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7章 基建狂魔

    再看自己的系统面板:

    (药店一阶段)

    (农作物一阶段)

    (图书馆一阶段)

    水泥余量:七千六百吨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可以往上升阶

    李正瞧着图书馆,一阶段的图书馆,没什么太多的书,大多都是中小学读物。

    在系统面板上翻找了好一会儿,看了三遍确认没有自己想要看的那种书。

    收拾好心情,李正找到正在主持开垦荒山梯田的李义府。

    “你抽点一些人手出来,我要建一座书院。”李正说道。

    “书……书院?”李义府疑惑。

    “对,书院。我要建一个三千学子的书院。”李正说道。

    李义府想不明白,“泾阳令为何对书院感兴趣了?”

    李正深吸一口气,“因为从今以后我要做基建狂魔了。”

    “基建?”

    李正认真点头,“对,基建,你知道基建什么意思吗?”

    李义府摇头,“不知道。”

    “不知道就对了,赶紧去召集人手干活。”

    李正抬起一脚踢向李义府却被他转身躲过。

    这家伙麻溜着就去干活了。

    这个李义府真是不赶着他不干活。

    李正要建设书院的事情在泾阳县传开了。

    家里,父子坐在家门口一人端着一碗面正在吃饭。

    李大熊吸溜着面条问道:“听说你要建设书院?”

    李正喝下一口汤,“吃饭的时候不要说话。”

    李大熊:“建书院?好事,家里没钱请夫子。”

    李正说道:“我不是挣了好几百贯吗?还有银饼。”

    李大熊连忙让李正噤声,警惕地看了一眼四周确认没人听到。

    “财不外漏,家里有钱这种事情不能说出去,那些钱是给你攒着娶媳妇的。”

    “不用请夫子,我自己来教。”

    “也好,你也读过书,省钱了。”

    ……

    吃了饭,村子里的人都在议论李正要建书院的事情。

    村子里大多数人不识字,没读过书就会种地。

    这年头连吃个饱饭都困难,别说读书了。

    读书对寻常百姓来说就是一种奢侈。

    村子里的孩子更是没条件读书。

    知道李正要教书,村子里的村民非常骄傲

    李正是个好孩子,还知道回报乡里。

    李大熊饭后消失在村子里走路都挺直腰板。

    在村民感激又崇拜的目光下,如沐春风。

    又带着孩子的村问道:“老李啊,你家孩子教书要交多少束脩?”

    李大熊拍着胸膛说道:“都是乡里的,咱们自家人谈什么束脩。”

    “给还是要给的,哪能让你儿子白教啊。”

    李大熊红着老脸说道:“那还得听我儿子的,那小子傻实诚估计也不会要。”

    “该给还是要给一点,咱们都是自己村子的,你儿子娶媳妇也要钱呢。”

    “还是你儿子出息,知道回来教咱们村子的孩子。”

    “以后咱们村子的孩子都是读书人。”

    李正和李义府正在打算建设一个什么样的书院。

    听着李正的意思,李义府算是明白了,从规制建房子不能随便建。

    地势不能比长安高,屋子也不能比皇宫的高,会逾制。

    李义府提点道:“要是修得不好官府可是要抓人的。”

    古代建房子确实麻烦。

    李正对他说道:“那就修一间大平房,中间留个场地就好。”

    李义府看着李正的脸色:“小官多嘴一句,泾阳令要修什么样的书院?”

    “书院不是都一个模样?”

    李义府小声说道:“这书院和书舍是两回事,就像国子监一样是有名字的那是大院,若是小书舍连个名字都不需要有。”

    “名字当然要有,就叫泾阳书院。”

    不得不说李正有点狂,李义府心中暗暗想着李正不去国子监反而自己建了泾阳书院。

    这是要和国子监叫板吗?

    泾阳村一片祥和,李正要建设书院消息从泾阳传开。

    几天后,长安有消息灵通的人立刻知道了消息。

    长安到处都有议论声,没人看好李正要开书院。

    就算是教出来的孩子也好不到哪儿去。

    李正在国子监也就待了一天。

    泾阳要开书院,而且是李正自己做夫子。

    一个十二岁的孩子来做夫子教书还是头一遭。

    很多人都觉得李正是弘文馆书舍和国子监的弃徒。

    这人在国子监的态度怠慢。

    在弘文馆书舍连字都写不好。

    孔颖达知道了消息倒是惊讶,也是没想到这小子会来这么一出。

    外面的人怎么说孔颖达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对他来说李正是一个很神秘的孩子。

    孔颖达自认这辈子见过的孩子很多。

    可还是第一次见到像李正这样的孩子。

    与其说傻,倒不如他骨子里有一种不屑。

    孔颖达对一旁的下人吩咐道:“传话下去,国子监学子谁也不许谈论李正的事情。”

    “喏。”下人点头离开。

    闭上眼,孔颖达疲倦地放下书卷,李正给自己的题还没解开呢。

    钦天监,李淳风和袁天罡说了李正要开书院的事情。

    “就是那个解开九章数术的李正?”袁天罡问道。

    李淳风心中着急,“像李正这样的人,他的数术本事完全入钦天监何苦自己自立山头。”

    袁天罡低声说道:“贫道至今没有参透那半月长的大雨是如何而来,是百年一遇吗?”

    李世民坐在甘露殿看着最近传来的战报。

    房玄龄与杜如晦的脸色也不是很好。

    这份战报是这几日刚刚从吐谷浑传来的,如今的吐谷浑一直在调兵遣将,已经在凉州与吐谷浑的交界处增兵了五万有余。

    光从这份战报上就能看得出来,吐谷浑确实有狼子野心。

    房玄龄躬身说道:“陛下,不可不防啊。”

    杜如晦也说道:“吐谷浑的地势很重要,靠着河西走廊,自古就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隘口,如今我们早有准备,若是吐谷浑敢冒犯,说不定这对我们来说有理由拿下河西走廊了。”

    要是吐谷浑先动手,大唐再还手,大唐确实占理。

    李世民点头,心中越加疑惑这个李正到底是什么人。

    正如他所说,吐谷浑如此调兵遣将只有两个原因。

    吐谷浑确实有进犯凉州的念头,要不是就是吐谷浑的国王吃撑了闲着没事干调兵遣将玩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