进,清扫残余的魔族大军。

    苏尔达克从沙发上坐起来,将手中的羊皮卷轴重新捆扎好,捏了捏有些发涩的眼睛。

    等他离开阿克镇的镇政厅,天都快要黑了。

    这次赶到阿克镇,没有经历任何的战斗,所以苏尔达克也不需要进行战后的救治工作,各个步兵团的团长划片清扫小镇,也不需要他跑过去指手画脚,反倒一下子清闲了下来。

    返回帐篷,苏尔达克穿过了虚空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