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四章 义军来人

    住在范家庄园的这些贺家家丁,他们早就收了银子。

    有银子发到手的明军能爆发出来的战斗力,那提高的可不是一星半点。

    特别是边军,银子给足了,鞑子都能给你砍废。

    可惜,他们既拿不到银两,就算砍死了鞑子,也拿不到战功。

    这些家丁,本就是勇猛之士。

    可实际上,到他们手里的银子,少之又少。

    纵然他们对贺虎臣忠诚,但也不能耽误他们赚银子呐。

    尤其还是赚外快。

    攻打甘泉县,营救少爷的计划,就此定下。

    陈什长与李什长两人拿人钱财,自是要尽一份力。

    况且身后还有两千青壮,城中号称万贼,但实际上仅有千余反贼,只要指挥得当,便能冲杀进去。

    反贼能有多少战斗力?

    一帮饥民。

    大多都是吃不饱饭的普通百姓和驿卒组成的反贼。

    只要大军来剿,纵然是王嘉胤、高迎祥之类的也抵挡不住。

    要不是为首的贺今朝那个贼头,颇有些小霸王之勇。

    甘泉县怎么可能会被他所掌控?

    如今也就是大军腾不出手来,没有立即来收拾这么个小股反贼部队,让他多蹦跶几天。

    待到官军一到,贺今朝反贼必定死无葬身之地。

    陈什长自恃手里的三十人,皆是能征善战之辈。

    杀溃这帮反贼,就是虎入羊群。

    到时候进了甘泉县,兄弟们可就不是一百两银子能打发的了。

    范三公子瞥了陈什长一眼,当即开口笑道:“那我便提前祝几位旗开得胜。”

    “三公子,你说城中有内应?”冯什长问了一嘴。

    “待到我们发信号,他们便会在城中纵火,扰乱贼心。”范三扇着扇子笑道:

    “那两千青壮已经带着刀枪棍棒前来,黑夜行军,必然会让这帮反贼毫无反应。”

    “那两千青壮,什么时候能到达城外?”

    “明天天亮之前。”

    冯什长只得提醒道:“那贺今朝近日一直在练兵,不可小觑。”

    陈什长拍了拍冯什长的肩膀不屑的道:“一帮土鸡瓦狗,贺今朝读过兵书吗?

    他还训练士卒,能训练出什么花来?”

    冯什长刚想开口说,人家真能训练出花来,让他这个人也看不懂。

    但被陈李二人拉到一旁,小声问道:“少爷如何?”

    冯什长一点犹豫都不带的:“少爷好得很,还帮反贼训练骑兵呢。”

    “什么?”

    二人这才有些吃惊的问道:“莫不是少爷他从贼了?”

    冯什长摇摇头:“我猜测少爷他是想把这伙反贼收归麾下,否则少爷想跑早就能跑,但他偏偏没跑。”

    “怎么会如此!”

    “你们不明白少爷的心思。”

    三个什长全都陷入了沉思,大家以为少爷是个憨娃,结果不曾想人家竟然有这般大志向。

    想要直接把这伙贼人变成官军,完成三边总督杨鹤的命令。

    这甘泉县还打不打?

    “要我说,甘泉县还得打。”

    陈什长瞥了一眼不远处的范三:“绝不能把少爷从贼的事情说出去,我们攻城,功成之后,便对外宣称少爷是里应外合。

    他想要拿下这伙贼人当做自己的手下,我们便俘虏了贼人,献给他。

    一举两得,总兵大人不会怪罪我们,兄弟们也是要赚点银子花花。”

    冯什长点点头,反正话已经带到了。

    他们被银子迷了眼,那就不碍自己的事。

    攻城之事在三言两语当中,得到了强行统一。

    陈什长对着李什长小声嘀咕道:“明日便要你我共同带头冲杀,姓冯的靠不住。”

    “明白。”

    对于甘泉县这帮土鸡瓦狗,他们两人还真没放在心上。

    至于少爷是死是活,不耽误他们挣钱就行,反正贺大人又不止一个儿子。

    甘泉城内,贺今朝指挥士卒向前刺。

    “大队长,大队长。”

    驿卒叫嚷着,带回来了几个信使。

    “何事?”

    贺今朝让士卒继续练习刺杀这个动作。

    “大队长,此人自称是王嘉胤的人。”

    “见过贺大王,我叫李过。”

    来人将近三十,满脸胡须,孔武有力。

    贺今朝点点头,然后叫来刘宗敏撑场面。

    李过则是打量着一旁练兵的士卒,见他们列队整齐,刺杀动作到也不像是随便练练。

    这伙义军不练别的,就是排着阵型,拿着长矛捅捅捅。

    再看看远处的阵列,一队一队整齐走,精神头都不一样。

    这是传闻当中的一帮饥民和驿卒组成的造反队伍吗?

    李过按下心中许多疑惑,贺今朝不是个驿卒,家中有人是当过兵的?

    否则如何能摆弄这么多士卒不乱且训练有素的!

    “李过?你随我来。”

    贺今朝晓得李自成的侄儿叫李过。

    同名同姓的人不计其数,也不知道是不是李自成的侄儿。

    几人到了县衙之中,倒上了凉白开待客。

    “贺大王麾下士卒颇为雄壮,训练也极其有章法。”李过也就实话实说:“这在义军当中实属少见。”

    “恭维的话便少说。”贺今朝打量着李过:“如今义军大部如何,可与官军发生战事了?”

    李过也打听过贺今朝的消息,他并不是听说甘泉县被义军攻占,便立即赶来。

    “回贺大王的话,暂且未曾与官军对上,但山外的官军越聚越多,我义军粮草不足,怕是要走,此番过来便是先来探路的。”

    贺今朝点点头,别看明军糜烂,但也不是一帮农夫什么能打的赢的。

    就算一万明军,其中有八千叫花子军,可仅有两千精锐人马,那也能打的义军抱头鼠窜。

    “不知贺大王,可愿意加入我义军?”

    “问的这叫什么话?”贺今朝脸上带着不悦的神色道:“咱们杀官造反,共举义旗本就是一家人,天然就是盟友。”

    李过有些欣喜的问:“贺大王是愿意的了。”

    贺今朝非常痛快的点头笑道:“这是自然。”

    李过没想到贺今朝会这么痛快,委婉的道:

    “贺大王不提点条件?我自是会向上禀报,为贺大王争取一些。”

    贺今朝端起白开水饮了一口:“我怎么会有条件,义军之间就该握成一个拳头,才能避免被官军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