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三十二章:怂人

    周家戏班外,围观人群中,苏问捧着刀,如钓鱼翁般,老神在在的等着鱼儿上钩。

    无论是实体书灵还是虚体书灵,召唤所需的灵韵都是一样的,召唤实体的武松需要一万点灵韵,召唤虚体的武松同样需要一万点灵韵。

    那相较于永久存在的实体书灵,虚体书灵除附身使用之外,还有什么独到的优势吗?

    有!

    因为是虚体的缘故,虚体书灵可用灵韵拟化,使其附带自身的书宝与书灵。

    如苏问现在使用的虚体杨志,就附带杨志的专属书宝与专属书灵,杨家侍卫刀,混铁点钢枪,嘶风赤兔马。

    这些专属书宝与专属书灵都是有真实效果的,就如同之前苏问抽取的替天行道旗,乃是实质之物,并非虚幻神念,只不过它不能永久存在,一旦虚体书灵护身的持续时间结束,附带的专属书宝与专属书灵也会随之消失。

    这是实体书灵不具备的,实体书灵召唤出来只有一身白板衣服,想要专属的武器装备,法宝坐骑,除非苏问舍得灵韵追加召唤,否则就只能找别的将就了。

    所以,虚体书灵的战斗力比刚召唤出来的实体书灵要强上不少,毕竟全副武装与赤手空拳是两个概念。

    现在苏问虽然算不上全副武装,但也有一把利器在手。

    书宝名称:杨家侍卫刀

    书宝特效:神兵利器(杨志家传宝刀,砍铜剁铁,吹毛得过,杀人不见血!)

    书宝特效:杨家将魂(杨志家传宝刀,蕴有杨家将魂,暗含一股军威煞气!)

    书宝介绍:青面兽杨志家传宝刀,为祖上杨令公担任侍卫时北汉皇帝御赐。

    ……

    “三千贯,莫不是疯了?”

    “刀是好刀,可这价钱也太贵了吧?”

    “漫天要价,就地还钱,三十贯卖不卖?”

    “三十贯,你也好意思说出口?”

    “三十贯先给我来一车!”

    “三百贯,卖不卖?”

    众人围观,议论纷纷,也有不少人出声叫价,看中了苏问手中的宝刀。

    苏问捧着刀,两眼微合道:“三千贯,不还价!”

    “你……”

    “死脑筋!”

    “那有你这么做生意的?”

    “家传宝刀都要当街叫卖,汉子你怕是急等着钱用吧?”

    “看你这模样也是落魄得很,何苦执着要那三千贯,能卖就卖了吧!”

    “就是,你再不卖,待会儿黑风堂的人过来,你怕是连三百贯都拿不到!”

    众人言语,有好心,有恶意,但苏问依旧不为所动。

    “三千贯,不还价!”

    “你……”

    “让开让开!”

    就在众人与苏问僵持不下的时候,人群之外传来了一阵吵闹声。

    众人回首,苏问抬眼,就见胡三带着几个泼皮无赖,从围观的人群中推嚷开一条道路,直直来到他面前,叫道:“青面汉,谁许你的,在这弄虚作假,招摇撞骗?”

    苏问抬了抬眼皮,随后又低下头来:“怎么,此地不让叫卖?”

    “叫卖当然可以,但弄虚作假不行!”

    胡三走上前来,打量着苏问与他手中的刀,喝问道:“你说你这刀有三件宝贝?”

    苏问点了点头:“不错!”

    胡三冷笑:“哪儿三件?”

    苏问望了一眼手中合鞘的刀:“第一件砍铜剁铁,第二件吹毛得过,第三件杀人不见血。”

    “哦?”

    胡三怪叫一声,冷声说道:“空口白话,谁人相信,可有本事验过一番?”

    苏问皱起双眉:“方才我已演练过,在场的诸位都是见证。”

    “哼!”

    胡三神色不屑:“谁知道他们是不是你请的托?”

    听此,苏问的眉头皱得更是厉害了,但也没有翻脸发作,而是指向了身边的铜钱与铁片:“方才剁的铜钱,砍的铁片还在这里,你自己看罢!”

    “嗯……”

    胡三揪着那老鼠尾巴的胡须,假模假样的弯下腰来看了看,随后一把将铜钱与铁片扫在地上,说道:“就算真剁得了铜,砍得了铁,也才应两件,你不是说这刀有三件宝吗,最后那名堂叫什么,杀人不见血,好,你杀个人来我看看!”

    苏问眼神一凝,右手抱紧了怀中的刀,强压着心中的怒火说道:“光天化日之下,怎能胡乱杀人,你若不信,找条狗来,我杀给你看!”

    “哈哈哈!”

    胡三森然一笑,说道:“你说杀人,不曾说杀狗,如此这般,不是弄虚作假是什么,来啊,拉这弄虚作假,招摇撞骗的贼汉去见官。”

    说罢,招呼着几个泼皮无赖,就要上前将苏问拿下。

    苏问也做出一副“大怒”神情,将两个泼皮强行推开,叫道:“你们这些泼皮无赖,没得钱财又想谋我宝刀,让开,这刀我不卖了!”

    “哎呀,还敢动手,不叫你看看胡三爷爷的厉害,你就不知道什么叫天高地厚,兄弟们给我上!”

    胡三怪叫一声,招呼几个泼皮,冲入场中同苏问拉扯起来,看得周遭众人急忙避让。

    “你看看,祸事了吧?”

    “这伙泼皮可是黑风堂的人!”

    “刚刚有人出三百贯他都不卖,现在招惹来了黑风堂,怕是三贯都没了!”

    “未必,这汉子长得高大,家中又传有宝刀,想必有几分功夫,这几个泼皮未必拿得下他。”

    “哎哎哎,再退几步,免得待会儿血溅到身上。”

    众人让开场地之后,仍是一副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看着苏问与几个泼皮在场中拉扯。

    同一时间,周家戏班,临街的二楼雅间上,两人站在窗栏边,居高临下的望着闹市,将方才发生的一切尽收眼底,正是这周家戏班的老板周大海与他的靠山妹夫马成山。

    马成山望着街上拉扯吵闹的苏问与胡三,冷笑说道:“刀是好刀,汉却是怂汉,连几个泼皮都拿不下来!”

    周大海亦是一笑:“宝刀赠英雄,这等宝刀当在马爷您的手中才显般配,给这怂汉拿着,那叫明珠暗投!”

    “哈哈,大海,你开了几年戏班,学会不少新词吗,文绉绉的都快赶得上那帮穷酸秀才了。”

    马成山大笑一声:“不过这话老子喜欢听,宝刀赠英雄,没错,老子就是那英雄,这刀归我了,走!”

    听此,周大海却迟疑起来:“马爷,这青面汉来历不明,看来也是个习武之人,手里还有一口这样的家传宝刀,不定有什么跟脚,我们此时出面,怕是……”

    “怕是什么?”

    马成山冷哼一声,说道:“方圆几百里,有名有姓的,我都记着呢,就没听说这号人,你看他脸上那一搭靑记,若有什么本事,早就闯出名头了,怎可能落魄到这等田地,连家传宝刀都要当街叫卖,给几个泼皮这样纠缠都不敢动手。”

    “这……马爷说的是。”

    “走吧,带上银子,别叫旁人说我黑风堂坏了规矩。”

    “是是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