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09章 血破封壁

    经过灵魂之脉贯体,至灵启的灵魂之脉补灵圆满完成,欣喜不已的至灵启马上想到自己应该去寻找灵脉封壁了,于是毫不犹豫地跟着感应开始了寻找的征程。

    寻找一圈无果后,至灵启并没有灰心丧气,更是开始细心的进行第二圈探查,大约探查到接近四分之三圈位置时,在一处高山的阴郁幽暗之处终于发现一块不大不小的石壁。

    至灵启马上快步行到山壁面前,只见石壁虽然经过千万年风吹、日晒、雨淋,表面只是略显沧桑陈旧,却没有半点风化迹象,至灵启知道,这应该是阵法封印的缘故。

    至灵启立刻走近仔细看去,观察整个山壁,高不过十丈,宽也只有六、七丈,从下到上山壁逐渐略微向外突出,因此给人感官有些压抑,同时,还感觉整个石壁比实际面积还显得要小一些,也正因为如此,才显得更加平凡,更不会引起路过者的重视。

    至灵启全神贯注地看着石壁,心中也颇为好奇,这处石壁既不是光滑平整,也不是坑洼不平,就是平淡无奇。按照前世玄幻小说里的说法,平淡确是正常,可是现在自己几乎已经贴到石壁了,也没有一点阵法波动,心里在想是不是找错地方了。

    至灵启不知道,如果不是他的灵魂之脉已经返祖达到了混沌灵魂之脉的基本要求,只要接近石壁三米就会直接被弹飞出去,根本就不可能贴近到了跟前还平和无比。

    不管了,先仔细找找再说,反正石壁面积也不是太大,自己经过灵魂之脉贯体以后目力大涨,只要仔细一些应该能发现端倪,随即至灵启就开始缓慢仔细的对石壁从上到下、从左至右进行逐行的扫描。

    已经扫描观视了一大半,还是一点异样都没有发现,至灵启心中猜想:“既然称为灵脉封壁,想必应该是与封印禁止有关,那样的话破解处的位置,就应该和一般人的身高相差不大,否则,就无法触动机关开启封印了”。

    少了这些担心,至灵启继续仔细地往下扫视,扫视已经过了自己的腰部仍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至灵启忍不住又犯嘀咕了,但是作为前世身份乃是科学家的他,这点耐心还是有的。

    在距离脚面只有大约十公分的时候,出现一小片犹如正常人拳头大小,暗红色的异色快,隐隐的象一把斧子,除了颜色不同外,石质纹理与周围灰黑色的山石一般无二,其它完全没有任何不同,似乎就是淡淡的抹了一点颜色一样,尤其是那颜色,也不知被风吹、日晒、雨淋冲刷了多少次,但却依然暗红如猪肝一样。

    至灵启对此看着看着,忽然听口中唸唸有词:“灵脉封壁,灵脉封壁,灵脉封壁……哈哈哈哈”!至灵启仰天大笑不止,然后一脸兴奋之情道:“真没想到,居然把灵脉封壁建到这么个地方,难怪千万年来都没有被人发现”。

    不过刚想到此处,却又随即想起,自己此刻不该只是高兴得意,现在应该尽快破开灵脉封壁的封印,进入其中获取法诀和宝物,好让自己尽快开始修炼才是。

    至灵启心中一阵欢喜后,目不转睛地盯着印记之处,当即一声不吭地坐了下来,随后拉、敲、掀、砸、拽、摁什么手法都用上了,但印记之处和石壁一切如常,并无什么异样发生。

    其实至灵启哪里知道,灵脉封壁这种灵阵就这么玄妙,根本就不是触发开启封印,只有体内具有同源血脉的精血浸入,才可以启封。

    就目前至灵启的状况,除了传承记忆只有《混沌初元诀》就在灵脉封壁内的片段记忆外,至于灵脉封壁的位置、特点、开启方法、有无危险等,均是一无所知,所以他才先试着用小说中所说的触动机关方法来破封。

    至灵启心中思量,这印记之处和整个石壁完全是一个整体,即便是自己的精血涂了上去,又怎样才能开启呢?难道真的是自己猜错了吗?

    “算了,不管了,先涂上自己的精血再看有没有变化吧”!

