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七章 满堂共议盛武道

    这凉州的帮首会议早在百年前就已经有了,一代一代流传至今,虽然凉州这百年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但这帮首会议却是从不曾变过,一直被各个帮派视作头等大事。

    这可不光是因为能参加帮首会议就意味着被凉州武道的所有人所认可了,更多的,则是为了通过这帮首会议为自己的帮派多讨几分利。

    就像是这第一环节,各个帮派的首脑齐聚一堂,大家集思广益探讨一番凉州的武道在接下来的三年里该如何发展,众人都贡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把能够共享的机遇统统拿出来,其他帮派以对方满意的条件进行换取,就像是在做一场贸易一般。

    而有困难的一些帮派也可以提出自己的难题,开出“价”请其他帮派替自己摆平困难,你帮我我帮你,如此一来,便能够解决不少的问题。

    这些还不是重点,重点是在这个环节里,那些为首的大帮派会根据当下凉州武道发展的现状提出一些实质性的问题,并且对未来三年的发展定下明确的目标,这一点可不是哪个门派能够以一己之力完成的,而是需要凉州上下各个帮派共同出力,这其中或许会有风险,但也绝对会有机遇,一旦抓住了,所带来的好处绝对是令人动容的!

    总而言之,在帮首会议上,各帮各派都要摈弃前嫌,共同为凉州武道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只有他们所有的帮派取得大发展,凉州武道的整体实力才能够得到提升,这也是他们每个人的期待。

    唯有这样,他们所能接触的天地才会越来越广阔,带给他们的机遇才会越来越多。

    …

    “诸位,在我看来,我们凉州武道想要取得进一步的发展,光靠我们这些人怕是不够,我们得想想办法让整个凉州的武道活跃起来,不光要吸纳凉州本地的武者,还要想办法招揽其他各地的武者前来,这样才能为我们凉州的武道注入更多新的力量!”

    徐武天望着众人,突然说了这么一句。

    这话一出,整个会客厅顿时陷入了沉默,年轻一些的人茫然地看向那略显激动站了起来的徐武天,而老一辈的人则是垂首思索起了这一番话。

    就连那素来跟徐武天不对付的沙天衡听到他的话也细细思考了起来,毕竟这件事牵扯到的可不单单是个别帮派的利益,而是整个凉州武道的利益,由不得他不去斟酌。

    片刻后,一名衣着华丽的富态商人开口,引去了众人的目光。

    “徐帮主,我觉得此事可行,倘若我们能够吸引大批的江湖武者入驻凉州,就算是不能够将那些顶端强者吸引来,但只要有足够的力境武者,我们凉州的武道也能够取得显著的进步!特别是如果能吸引到一些有潜力的武者前来,稍加培养,假以时日定能够为我凉州增添更多的顶级强者,那个时候我们凉州或许就不会像现在这样,除了徐帮主以外,再也找不到第二个气境强者了!”

    他的话音一落,当即引来了人们的纷纷议论,不少都对他的话表示赞同。

    “对啊对啊!”

    “李帮主所言有理啊!要是真能吸引来大量的武者的话,我们各帮岂不是都能够扩大规模了吗?”

    ……

    但也并不是所有人都这么想,一个小帮派的头目皱着眉头,待得众人略微安静了一些才站起身来,朗声道。

    “诸位,可否听我一言,我倒是觉得这事并不像大家想的那么简单。其一,且不论我们怎样才能够吸引到那么多的江湖武者入驻凉州,就算是我们做到了这一点,那后续又该怎么办呢?我们该怎么去让他们融入凉州现有的秩序,一但有强大的武者自持实力在凉州作威作福,我们又该怎么办?难不成我们要让徐帮主整日都奔忙着镇压动荡吗?”

    “其二……”那人侃侃而谈,唾沫星子满天飞却是毫不在意,刚站起来时的忐忑之情也被自己这股子大义凛然的气势压了下去,颇有一番大家风范。

    “就算是我们招揽来了很多人,也没有人在凉州生乱,都愿意安安稳稳在凉州生活,可有一点想必大家都明白,既是武者,就必然会向往着走到更高的位置,如此,他们定会齐齐涌向像天元帮、海沙帮以及河西商会这等强大的势力,诸如我们大多数这等小帮小派,只怕依旧难以吸引到人。这样一来,岂不是强者更强,而我们弱者与他们之间的差距便会变得越来越大吗?”

    此言一出,场下众人又一次沉默起来,那些势力较小的帮派则是深以为然地点起了头,确实是这么个理啊!

    那人看着众人的神色便知道自己的话起作用了,脸上不免涌上喜色,却是被他按耐着,随即冲着徐武天、沙天衡以及那先前开口的李姓商人抱拳行了一礼,略带歉意道。

    “徐帮主,沙帮主,李帮主,请恕在下冒昧,在下的一番话纯纯是为了我们凉州武道整体而言,绝非有意针对于各位,还望三位谅解。”

    进退有余,彬彬有礼,听着这人的话,徐武天忍不住点了点头,笑着回应道:“无妨无妨,这倒的确是个问题,不过也非没有办法解决……”

    显然,那人的问题徐武天早已联想到了!

