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章 敌人给我们造

    秉持着好东西你有我也要有的原则,里奥真的难以抑制自己对大炮的占有欲。

    战场高潮最夺目的时刻,无疑就是枪骑兵的刺击。

    趁着枪骑兵爆裂而混乱的刺击场面,里奥来了场浑水摸鱼。

    要摸,就摸最大的鱼。

    里奥直直的冲向了刚刚被自己砸毁车架的大炮。

    这里正处于威斯特帝国两个方阵的间隙,两个方阵都处于混乱中,里奥有短暂的时间达成自己的目的。

    俯身捞起自己的骑士锤,连续几下将炮管完全从车架上砸下来。

    长度4英尺(1.2米)的轻型3磅小鹰炮,重量500磅(220公斤),非常优秀的野战炮。

    攻城和海战的时候,火炮的威力至关重要,因此攻城炮大都口径惊人。

    而野战的时候,火炮能够及时的出现在需要的位置才是最为关键的。

    因此,轻型火炮也成为了野战的首选。

    此时凯瑟琳已经将周围的敌人一扫而光,里奥将长盾扔给了凯瑟琳,让她立足于自救。

    接下来,里奥眼中有比黑港郡伯爵第二顺位继承人更重要的东西。

    里奥换成左手骑士锤,向右侧俯身,伸手环住这门每个细节都透露着诱惑力的3磅炮。

    d级密咒法术发动,3磅炮的重量从220公斤变成了60多公斤,相当于一个成年人的重量。

    于是,里奥头也不回的扛着3磅炮向战场的右方撤离。

    没有枪,没有炮,敌人给我们造!

    如此富有哲理的歌词,到底谁研究的呢?

    来自异世种花家兔子的传统,成为这次战斗最靓丽的场面。

    炮身由青铜铸造,单单炮身的铜就价值60枚金镑,如果加上铸造工艺,其价值直逼100金镑。

    威斯特帝国那边犯了一个经验主义的错误,火炮应该置于炮架上,火炮应该用驮马拉着,火炮非常笨重···

    总之,火炮不能像现在看到的一样,被人扛在肩上。

    玛格丽特女王在上,一个黑港郡人抢走了您最宝贵的财富!

    凯瑟琳转头后惊愕的发现,身后的里奥·伊斯特竟然扛着一个粗大的铜柱,也就是刚刚给他们造成巨大伤害的新式武器。

    对新式武器的恐惧,现在完全化为了难以置信。

    在军事学院中不声不响的里奥·伊斯特,为什么今天屡屡惊艳到她?

    从杀死科利弗·恩威开始,到战斗中的各种选择,再到此刻扛着的铜柱一样的武器···

    难道,这就是教官说的有些人天生便适合战场,是战场上的天才?

    然而里奥此时却在头盔内皱着眉。

    不知道是心里原因,还是身下的战马已经有些疲惫,总觉得战马的速度变慢了。

    多载一个人的重量,让战马失去了速度优势。

    他拖在了凯瑟琳的身后,成为最后一个脱离战场的骑兵。

    里奥的逃脱注定不是这么容易的。

    身后响起了枪声,也响起了弩箭特有的破空声。

    4枚铅弹击中了里奥的背甲,铅弹虽然被里奥密咒法术加强的背甲挡住,但是背部传来接连四次重击。

    这四次重击差点将里奥从战马上击落。

    又有一枚铅弹击中了里奥的头盔,砸的里奥的头嗡嗡作响。

    还好,火绳枪的子弹,相当于一次d级速咒法术,不能对里奥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里奥不管不顾,扔掉了骑士锤,解放了左手。

    他将小鹰炮斜背到背后,左手抓着炮管的口部,右手向后环抱着炮管,用火炮尽可能的抵挡自己的背部和头部。

    威斯特帝国的左翼已经被完全击溃,里奥的逃命之旅的前方并没有遇到什么阻碍。

    危险主要来自后背。

    顷刻间,足有4枚弩箭射中了里奥。

    其中的三枚钉在了里奥的背甲上,但是没有射穿板甲,也就没有对里奥造成伤害,这应该是d级速咒法师射出的弩箭。

    但是还有一枚弩箭,发出明显不同的呼啸声,几乎给了里奥生命无法承受的伤害。

    当这枚弩箭从一名威斯特帝国级别非常高的军官手中射出时,里奥已经知道自己在劫难逃。

    c级速咒法师!

    这枚弩箭将绕开了里奥背在后方的小鹰炮,直射里奥的后心处。

    尽自己最大的努力,里奥的身体向右侧躲避。

    与此同时,里奥将炮管斜背,尽量让炮管遮蔽自己的后心。

    20公分的全金属弩箭,破开了里奥的背甲。

    4倍密度的背甲,完全无法抵挡c级速咒法师弩箭的威力!