    至灵启保持坐姿不变,缓缓的将心绪平静下来,他知道自己经过源灵贯体后,无论是心绪和身体的协调性,还是血液功能、神念对血液的疏导控制等能力,都达到了较高水平。

    调节好心绪和身体后,至灵启暗暗运劲,将心脏内的精血,慢慢疏导逼向早已咬破的右手食指指尖,然后将指尖摁在石壁印记之处的斧体和斧柄结合点上,让精血浸到印记之处。

    精血一接触石壁印记之处时,瞬间便被吸干,但是石壁却无丁点变化,至灵启心想应该是分量不足,于是又逼出第二滴,接着第三滴、第四滴、……

    渐渐的至灵启已经无力再逼出精血了,而且他也不敢再往外输出精血了,否则不只是伤及身体本源,还可能玩掉自己小命的。

    望着毫无变化的石壁,失血脱力的至灵启颓然躺到了地上,偏头依然望着石壁,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依然没有什么发现,到了最后竟是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这一睡迷迷糊糊的也不知过了多久,至灵启才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却见眼前石壁已经模样大变,出现在眼前的是一个直径大约三米左右山洞,洞内光亮暗淡,通道幽深无比。

    侧耳听去,洞内偶尔有水滴入潭的叮咚之声,魂体已基本恢复的至灵启,缓缓站起了身来,盯了又盯、看了又看眼前的山洞一会儿后,这才稳步向洞内走去。

    大约步行了半公里左右,山洞往左一转光亮大增,立时出现在至灵启眼前的是一个宽阔的溶洞,溶洞四周除了入口外并无它路,溶洞内一个宽大的水潭,占据了约有百分之七十的面积,潭水清澈透明,散出淡淡寒气,水潭最深处的深度大约有四米左右。

    至灵启俯身凝视水中,只见水面上水波微微荡漾,隐隐的似乎有个什么影子在飘闪,鼓足目力集中精神之后,才勉强看出似乎是一柄巨斧在水中的影子。

    “不管怎样,先下去看看再说。”至灵启用手试了试潭水的温度,感觉还可以适应便不等待,“哗”的一声便跨入了水中。因为他的踏入,水面马上一片散乱,顿时失去了斧影。

    无可奈何,至灵启只好静立在潭水之中,慢慢地等待着水面中重新出现那巨斧的影子。

    倒影慢慢浮现了出来,安静地在水中缓缓浮沉。至灵启看准了位置,缓缓伸开右手,向那斧柄位置轻轻抓了下去。他的手掌穿过了水波,向下伸去,巨斧在水中的影子幽幽地飘动起来,水面上波光粼粼,不知反射着哪里来的光芒,把至灵启的脸庞照得微微发亮。

    至灵启所站立的潭边位置水位很浅,他的手很快接触到了潭底,一层沙石薄薄地铺在水底,触手处,至灵启便感觉到手下摸到了一个稍稍突起的地方,他心中一喜,用手轻拂,果然在这沙石之下,有一个圆柱状的物体冰凉凉的透着寒意。

    至灵启更不多想,五指用力,向下抓去,使劲向上拽动,然后抬头,没有丝毫的动静。

    至灵启脸上的欢喜一下子凝住了,过了一会又似想起来了什么,凝神看着水面,在圆柱体附近仔细查找,这时山洞里一片寂静,除了流水声就没有其他的声音。

    然而,就在他等待了漫长的一刻之后,一阵刺耳但却沉重的“喀喀”声在这山洞中响了起来。至灵启抬眼环视,只见原本无路的溶洞进入口对面,那曾经密闭无缝、坚硬之极的石壁,竟然整块慢慢的向后退了进去,十分钟后终于露出了一个新的洞口。

    至灵启怔怔地看着这秘洞的开启,心中有些激动。这是一个幽深的隧道,洞侧石壁上有一些发光的事物,但洞内的亮度比起溶洞的亮度就差多了,只是勉强还能看清道路。

    至灵启知道,自己刚才无意中抓到的,应该是秘洞开启的机关枢纽,但他却没有想到,此处不但有灵脉封壁,还有这第二道机关。而且不是自己傻呵呵的去抓影子,恐怕一辈子也别想打开第二道机关,开启后面的秘洞。

    气运这东西还真是无法揣摸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