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26. 佐天老魔!(求推荐票!)

    “哥哥,明天我还可以和你一起玩吗?”方娇娇用期待着眼神看着夏奕。

    “我明天只会待在家里哦。”夏奕不认为一个小孩子可以不去外面蹦跶。

    “娇娇,明天我带你去游乐园玩。”方林天拉住了方娇娇的手,冷冷的看着夏奕。

    当他知道妹妹和夏奕在一起的时候,他的内心就升起了极大的危机感。

    女神已经被夏奕弄上手了,自己剩下的,唯有一个乖巧可爱的妹妹。

    他继续和方娇娇说:“你不是喜欢爬绳子吗,明天我带你去玩一早上!”

    在方林天看来,不管夏奕使用了什么卑鄙的手段来引诱他的妹妹,游乐园一定可以让他重获妹妹的欢心。

    然而,方娇娇一点儿也没有理会他。

    女孩还拉着夏奕的手,她和夏奕说:“好啊,我就在哥哥家里看书就可以了。”

    “娇娇,我们明天去游乐园哎!”方林天以为方娇娇没有听见。

    既然方娇娇已经这么说了,夏奕于是答应下来。

    “那么就这么说定了。”获得许可的方娇娇高兴着,“姐姐也会来吗?”

    “好,到时候让你楚茵姐姐陪你。”伸出手,夏奕摸了摸方娇娇的脑袋。

    方林天无力的抬起手:“娇娇,我们明天……”

    “不用了,姐姐要学习,就不用麻烦姐姐了,哥哥拿点书给我看就好了。”方娇娇并不想和楚茵一起,虽然楚茵也很漂亮,但会分散她观察夏奕的精力。

    方林天:“娇娇?游乐园……”

    “那哥哥再见!”松开夏奕的手,方娇娇挥手和他告别。

    “再见。”夏奕向着家里走去。

    这时候,方娇娇才有功夫看了一眼方林天。

    方林天的神情灰败:

    我是谁?我在哪?我真的存在吗?

    “走啦,哥哥。”方娇娇迈开了脚步。

    她的话,让方林天一下子振作起来。

    果然我还是存在的!

    兴高采烈的抓住了妹妹的手,方林天向着家里走去。

    不过,他还没有忘记对夏奕的提防,他决定从细节开始。

    他和方娇娇说:“娇娇啊,你叫我哥哥,叫夏奕也是哥哥,这样要是我们两个都在,就不知道你到底是叫谁了。”

    “那怎么办啊?”方娇娇忧心起来。

    方林天的心中露出得逞的笑容,他说:“叫最亲近的人是哥哥,不怎么亲近的,就加上他的名字,你看动画片里不是也有吗,悠哥哥什么的,都是在前面加个名字。”

    “好的,天哥哥。”

    “???”

    ……

    【任务完成,奖励游鱼术已发放】

    刚到家楼下的夏奕一脸茫然,他什么也没有做,这个任务怎么就自己完成了?

    算了,白捡一个法术,赚了。

    “游鱼术可以换成别的吗?”夏奕问。

    游鱼术是在水下行动的法术,夏奕有着楚茵给的避水珠,根本不需要这个法术。

    【奖励纸鹤术已发放】

    【纸鹤术:丁阶法术,控制叠成的纸鹤飞行,纸鹤具有小范围的自动寻人功能。此版本是折纸世界古代遗迹版,使用特定的纸张折叠,可以变身为灵鹤战士。】

    灵鹤战士是个什么鬼?

    不过,这个纸鹤术的能力还是不错的。

    又点开监禁方娇娇获得御风术,夏奕看了看。

    【御风术:丙阶法术,可以操纵风。此版本是佐天老魔的修改版,附带秘技——上升气流,就是再重的裙子,也掀给你看!】

    不是丁阶法术,而是丙阶,还附带了一个秘技,真是不错。

    只是这个秘技是不是有点怪?

    不知道佐天老魔是何许人士,有机会一定要交流一下。

    先放下了上升气流,心中痒痒的夏奕,看了看安安静静的四周,试着使用了御风术。

    一股狂风,猛地出现,将他面前的一棵树,吹得飒飒狂响。

    一秒后,夏奕将风停下,树已经少了近半的叶子。

    这种程度的风,已经足够将一个没有准备的人吹倒。而且,夏奕还没有使用全力。

    风的声音很大,楼上的人家有了察觉,开窗向下看,夏奕进了楼道,装作一个纯洁的路人。

    回到家,他见到父母正在看着电视。

    两人有着一个共同的爱好,就是看抗战爱情片,不过夏父看的是抗战,夏母看的是爱情。

    “娇娇送回去了?”夏父问。

    “嗯,路上遇到了方林天,给他了。”来到阳台,夏奕拿着换洗衣服,准备洗完澡躺在床上玩手机。

    在他去往浴室,穿过客厅的路上,夏父又说:“我给你每个月涨两百的零花钱。”

    “啊?好。”夏奕一头雾水,不明白怎么就突然涨零花钱了。

    话说,我身为一个练气五层的大能,能战胜一个前元婴的筑基期的存在,居然还要父母给零花钱。

    见到了夏奕脸上的疑惑,夏父补充说明:“隐薄的一百五能买十六个,一个月用这些差不多了,节制一点。”

    夏奕的眉头一皱,感觉夏父的话并不简单,但他不能一下子反应过来到底复杂在哪,他还欠缺了一点经验。

    “别买那些杂牌的,要是不够就和你妈要钱,咱们家不缺那点钱。也千万别图麻烦不用。”说完,夏父挥了挥手,“好了,去洗你的澡吧。”

    来到浴室,夏奕终于明白了夏父的意思。

    看来是下午他将楚茵叫到家里,让父母误会了什么。

    反正他也没打算不娶楚茵,这些小小的误会,无伤大雅。

    至于多处的两百零花钱,他并没有放在心上。

    在楚茵给他的别墅里,夏奕在主卧室中,找到了一张银行卡,密码是他的生日,里面有着五百万,他根本用不完。

    普普通通的洗完澡,他走进卧室,玩了一会儿游戏,到了十二点,放下了手机。

    “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使坏时,下仆,我们去骚扰那些半夜不回家的小姑娘们!”小天使拉着夏奕的手说。

    她早在周五的晚上,就加工将作业写完,此时十分轻松。

    已经有了不少困意的夏奕睁开眼睛,他知道,此时最能解决问题的话是:

    “明天下午上学了。”

    小天使的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她爬到了夏奕的肚皮上。

    “关下灯,下仆。”

    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八点,夏奕洗漱完毕吃完早饭后,方娇娇出现在了门外。

    给了方娇娇一本绘本和几个云兔糕,夏奕打开电脑无聊的打着游戏。

    中午,夏父夏母回来,他们留了方娇娇吃饭,一点钟方林天过来,将女孩带走。

    中间小天使还发布了一些rbq任务,夏奕没有理会。

    “话说,最近周围的街道怎么那么干净?”喝着小酒的夏父突然问。

    “是啊,两边的树和灌木丛都整齐多了,特别是我们小区附近。”夏母接话说。

    两人看向了夏奕,一人一句是夏家的特色,现在到他的发言了。

    .

    .

    ps:纸鹤那个作品在大陆没什么名气,是台湾省很久以前的一部热门漫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