    此时,里奥应该感谢这件临时的备用甲,它不是很合身,显得里奥身形大了一圈,实际上,里奥在铠甲中紧紧贴着右侧,左侧竟空出将近8公分的空隙。

    弩箭狠狠的刺入了里奥腋下的肋骨的边缘,如果再向内1公分,这枚弩箭就将刺入里奥的胸膛。

    即使这样,里奥侧肋的最边缘从后到前出现一道长长的伤口。

    然后,弩箭又洞穿了里奥的胸甲,从胸甲前方,探出弩箭的箭头。

    里奥低头看去,箭头上原本遍布的血正在因为液体的张力收缩,如同花纹般,形成一个血网罩住了箭头,也露出了血液下箭头金属的色泽。

    战马奔跑,箭头上甩出几滴殷红的血滴。

    左侧肋下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起初没有知觉,并不感觉到疼。

    然后是凉,感觉肋下什么东西在流失。

    随后,马背上的颠簸带动了弩箭留在铠甲里的部分,弩箭的末端狠狠的刮擦着伤口。

    伤口处传来发烫的感觉。

    剧痛···

    感觉自己的气力在流失,左手已经抓不住炮管。

    里奥嘶吼了一声,用出自己最后的力气,将炮管甩到身前,横置在马背上。

    然后,大脑一片空白,他不断暗示自己不要去想自己腋下肋部的伤口。

    只要跑回去,就有的救···

    这是战争,谁都可以死,穿越者也可以死。

    如果不是自己成为了d级密咒法师,在冲锋的前半段就已经死了。

    里奥的战马随着剩余的骑兵队向独角兽军团的方向疾行。

    凯瑟琳看到了里奥左胸口洞穿的弩箭,拨马来到了里奥的身边。

    她扔掉了长盾,伸手扶住了里奥的肩膀。

    这避免了里奥摔下马去。

    这一切里奥甚至都没有发觉。

    战马开始减速,渐渐地,里奥的意识回归,他重新掌控了自己的大脑和身体。

    说来惭愧,刚刚那种大脑空白的感觉,也许···可能···应该是···被吓的?

    不多时,第二波枪骑兵,也就是迦勒·威尼弗雷德所在的外郡骑兵队伍,也在攻击后回到了步兵旅团的侧方。

    第一波黑港郡的骑兵几乎摧毁了威斯特一半的火炮和半个左翼部队,第二波外郡骑兵的压力小了很多。

    40名外郡骑兵,回来了足足30名。

    而黑港郡60名骑兵,减员了一半。

    在两次骑兵冲击后,威斯特帝国的登陆部队开始后撤。

    看样子,黑港郡伯爵没有追击的意思。

    瞬间,所有人都松了口气。

    倒在战场上的骑兵有些还没有死亡,独角兽军团派出的小股步兵已经开始打扫战场。

    双方默契的没有选择继续再战。

    站在远处高高船艏上的海伦娜·奥古斯塔中将,瞭望着远处的岸上,说到:

    “损失了一门火炮么···

    那个密咒法师真是让人印象深刻。

    没想到,被享乐腐蚀的奥德利安大陆,比我们想象的要强一些···”

    里奥见到气氛缓和,迅速的脱下了自己的头盔,让自己能大口的呼吸。

    也让所有人看到自己的脸,来吧,尽情的崇拜吧,就是这个真男人扛回了威斯特帝国的新式武器。

    然而,一个不合适的声音在高喊着:

    “里奥!你要死了吗!你的心脏都被洞穿了!”

    布莱德·贝克也扔掉了自己的头盔,跳下了他的战马,快速跑到了里奥身边。

    里奥有些震惊的看着全须全尾的布莱德,不得不说,有些人真是傻人有傻福。

    “布莱德!不要再摇我的腿了!这会扯动我的伤口!帮我下马!”

    布莱德听到里奥说话的声音中气十足,放下心来,赶忙扶里奥下马。

    天啊,刚刚死了一个室友,这个仅有的室友可不能死了···布莱德如是想着。

    与此同时,身边的凯瑟琳招呼等待在此地的两名骑士扈从过来,想要将小鹰炮抬下战马。

    里奥密咒法力灌注时,这门炮只有60多公斤,可是里奥一撒手,这门炮可足有220公斤。

    “你们两个抬不动的,拿绳子和棍子来,绑好了四个人抬走吧!”

    小鹰炮被里奥扔到了地上,三分之一个炮身都陷在了沙土。

    这两名扈从看着凯瑟琳,等待着凯瑟琳的命令,他们都是凯瑟琳的扈从。

    凯瑟琳说到:“按照里奥·伊斯特先生的安排去做。”

    二人赶忙去喊别人来帮忙。

    里奥在布莱德的帮助下,解着骑士甲。

    然而,骑士甲的穿戴复杂,需要人帮助,脱起来也同样复杂,脱不好还会抽动着里奥的伤口,让里奥额头冒汗。

    凯瑟琳走到了手忙脚乱的二人身边,示意布莱德让开,她准备亲自动手。

    无论怎么说,你要相信女人在脱衣服方面的天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