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0章 碾压式胜利

    狮心刀说得兴起,刀身散发出一缕红光。

    “你是不是也以为,杜博公爵一家死亡,是你父亲乔格尔的谋划。”

    阿莱斯亚反问道:“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吗?”

    “嘿嘿!正因为你们所有人都这么想,才是命运最可怕的地方。”

    “你们的层次还不够,不知道太古红龙的可怕实力,你父亲虽然是一国之主,但以他的能量,绝对不敢去招惹太古红龙。”

    阿莱斯亚满脸不可思议:“你是说,这一切真的是巧合?”

    “没错,都是命运的巧合,沉睡多年的太古红龙恰巧在那天苏醒,一时兴起飞到了那里,撞翻了载着杜博公爵一家人的飞艇,顺便朝着飞艇吐了一口龙息。

    杜博公爵一家人身死,王室被误会,默默背锅。

    迫于其他大贵族的压力,王室绝对不敢收回玫瑰领。

    如此一来,莉娜被选为继承人之一,得到资源的她,快速的成长,在12月份的擂台决胜中,一举战胜了其他两位对手,夺得公爵之位。”

    “短短半年,从一个小村民,蜕变为统治上亿人口的玫瑰领公爵,这个剧本怎么样,你喜欢吗?”

    阿莱斯亚沉默不语,狮心刀继续说道。

    “你可以不理解命运,但是必须敬畏命运的力量。如果按照原本的命运走下去,莉娜和你不会有交集,但现在我们拨动了命运的弦。

    擂台决胜的时间被提前了,莉娜失去了宝贵的发育时间,她必败无疑。

    在她失败受挫的时候,你像英雄一般出现在她身边,帮助她成长,她对你会产生深深的依赖,有她的帮助,你才能一统天下,在接下来的超阶之战中,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阿莱斯亚点点头,叹了口气。

    “可惜玫瑰领这么富饶的土地,拱手让给了格雷这么个废物。”

    金狮血脉的传人什么都好,就是受血脉影响,性格会很霸道,占有欲极强。

    阿莱斯亚身体里的血脉开始作祟,他不舍得放弃玫瑰领这么好的领地。

    狮心刀的刀身猛地泛起一道亮光,它提醒道。

    “玫瑰领必须放弃,在我们的剧本中,你支持格雷都是被乔格尔陛下所逼,你在心里是想支持莉娜的。

    你千万不能暗地里招揽和收服格雷,不然等莉娜成长起来,发现你和格雷的关系,她可能会明白一切都是你的谋划,你们的关系就会破裂。

    莉娜也不能成为玫瑰公爵,只有失去玫瑰领,莉娜没有了依仗,才会紧紧依靠你。”

    “玫瑰领没了没关系,布鲁斯和雾雪没有收服也没关系,莉娜非常重要,这一步绝不能出错。

    人类走上血脉战士的道路已经上千年,这条道路早已走到尽头,崛起的人类与血脉源头的超阶魔兽必有一战!

    战争的结果被命运的迷雾掩盖,我也看不到。

    我只知道,莉娜是第一位达成至高血脉的至强者,是左右战争结果的关键人物。”

    阿莱斯亚脸色绽放出自信的笑容,他握住狮心刀,在心里默念道。

    “莉娜很重要,但我才是最关键的人物,我才是命运眷顾的天命之子,有我在,人类必胜!”

    狮心刀震动了一下,算是回应阿莱斯亚的宣言。

    “经过多年的经营,你的父亲乔格尔快要被你架空了,一切终于开始起步。多荒那边,精灵帝国已经派先锋军过去围剿,你打算怎么做?”

    面对狮心刀的询问,阿莱斯亚嘴角泛起微笑。

    “玫瑰城我还是第一次来,我打算在这里好好游玩一下。

    多荒那边,我已经说服了我的父亲乔格尔,布拉德不会出兵。

    至于其他的,需要宁石自己抗下了,我不会因为一个多荒,而打乱了全局部署。”

    望南草原,一轮满月刚刚升起。

    一只灰兔正在偷偷的啃着杂草,它十分机警,两只耳朵竖得高高的。

    清冷的月光照耀在兔子身上,灰色的毛发浸染出银色的光辉。

    一条青色的大蛇,匍匐在深深的灌木丛中,它幽幽的盯着灰兔,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吧唧!

    大蛇被一只狼蹄子踩扁。

    兔子受惊,如离弦之箭,猛地一下钻到了草洞里。

    5万人的暗夜先锋军犹如一只黑夜巨兽,悄无声息的在草原里前进。

    月狼的奔跑极为平稳,若不是踩到大蛇,几乎没有任何声音。

    在月光的照耀下,暗夜先锋军的速度不疾不徐,带有一种奇异的节奏。

    这种节奏,充满杀气。

    “停!”

    先锋军主帅亚安一声大喝,声音在空旷的草原传出老远。

    5万人组成的黑夜巨兽停下了脚步。

    “前方有敌人,所有人做好战斗准备!”

    埋头赶路,暗夜先锋军极为自信的没有派出任何斥候在前面查探敌情。

    因为从望南河到多荒,沿途都是草原地貌,根本没有可以埋伏的地形。

    而且在月光下,月精灵的五感会更加的灵敏,任何敌人都逃不过他们的感知。

    这种情况下,派出斥候没有意义。

    果然,在距离多荒的军队还有上千米的距离时,亚安就发现了敌人。

    两只军队缓缓靠近,在相距不到三百米之时,双方都看清楚了敌人的部队。

    一股肃杀的氛围弥漫开来,草原上嘈杂的虫鸣声都消失了。

    万籁俱静,只有月光清冷。

    亚安正想开口问话,宁石却把手一挥,直接先发制人。

    咻!咻!咻!