    这话一出,顿时让那些小帮派的人面色一喜,本来他们听到那人的分析后还有些失落,他们的帮派虽然小,可也想着能够取得更大的发展啊,眼下好不容易有了机会,但他们却是根本没有去争取的资本,倘若徐武天真有办法解决这一问题,让所有帮派都能从中受益的话,那可真是再好不过了!

    然而,徐武天还未开口,就听那一旁的沙天衡冷哼一声,不屑地说了句,“哼!我倒是觉着这样就挺好,既然能招得到人,那必然是我们这等帮派出力最大,我们收更多的人自是合乎情理!再者说,外来武者想去哪里就去哪里,能拉多少人到自己的旗下各凭本事就好,没有那与人争夺的资格最好还是乖乖的站在一边,不要好高骛远,这个世道还是得看谁的拳头硬!”

    一番话丝毫不留情面,让那些本已露出喜色的帮派头目瞬间拉下了脸,面色变得难看起来,可又无人敢开口反驳,毕竟,沙天衡说的可是没错。

    这个世道,的确是谁的拳头大,谁才说了算!

    所有人都忌惮这个不光拳头硬,而且脾气还不好的土匪头子,可有一人却是不给他面子。

    “哦,那照你所说,若是我的拳头比你硬,岂不是你也就没有可以争夺的资本了?简直无稽之谈!帮首会议是让你来为整个凉州武道的发展出谋划策的,不是让你在这里逞威风的!”

    徐武天一声怒喝,让众人皆是一惊,今儿这局势怎么越瞧越不对劲啊?

    虽说以往这二人也不对付,但碍于徐武天的实力,沙天衡终归是不敢太过造次,徐武天也多少会卖给他些面子不与他计较。

    可今儿这是怎么了?二人从一进门就开始针锋相对,沙天衡一反往常的嚣张无忌,徐武天也是毫不留情,整个屋子里都充满了火药味,一些心思细腻的人早已察觉出了里面的不对劲。

    莫非,今儿个要变天不成?

    听着徐武天的呵斥声,沙天衡也毫不示弱,当即一拍桌子站起身来,换上一抹冷笑,沉声说道。

    “徐武天,你的拳头到底硬不硬可不是你说了算的,这一点你很快就明白了!看在咱们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份上,我先让你张狂几个时辰,或许到了下面的环节,你就得哭了!”

    “呵呵,说实话,今天你不该来,不过……既然你来了,有些事你终究得付出代价!”

    说罢,沙天衡仰天大笑起来,缓缓落座,将那没说的半句话吐了出来,“凉州武道第一的位子你也坐了有些年头了,是时候该让让了!”

    语气平淡,却是透露着浓浓的自信,端的狂傲,这一刻的沙天衡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那不可一世的模样,令在场的人下意识地颤抖了一下。

    无数人脸上涌起震惊以及疑惑之色,他们有些想不明白,怎么今天的沙天衡就像是换了个人一样,全然不将徐武天这凉州第一人放在眼里,难不成……沙天衡也突破到气境了?

    众人心里的疑惑自然无从解答,不过,徐武天这心里倒是有着几分猜想,看着沙天衡眼中的轻蔑之意,他也忍不住冷笑了起来。

    “怎么?看来沙老弟今天是打算跟我切磋切磋了?还是说……你海沙帮想要取我天元帮而代之了?若是如此,又何必等着呢,我徐武天就在这里,你大可以现在就动手!”

    “呵呵……徐兄说笑了,我区区一介气境武夫,哪里是你堂堂气境大师的对手啊!”

    话虽这么说,可沙天衡这脸上半点畏惧之意都不曾有,依旧是那副不屑的神色。

    “哦?那这么说,是有人给你撑腰了?怎么,都到了这会儿了还耐着性子不露头,难不成还忌惮我徐武天区区一人?”

    闻声,沙天衡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徐兄莫要着急嘛,事情终归是要一步一步来的,到了该你明白的时候,自然会告诉你,现在……徐兄还是继续说你的宏伟大志怎么做下去吧,不然可就没机会再说了!”

    “呵呵!好,那我徐武天倒要看看你究竟有什么底气!”

    说罢,徐武天也不再去理会这个只顾着叫嚣的土匪,而是转过了身子,看向场下的众人。

    “好了诸位,我们继续说刚才的事,关于如何能吸引到足够多的武者,我暂且也没有什么很好的主意,不过……如今朝局动荡,各地战乱频生,据我所知,几乎没有哪一州能像我们凉州这般依旧过着安稳日子的。”

    “我想,若是武者想要一个安宁的地界来安安稳稳习武的话,再没有比凉州更好的选择了!在这一点之上,若是我们能够许以外来武者一些好处,想必招揽一些流亡在外的武者自然不成问题。至于……如何才能够吸引到强者,还是得靠大家来出谋划策了!”

    说着,徐武天冲着众人抱了抱拳。

    众人也纷纷抱拳回礼。

    于是乎,会客厅内再次响起嘈杂的议论声。

    屋内人声鼎沸,屋外则冷清了许多,各帮各派同行而来的人马散落在庄园各处,静静等待着,这第二环节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