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四章 神探菲尔·科尔森

    事实上科尔森并没能在现场找到多少有用的信息。小王法师留在沥青上的鞋印根本无从比对,因为那些鞋子都是卡玛泰姬自产的,属于有一定防护能力的低级魔法物品。他唯一能知道的就是当时现场的温度到底有多高,然而这只能让他提高对这位猜想中的变异人的危险等级。痕迹检查还在高温中心找到一些红色的纤维,但科尔森并不能确定这和这次案件有着百分百的联系。

    科尔森对于尼克·弗瑞的敬佩之情再一次提高,当然,他最敬佩的还是尼克·弗瑞因为对抗外星人丢失了一只眼睛。(科尔森并不知道尼克的眼睛是被猫抓瞎的)

    不愧是神盾局局长,在没有到达现场的情况下居然能够如此准备地推测出危险等级,然后派遣他这样一位等级合适的特工处理,但是这些想法屁用没有,科尔森也不可能将这些肉麻的马屁写在报告上。

    不过到底还是有些好消息的,根据推测的身形比对,抢劫参议员的人与留下鞋印的人是同一个。现在他已经认定了变异人是两个,一个能够放出高温高亮,另外一个人可能是操控空气或者是类似的东西,而当天受灾的地方也不止是郊外,破坏的痕迹一直从市政厅延伸到郊外。

    特工可不相信巧合,那天不可能会有两个陌生变异人凑在一起,这是一次团伙作案。

    这又让科尔森叹了口气。

    有些变异人在突然获得力量之后就会做出平常不敢做的事,比如冲进公司,把整天压榨员工,要求996的老板鲨了;又或者跑到小巷子里为非作歹,自己拉起一个小黑帮欺男霸女;但即便是那些安分生活的变异人也很有可能会走上反社会的道路,因此神盾局也会监视那些还没做出坏事的变异人。

    这种事说起来十分复杂,因为没有想要自己的邻居能随时手持冲锋枪、rpg等武器,即便邻居说保证不会发射,又有谁能相信?因此变异人想要平静的生活,但只要能力暴露,就很有可能会遭到举报。

    而神盾局的监控制度又十分不合人情,在目标家里安装监视器和监听器已经是常事了,能够忍受隐私暴露和无时无刻监视的变异人少之又少,目标常常会因为接受神盾局的检查而丢失工作,他们不想反抗都不行。但总体而言,这套监察制度还是十分有用的,在神盾局的监视下,变异人的犯罪几率大大降低,目标往往在最开始行动的时候就会被行动队击毙……

    科尔森觉得自己所调查的变异人应该是生活穷困,不得已才进行犯罪的,他们的目标选择是资本阶级,具有一定社会地位的人士,根据科尔森调查,这位瑞奇·怀特参议员所属的怀特家族,就是当年参与塞勒姆女巫审判案的一员。而那两位变异人应该是刚获得能力不久,操控极不熟练,因此才会跑到郊外施展能力,他们应该不想伤害别人,不然参议员和他的保镖不可能还活着。

    想到这里,科尔森稍稍放松了一些,他们是需要帮助的人,他有把握安抚这两位变异人的情绪。但现在问题是,神盾局根本找不到他们,这里地处郊外,没有监控,也没有车停在这里,根本无法查看行车记录仪。

    正当他一筹莫展之际,新的线索到了他手里——西特维尔特工找到了市政厅对面咖啡厅中女服务员,在这位有着棕色头发的女服务员的印象中,昨天有两位穿着奇怪的顾客,而她印象深刻的原因是,其中一位十分能吃,另外一位的外表很好看。

    咖啡厅的监控记录已经转移到了神盾局的电脑里,抵达咖啡厅的科尔森接过平板电脑,看向了监控。

    “孩子?”虽然监控有些模糊,但经过技术人员的调整,科尔森还是看出了监控中萨洛蒙和其他人的身高比,而萨洛蒙被拍摄到的面孔更是证实了他的猜想。只能说萨洛蒙百密一疏,他只记得在抢劫现场遮挡脸庞了,却忘了在咖啡厅这么做——不过也情有可原,原本他以为行动可以不用这么粗暴的。

    棕发女服务员点了点头,她说,“看上去差不多十二、十三岁。”

    科尔森点了点头,他现在庆幸没有请求梅琳达的帮助了,面对同样是个孩子的变异人,极有可能会再次唤起梅琳达关于巴林岛的惨痛记忆。虽然“铁骑”这个称号很帅,但却让梅琳达深陷于自责之中。

    “他们穿着的是什么衣服?”科尔森指向了监控中的画面,“这个胖子穿着看起来像是东方的僧侣,我见识过那个什么‘武僧’,而这个孩子……巫师?”

    女服务员耸了耸肩。之前也说过了,塞勒姆是个旅游小镇,穿着像一个巫师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而萨洛蒙穿着的红色长袍也让科尔森确定了,在那高温中心的就是萨洛蒙。

    “好吧,感谢你的帮助,我们就不打扰你的工作了。”科尔森请女服务员离开之后,就看向了西特维尔。

    “什么?”西特维尔眨了眨眼睛,但他眼睛反射的光线让科尔森看不清他的眼神。

    “申请调集监控吧。”科尔森叹了口气,他是真的不想对一名孩子动手,不过根据他的猜测,这两位变异人应该并不是罪大恶极之人,因为科尔森打算在自己的职权范围能尽量帮助他们。

    但遗憾的是,就算找到了找遍了塞勒姆镇上所有的监控,也没有看到萨洛蒙和小王法师离开塞勒姆小镇的身影,这差点让神盾局以为萨洛蒙和小王法师就是当地人,又或者是开着私家车的游客,因为所有离开小镇的长途客车上都没有目标的身影。

    “我们彻底没有线索了。”西特维尔说,“查找身份资料库吧,做面部识别。”

    科尔森沉默了一会,端起茶杯喝了一口咖啡——这咖啡怎么比速溶咖啡还要酸?

    一时走神并非打断科尔森的思考,他最终还是点头同意了这件事。这一次的变异人危险性极高,科尔森无法想象,如果目标在密闭空间,比如电梯、或者客车里失控,会酿成什么样的惨剧。

    科尔森必须尽快找到他。

    经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当科尔森再也无法忍受那位笑着端来无比酸涩的咖啡的女服务员的时候,西特维尔特工来提醒他,目标的身份信息已经找到了。科尔森如获大赦般地逃离了座位。

    “这就是目标。”西特维尔指向电脑。科尔森看去,正是和监控里一样的脸——

    “萨洛蒙·达蒙内特

    英格兰人

    现居伦敦

    出生日期:1995年12月25日”

    ps:求投资啊!!!求推荐票!!!你看,投资不就加更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