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45章 诚信高洁之剑

    孙武不讲武德!

    孟贲见状,心中不禁暗自恼火。

    其实,他自己都十分清楚,对面的陷阵营锐士,各个身手了得,臂力超群!

    他们所射出的箭矢,远比一般士卒射出来的要远的多,故而能得以抢占先机。

    “弓手掩护!”

    “上!冲过去!”

    “砍下孙武的大纛!”

    随着孟贲的发号施令,盾牌阵立刻撤去,取而代之的则是一队又一队的弓箭手。

    他们张弓搭箭,在己方将士发起进攻的同时,朝着陷阵营那边抛射出大量的箭矢!

    然而,这都是雷声大,雨点小的。

    只见孟贲一方抛射而来的箭矢,大多被陷阵营的锐士一一挥剑劈飞,亦或者是举盾当下。

    这些箭矢,对于他们的伤害微乎其微!

    孟贲实在不甘心,率领着一众将士就悍然朝着孙武所在的方向冲过去。

    就在这时,随着孙武的手臂一挥,令旗一展,陷阵营再次变幻阵型,以半包围的形态包裹住气势汹汹冲过来的敌军!

    等到孟贲发现自己一方越陷越深的时候,为时已晚。

    “杀!”

    孙武大声喊杀,眼神极度凌厉。

    而随着孙武的号令,所有陷阵营的锐士就都在将敌军完成分割后,开始一一绞杀!

    他们每个人,都是能以一敌十的锐士,面对着已经乱作一团的敌军将士自然不惧。

    胜负已分!

    观看到这里,庆忌心中不胜感慨。

    要知道,孙武组建这支陷阵营,还不过一个月!

    这固然是陷阵营本就是精锐,又都配备最精炼武器盔甲的缘故。

    但,不论是主将的个人能力上,还是在士卒的战力上,武器装备上,陷阵营都是完败孟贲一方的!

    倘若吴国的将士,都能成为陷阵营这般的锐士,大吴当雄于天下。

    庆忌的心里,生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仅此而已!

    盖因庆忌知道,打造一支陷阵营已经实属不易,这将耗费吴国大量的财力物力,如何维系?

    ……

    离开相湖大营后,庆忌又前往黄金台与招贤馆巡视。

    这两座建筑物,都是庆忌亲自督造的,不容有失。

    眼下,黄金台与招贤馆都已经竣工,可登台或入住,但庆忌并没有看见多少士子入吴。

    真正堪称为贤能的人,更是不见踪影!

    这让庆忌的心中,或多或少有些失落。

    但,庆忌自己都清楚,没有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世人就全都不知道蟹肉有多美味!

    现在吴国这般声势浩大的求贤,入吴的士子却不多,主要有两个原因。

    一则,吴国地处偏远,消息闭塞,求贤令适才颁布不足一个月,不少晋、齐、宋、卫、鲁等国的贤才还不知情,亦或者是还在赶来的路上。

    二则,天下贤才对于吴国求贤之事,还持观望态度!

    吴国比不得晋、齐、楚这般的霸主大国,但算不得小国寡民,至少强过卫、鲁、宋等国,称得上是中等国家。

    在吴国,士子们究竟能否一展抱负?

    二三子不得而知!

    巡视完黄金台与招贤馆后,天色已经不早,庆忌准备回宫。

    但在经过宫门口的时候,庆忌忽而见到一对年轻夫妇,正在跟站岗的宿卫起了争执。

    “大王!”

    庆忌心中颇为好奇,便让人将一名宿卫传召到王车边上,说清楚事情的缘由。

    宿卫禀告道:“大王,这夫妇二人,欲执剑求见大王,自称是欲献宝剑,乃稀世之宝。小人不敢擅专,恐此二人是刺客,欲对大王不利者!”

    庆忌微微颔首。

    难怪把守宫门的宿卫将这夫妻俩阻拦下来!

    刺杀大敌,是阖闾的惯用伎俩。

    昔日专诸刺吴王僚,要离刺庆忌,一成一败,但过程都惊险无比!

    宿卫们是怕这对陌生的夫妇是敌国或者阖闾派来的刺客,欲对庆忌不利,所以阻挡住了,这是情有可原的。

    “让他们过来。”

    “唯!”

    宿卫答应一声,旋即将宫门口的那对年轻夫妇带到庆忌的跟前。

    二人约莫二十几岁,衣着朴素,有着健康的小麦色皮肤,丈夫的面庞略显黝黑,称得上英俊,只是在面对吴王庆忌的时候显得唯唯诺诺。

    妻子的容貌清秀,气质端庄,面对着高高在上的吴王,都能保持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

    “草民干将(民妇莫邪),参见大王!大王万年!”

    夫妇二人立即躬身行礼,但不必下跪,大礼参拜。

    这个时代,还不是后世被荼毒太深的封建时代,君主集权也还未森严,故而臣民在面对君主的时候,不必动不动就屈膝下跪!

    “免礼。”

    庆忌一抬手,站在王车上虚扶了一下。

    忽而,庆忌似乎是想到什么,不由得眼前一亮!

    干将、莫邪?

    他已经意识到,这对夫妇的来历不简单。

    干将莫邪,可不单单只是某游戏中的人物,可不单单只是后来闻达于天下的两把名剑,而是活生生的历史名人!

    据传莫邪是著名铸剑大师欧冶子之女,干将又是欧冶子的弟子,二人结为夫妇,传承欧冶子的铸剑工艺,也成了名气不小的铸剑师。

    而且,干将貌似还是吴国人!

    “寡人听说,你二人欲献宝剑于寡人?”

    “正是!”

    干将连忙将一柄藏于剑鞘中的长剑,双手高高举起,跪下道:“大王,此剑名为‘龙渊’,又名七星龙渊剑!”

    “此剑,为草民与家丈欧冶子所铸,为铸此剑,我等走遍江南名山大川,寻觅能够出铁英、寒泉与亮石之地。”

    “草民等人又凿开茨山,放出山中溪水,引至铸剑炉旁成北斗七星环列的七个池中,是名‘七星’。”

    “剑成之后,俯视剑身,如同登高山而下望深渊,飘渺而深邃仿佛有巨龙盤卧。是名‘龙渊’!”

    顿了顿,干将又道:“草民听闻大王有求贤强国之意,故而欲献宝剑龙渊,相助大王成就一番不世之功!”

    居然是传说中的龙渊剑!

    此刻,看着干将双手举起来的那一柄寒芒四起的宝剑,庆忌不禁两眼放光,甚是垂涎。