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再次见面(补更)

    傍晚,莫惊春和妹妹都吃饱喝足了后,莫惊春帮妹妹洗了个澡,小家伙最喜欢洗澡的时候,在澡盆里玩水。

    准备为妹妹洗澡的时候,莫惊春才发现没有澡盆,为此,莫惊春又急匆匆跑到校内超市里买了洗澡盆等用具。

    不急不行啊,班上官方群里辅导员发了通知,今晚7:10到李兆基3号楼1002教室集合召开第一次新生班会。

    卫生间里,糖果被莫惊春一只手托着,半躺在莫惊春手上的糖果笑哈哈用一双手有节奏的拍打盆里的温水,被糖果拍打出来的水溅了莫惊春一身,头上、脸上、衣服上,全都是水。

    趁着莫惊春一个不注意,糖果自己抓起了盆里的小毛巾直接往嘴里塞。

    莫惊春无奈的从妹妹糖果手中夺回小毛巾,“哎呀,我的小祖宗啊,这可是你自己的洗澡水。”

    每次给妹妹糖果洗个澡,就像世界大战一样,稍不留神,小家伙就会喝洗澡水。

    莫惊春坐在床上,糖果趴在莫惊春的大腿上,正在长牙齿的糖果,张着嘴用小乳牙啃咬莫惊春的大腿。

    “呀呀呀~”

    给妹妹擦爽肤粉,穿上纸尿裤后,莫惊春拍打了一下妹妹的小pp。

    “从早到晚,就知道呀呀呀,也不知道喊哥哥,白让哥哥这么疼你了。”

    莫惊春环顾四周,除了一张床就是婴儿车了。

    “还是得给你买张婴儿床,总不能每次都让你坐在婴儿车里吧。”莫惊春像是对妹妹糖果说的,也像是对自己说的。

    咚咚咚~

    莫惊春摇摆着拨浪鼓,咚咚咚的声音吸引了妹妹糖果的目光,糖果仰着脖子,小脚在扑腾,小手伸直。

    “拿好了啊,我去洗个澡,五分钟。”

    五分钟,洗个澡,对莫惊春来说时间足够了。

    卫生间里,莫惊春听着毫无节奏的拨浪鼓声,笑了笑,小家伙根本就不会玩拨浪鼓,拿着拨浪鼓的小手只会横着来回动,拨浪鼓发出来的声音不仅没有规矩,还有些沉闷,不过听到有声音,莫惊春心中十分安心,最害怕的就是突然没了声音,你不知道小家伙在干嘛。

    18:31

    莫惊春一手抱着奶香奶香的妹妹糖果,一手拎着一个白色的帆布袋。

    白色的帆布袋里,装着两个纸尿裤,还有一圈纸和一盒湿巾,除此之外,再无他物。

    门口,莫惊春带上门后,又用钥匙转了两圈,听到两声哐哐,莫惊春才放心出门,这是这么多年已经养成的习惯。

    弯下腰拎起放在地上的帆布袋,刚起身,就看到和自己正对面的门被房子内的人打开了。

    莫惊春没想到这个时候刚好有人开门,对方看着抱着妹妹糖果的莫惊春也是愣了一下,显然也没想到对面房子里怎么住了一个小年轻,还抱着一个孩子。

    住在这里的,不是学校的老师,就是老师的家眷,又是门对门的,要是一声不吭的就直接走了,就显得也太不礼貌了。

    愣了一下的莫惊春,删了时间,脑海中已经想了很多。

    “您好,老师。”

    满脸皱纹,头上的头发已经尽数发白的宋运清听到莫惊春的招呼,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和蔼可亲的问道:“小伙子是李娜那丫头的亲戚吧?”

    “不………不是。”莫惊春有些尴尬的站在那,走也不是,留在这也不是,尴尬的莫惊春,脚趾都快要抠出一平方的坑出来了。

    “哦?不是?”宋运清诧异的问道。

    莫惊春点头,急忙说道:“老师,我一会儿还有一场班会,我就先走一步了哈。”

    好在电梯刚好停在六楼,莫惊春按了一下电梯按钮,电梯的门就开了。

    “奇怪的小伙子,不过小伙子抱着的孩子怪可爱的。”

    “回头再问问李娜那丫头什么情况。”宋运清摇了摇头喃喃自语。

    “哎呀,我刚才出门准备做什么来着?怎么这么一会儿就给忘了?”

    门口,宋运清回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刚刚开门是为了做什么,无奈皱着眉头又将门关上了。

    刚关上门,看到放在门旁边的垃圾袋,宋运清全都想起来了。

    宋运清拍了拍脑门,叹了一口气。

    “我这脑子,真是越来越不灵活了,不服老不行啊。”

    找到李兆基3号楼1002教室时,莫惊春发现教室里已经来了很多同学了,大家基本都是三个人或者四个人组成一个小团体,在那聊天。

    至于辅导员,还没有过来。

    让莫惊春有些意外的是,莫惊春在教室后排看到了两个认识的人。

    嗯——尽管还不知道他们的姓名。

    莫惊春是走前门进的教室,再加上还抱着一个孩子,自然而然吸引了大家的目光,若不是莫惊春看起来年纪不大,有些稚嫩,还有人以为莫惊春是老师呢。

    坐在后排的张惠珍和杨文瞾也发现了刚进门的莫惊春,张惠珍对着莫惊春招了招手,让莫惊春到后面来坐。

    在杨文瞾和张惠珍的桌子上,各自都放着一份顶装在一起的几张a4纸,a4纸表格上,都是新生的一些信息。

    身为大一的代班,需要经常和学弟学妹们打交道,基本相当于是辅导员的助理。

    而莫惊春的情况,下午的时候,辅导员李娜老师已经单独找过他们俩说过。

    说实话,不论是张惠珍还是杨文瞾,当从辅导员李娜老师口中得知莫惊春是带着妹妹上学的时候,除了惊愕,更多的是佩服,同时也明白,莫惊春为何会询问奖学金的事情了。

    真的很难想象,莫惊春付出了多大的勇气,才做出带着不满周岁的妹妹上学的。

    要知道,有了妹妹这个“拖油瓶”,莫惊春的学习时间将会远比同龄人要少的多,如此一来,莫惊春就需要付出更多的努力。

    “学长、学姐,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莫惊春走到后排后,笑了笑,和学长学姐打招呼。

    “只是你没想到而已哦,我们可是从一开始就知道我们还会见面的,我和这爱臭美的可是你们的代班呢。”张惠珍口中的爱臭美,除了是在说杨文瞾,还能是谁。

    莫惊春讪讪一笑,没有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