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109 嗷儿!

    虽然不能出去作战,但不妨碍莹莹咬牙切齿在望江楼里磨刀。今天吃狗肉!!一黑二黄三花四白!黑狗最香!今天吃黑狗!远在一处名叫“桑泽”的湿地,魏昊带着狗子杀了一晚上的妖怪,这里池塘遍布、河流密集,渔获是相当丰富的。所以有个妖王为了筹措粮草,就派出一个手下前来捕鱼为粮。很多小妖怪,在妖王麾下就是奴才,说打就打,说杀就杀,要是一时兴起,妖王张口把它们生吞活剥也是常有的事情。也因此小妖怪的粮草,跟妖王精锐不一样。大妖多以人类为食,因为能增加修为;但小妖怪就不一样了,大妖可见不得它们也变成大妖,所以吃些饲料下水之类,也就行了。给捕鱼为食,已经是大发慈悲。“小汪,我这宝贝真厉害,真厉害啊!”魏昊大喜过望,盯着手中宛若城墙砖的灵石,“晚上那个妖怪,五百年修为,居然魂飞魄散!”不是普通的打死,而是连地府黄泉都没机会见着,直接魂飞魄散,彻底的消灭。拖着一条十丈大蟒往回走的时候,魏昊还在回味这件事情,以前打死几个妖怪,也就只是打死,就像是老鼠精,他月下扬骨灰又如何?魂魄到了地府,还是能投胎转世的。万一转世后变得厉害,然后算到前世的恩怨,怒从胆边生就是要打击报复,那就没完没了。现在好,现在太好,直接魂飞魄散,一劳永逸。“君子,我怎么感觉有点心神不宁,是不是新悟出来的功法有问题,会让我走火入魔啊。”“你就一句总纲,变形了也就是口吐烈焰,不算什么吧,这能走火入魔?走火倒是有可能,入魔就算了。”“那我真的有些心悸啊,总觉得忘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我有点害怕……”狗头挂在魏昊胸口,狗子一脸忧愁,心中暗忖:难道是为这个家操心太多,忧劳成疾?不至于啊,自己还是一只小狗狗,哪能未老先衰呢?狗头摇了摇,忽然想起一事:“君子,那三个来相助的‘妖仙’,好像是说花家娘子请来的。我们还未曾拜访呢。”“不急于一时,先回去把这大蟒精给做成蛇肉干。嘿,这次真是厉害了,我都没怎么出力,一砖头就把它给砸死了。那天赐流光加持,还真是不一般。”“也就君子能用了,我连这砖头都挪不动。”“说来也是奇怪,这是为什么?我拿在手里,并不觉得有多少份量,你却说好似一座山,差距也太大了吧。”“君子你自己没察觉到吗?晚上杀那大蟒精的时候,这砖头之上有一座城池的虚影,如果我没有看错,应该就是五峰县县城的模样。”“啊?我没看到啊。”“……”魏昊顿时大为惊奇,重新掏出砖头看了看,“都说玉石通灵,那也没有通别人不通主人的说法。奇了个怪,这石头普通智珠还不吸收,偏是它自己打杀了的,才吸收的一干二净。”“君子不如找人问问,总能找到答案。”“也是。”将青玉砖头揣好,魏昊现在心情很是放松,“待回去再拷问几个妖怪,就知道对面妖魔打什么主意。断了他们粮草,我看他们还嚣张。”跟着魏昊的十几个除妖人,还有两个百户官,现在都是相当的震撼。别看现在魏昊就拽着一条十丈大蟒,后头队伍里还有百几十个壮汉扛着二十几条五六丈的大蟒。每一条都是凶狠非常,但无一例外,都被魏昊打了个魂飞魄散,毫无反抗之力。谷瀾除妖人还想着要表现表现的,但晚上这头大蟒精突然现身的时候,当真是差点把人给吓死。一个照面吸走五六个军士,尾巴一扫,以勇力敏捷著称的几个除妖人直接飞出去百几十丈。恐怖力量根本无法抗衡。结果魏昊、汪摘星一出现,形势直接逆转,诸多除妖人眼中极为乖巧的小狗儿,摇身一变,直接成了口中吐火、四爪生电的凶猛巨狗。五丈以下的大蛇,一口就是一个,吃起来跟吃辣条没有区别。那些被汪摘星咬住的蟒蚺,不是被口中烈火烤的焦香,就是被狗爪电的鲜嫩多汁。当时就把妖魔和除妖人都吓傻了。所以现在别看汪摘星恢复本相,但一群除妖人再看它,半点可爱的念头都没有,唯恐这狗子突然一张嘴,把他们烧成烤乳猪。嘭!!“可恶!!大哥,这魏秀才不杀不行啊!照此下去,我们连鱼虾都别吃了!”“急不得,就算现在怒火中烧,也要忍得住。”九命蛟王安抚着一个蟒首妖王,然后道,“粮草的事情,我已经安排妥当,等斗了汪伏波、魏昊之后,自会让儿郎们吃个痛快。但盟主之位不到手,这粮草拿出来,也是白白给人做嫁妆。老弟,你且再忍些时日,哥哥我不是巫三那般小家子气的,什么时候亏待过众兄弟?”“大哥,我就是忍不了这口气,那秀才太嚣张了!!”“莫慌莫慌,待老忽律干完了脏活累活,我便做主,你看中了哪里,就给你做封地,由得你快活去。”“好大哥!我听老鳄嘀咕过,说是要去大巢州碰碰运气,那里可是‘大巢氏’的祖庭,又是大夏的直属州,人口兴旺,是个好圈栏!”“哈哈哈哈……”九命蛟王抬手点了点蟒首妖王,“原来是在这里等着我,也罢,就让老忽律这个没脑子的给你打白工,我请个人过去撺掇一番,让它早些闹腾便是。”“嘿嘿,多谢大哥,多谢大哥……”那蟒首妖王虽然也是个妖王,竟是全然没有脸皮,直接跪在地上给九命蛟王磕了几个响头,看得另外几个妖王都是一脸不屑。而此时,魏昊带着斩获返回城中,五潮县百姓看到大蟒尸体,顿时大喜过望,外地过来帮忙的壮丁、乡勇,一时间还有些疑惑。等到中午造饭开吃,眼见着一盆盆五潮县本地名吃端上来,一众乡勇也没多问是什么肉。吃得满足无比,才问是什么肉,竟然如此鲜嫩美味而且多汁,于是五潮县本地人才道,这是千年名吃“五潮蛇肉”。那叫一个地道!“呕——”“呕!!!”饭堂、军寨、客舍、城墙等等墙根,多有得知真相的外地援兵在那里扶墙干呕,有的能吐出来,有的吐不出来。狗子见状,还嘻嘻哈哈嘲笑,连道这些家伙吃个蛇肉就这般模样,要是见过自家君子在阵前干啃,那不得苦胆水都吓出来?然而狗子到了望江楼,突然想起一事,笑容荡然无存,正待转身,就见一个女子拎着菜刀追了过来:“哪里逃——”“嗷儿!嗷儿!嗷儿!嗷儿……”狗子夹着尾巴,飞也似地逃窜,它终于想起来了,一切都想起来了,那是吃咸蹄髈时候的画面,简直是走马观花一样,在自己的眼前浮现。它答应了什么?噢,它答应了一桩露水情缘。咸蹄髈,真好吃啊。“嗷儿!嗷儿!嗷儿!嗷儿……”望江楼外的大街上,一个妙龄女郎提着裙摆,拎着菜刀,追着一只飙泪狂奔的小黑狗,引来无数人的惊愕目光。战争的阴云之下,这画面,着实让人暖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