    火球划破长空,箭雨呼啸而过,火力军的远程攻击瞬间启动。

    顷刻间,魔法和箭支已经落到月精灵大军的阵营中。

    月精灵们丝毫不慌,一个个银白色的圆形护罩顶起,阻挡了绝大部分的火力。

    “月光盾!撤退!”

    看到月精灵顶起月光盾,雾雪知道这波偷袭不会有效果,在火力军释放攻击之后,直接指挥火力军往后撤。

    火力军坐下的疾风狼,纷纷开启疾风步,闪电后撤。

    在他们身后,无数泛着银白色光芒的箭支落下。

    还好走得快,这些箭支附着了月光魔法伤害,以火力军的脆皮,被射到就是死。

    远程部队互相攻击了一轮,宁石已经率领不死王牌军冲到了阵前。

    与月狼行进时的悄无声息想比,猛犸象奔跑起来,大地疯狂的震动,仿佛下一刻,大地随时要崩裂开。

    猛犸象释放了两个土系魔法,一个岩甲,套在战士和自己身上,一个踏地奔袭,让象群奔袭的速度达到极致。

    亚安没想到宁石不讲武德,一句话不说上来就干,而且敢用5000人的部队,冲击5万人的阵营。

    一下子被打了个措手不及。

    啵!啵!

    面对狂猛的近战突袭,月光盾再也支撑不住,如气泡一样破散开来,

    暗夜先锋军毕竟是月精灵的正规部队,战斗素养极高。

    “呼!”“呼!“呼!”

    前排的德鲁伊纷纷变身,一个个化身为三米多高的黑色巨熊,毫不畏惧的顶住了猛犸象的冲击!

    没有让王牌军凿穿阵营,屠戮后排的远程火力。

    当然,代价是巨大的。

    猛犸象体型巨大,这一象群冲击,如排山倒海!

    足足有数千个德鲁伊被踩成肉泥。

    只是一波奔袭,先锋军的前排部队,万人数量的德鲁伊就折损近半。

    陷入军阵之后,猛犸象便显得笨拙。

    “放弃坐骑!”

    宁石一声怒吼,从猛犸象上跳下,直奔主帅亚安而去!

    无数箭雨和月光魔法朝着宁石落下,宁石不管不顾,硬抗了所有的伤害,来到亚安身前。

    刀刃横空而起,泛出银白的月光,照在亚安惊恐的脸上。

    他举起自己的月牙鞭,卷住旁边的一位暗夜游侠,挡在自己身前,自己则借着卷人的力量迅速后撤。

    唰!

    鲜血飞溅在月色下,血色似乎也泛着银白的光芒,暗夜游侠被一刀劈成两半。

    亚安心下稍安,正想释放技能予以还击,却发现宁石的刀没有停,斩断游侠的身体后,刀锋再度逼近!

    叮!叮!

    月牙鞭缠在陨铁重刀上,绕了两圈后,鞭头的月牙以一个诡异的角度斩向宁石的喉咙。

    亚安嘴角露出笑容,对方这下肯定要收刀回防。

    哪知宁石根本无视月牙的伤害,一刀砍到底!

    唰!咚咚咚!

    亚安人头飞起,落在草地上骨碌碌的转了几圈。

    月牙鞭的月牙斩在宁石的脖子上,只深入了两厘米左右,便无力为继。

    这点小伤口,宁石扭扭脖子便复原了。

    面对近战无敌的不死王牌军,暗夜先锋军没有乱掉阵脚,剩余的德鲁伊纷纷发动了怒吼技能。

    王牌军的战士顿时中招,被德鲁伊拉住仇恨,无视输出高,身板脆的游侠和弓箭手,对着变身为黑熊的德鲁伊就是一顿输出。

    月精灵的战斗策略没问题,奈何王牌军太过变态,德鲁伊们近战扛不住,没几下便纷纷倒地。

    远程部队又没能利用德鲁伊们创造的时间,打出足够致死的伤害。

    在德鲁伊部队死完,主帅亚安也阵亡后,暗夜先锋军终于士气崩溃,四散而逃。

    可惜月狼短途奔跑的速度被疾风狼完爆,火力军这时候出来衔尾追杀。

    茫茫草原,没有任何遮掩物,月精灵们无处可逃,又抵抗了一阵后,开始跪地求饶。

    这一战,持续了半个小时,真正的战斗五分钟左右就结束了,后面都是一面倒的追杀。

    正面战斗,火力军只是丢了一波攻击,打了个酱油。

    这场战斗可以说是不死王牌军以五千对五万,直接正面击溃了暗夜先锋军。

    这样的战斗力,宁石十分满意,而且随着不死王牌军经历的战斗越来越多,战斗力会一直增强!

    因为仆从也是能升级的。

    不死王牌军只要打不死,就会越战越强!

    【雾雪震惊于不死王牌军的实力,觉得报仇的希望又增加了一分,人物亲密度+4,当前人物亲密度80。】

    “雾雪,我答应过你,让你先收点利息,这2万月精灵的俘虏,就交由你处置,是杀是留,我都不会插手。

    我家乡最伟大的英雄人物曾说过,“斗争就是把敌人的人搞得少少的,把自己的人搞得多多的”,希望你能明白这句话的含义。”

    听到这句话,雾雪看着鲜血遍地的草原,若有所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