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八章 说客

    告别了那些父母们的千言万谢,谢绝了谢礼,两人回到袁五行的小院中。

    “我看你对着我的时候挺能说的,怎么到了堂上就不说了,说不定人家曾城主压根就没注意到你。”

    袁五行挠头嘿嘿笑道:“胆小,没见过这种场面,脑袋一时有些懵。”

    江离哑然失笑:“你呀,用十年时间调查江家这个庞然大物,明知希望渺茫却依旧坚持,要有人说你心志不坚,肯定他是有眼无珠,但你一到关键时刻就胆怯,今日在江家如此,在堂上如此,你当初试图突破元婴也是如此,我道宗讲究性命双修,而你如今只是在修性,没有修命。”

    袁五行如遭雷击。

    自己确实如江离所说的那样,突破元婴的时候总是犹犹豫豫,思绪嘈杂如海水涌来,想着反正自己还年轻,何必冒着身死道消的风险突破,逍遥百年再突破不好吗,突破元婴有什么用,元婴之上还有化神,修炼何时才能到头,那么多人突破元婴都失败了,凭什么我能成功等等。导致自己几次突破元婴都只差一线,却总是以失败告终。

    “谢前辈教导。”袁五行恭敬向江离鞠躬,江离只是笑了笑,没说什么。

    袁五行想起了什么,焦急的问道:“张前辈,我怀疑江家会派人去那处空间消灭证据,咱们快去阻止!”

    “就怕他们不去那处空间,不然怎么把事情闹大?”江离示意袁五行冷静,却没告诉他原因,袁五行还就真的相信江离的话,冷静下来。

    明明两人只相处了一个白天,袁五行却开始毫无理由的相信起江离。

    “可是张离先生和袁五行先生?”门外响起哐哐哐的叩门声。

    叩门声很轻,说完话后见屋内无人响应,也不再重复,只是恭敬的站在门外,可以看出来者很有礼貌。

    袁五行开门,手不受控制的一抖,强忍住没有出手。

    “老朽自知有愧于苍生,若能揍老朽一顿,缓解袁五行先生之恨,老朽绝无二话。”

    江族长拄着拐杖伫立在门外,眼皮耷拉,带有歉意,以金丹期的修为面见一位金丹巅峰和一位元婴巅峰的敌人,身后却没有随从跟随。

    袁五行如何不恨江族长,如果说江一星是罪魁祸首,那江族长便是最大的帮手,那些婴儿之死,绝对能算到江族长头上。

    “你来干什么,威胁我们?”

    袁五行终究是没有下手,只是皮笑肉不笑的讽刺了一句,就一屁股坐在椅子上,大口大口的喝茶。

    他不敢动手,谁知道这个老家伙有什么手段,能不节外生枝就不节外生枝。

    谁知江族长进屋后拐杖丢在一边,直接跪在地上,把袁五行吓了一跳,茶杯都差点没拿稳。

    江离饶有兴趣的看着江族长,想看看这位后辈能给自己玩出什么花样来。

    “老祖宗虽有错,但有再大的过错也大不过人皇。人皇堂兄修炼魔道之事要是传遍九州,世人会有何感想,难免心生芥蒂,要是再有有心人的推波助澜,这会对人皇的名誉造成多大的冲击!”

    “九州之外有域外天魔虎视眈眈,幸亏有历代人皇举起九州大旗,力敌天魔,这才使九州幸免于难,人皇之力在于信仰,若动摇人族对人皇的信仰,江人皇的实力必有衰减,这对于我九州来说是何等危险!”

    “我知两位心系苍生,是正义之士,我江家只是暗地里的小人,但对于天魔,我们的立场是一致的,还请两位为九州亿万生灵着想,罢了此事,老朽在这里先谢过两位先生!”

    说罢,江族长竟然直接磕了三个响头,三道沉闷之声响起,脑门都有血印出,当他起身抬头,已是泪流满面。

    袁五行被江族长这一番情真意切的话语和动作所感染,心中不自觉的想着要不此事算了吧,真对人皇产生什么影响也不好。

    退一步说,就算人皇修炼了魔道又如何,人家那也是为了抗击天魔,是为了天下苍生。

    袁五行是真的快被江族长说服了,毕竟江族长所言之事合情合理,而他所说的动摇人皇信仰偏偏又是可能发生的。

    人皇之强,一半在于其自身有强横的实力,而另一半则是因为历代人皇都有信仰加持,两者相乘,使得人皇的力量达到一个极其恐怖的地步,虽未成仙,却胜似仙人。

    九州之外空间紊乱,数百年才能碰上一次域外天魔袭击,但每一次都会给九州带来灭顶之危,人皇作为九州第一高手,首当其中与天魔厮杀,有半数以上的人皇是死在这个过程中,少有人皇善终。

    江人皇若是因为信仰衰退导致其在日后与天魔的战斗中陨落,那他袁五行当真是要愧疚一生。

    “江族长这话说的在理。只是江家既然早就知道可能会动摇人们对人皇的信仰,为何还要血祭婴儿?”

    江族长羞愧道:“老祖宗贪恋世间繁华,想突破元婴,多看几日,谁曾想一失足成千古恨,想回头都难了。”

    江离大为吃惊:“江族长这是说得哪里话,江家有回头之意,我岂能不成全?”

    江族长心中一喜,这种自誉为正义之士果然不能威逼利诱,要用大义说服他们才行。

    谁知江离继续说道:“就算我和袁五行不再状告江家,也会有其他修士前来调查此事,我给江家指条路,大周律法规定,不追究已死之人责任,还请江一星知错就改,自杀吧。”

    江族长脸上笑容僵硬,竟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反驳之话。

    确实,只要老祖宗一死,此事就算了结,但这怎么可能,我是来演戏让你们不再闹事的,怎么演着演着把我家老祖宗演死了!

    “张离先生说笑了。”

    “不过是肺腑之言。”

    江族长脸阴沉的能滴出水,缓缓起身,不再有之前那副悲天悯人的姿态。

    “看来张离先生是非想要此事做个了断。”

    袁五行这才反应过来他之前都是装的,随即就是一阵后怕,这种老狐狸果然可怕,真就是一句话一个表情都不能信,幸亏有张离前辈在。

    “谈不上什么了断,只是喜欢做事有始有终,江族长,请吧。”

    江族长冷哼一声,摆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